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1994章 神尊之女

英雄救美的套路狗血且烂俗,但无疑很有用。

尤其是对一个未染凡世尘埃的少女。

因为越是纯白的烟纱,便越容易留下印记,且最初的印记总是最难抹除。

当然,以银衣男子的视角,眼前上演的是一场滑稽的乐子。

神君境巅峰的气息,想必在这个麟渊界也是强者层面的人物。可惜在他面前,却是个主动跳脸的小丑……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招惹的是何许人物。

外面的世界,真是有趣之极。

“你又是从哪里钻出来的臭虫?”他斜垂着眼眸,那是一种无需刻意,纯粹自然而然的蔑视。

“又?”云澈笑得比他还要轻蔑:“果然臭虫看什么都是臭虫。你这全身散发的恶臭,我十里之外都险些吐出来,不过你对自己的认知倒还蛮清晰的。”

“……”少女的唇瓣不自觉的弯翘了一瞬。

云澈从未在嘴上输过,辱人更是信手拈来。但这对生长于完美环境的少女而言,却是太过新异。

原来,还可以这样骂人。

银衣男子的脸色陡然阴沉了几分。

“还不滚开!”云澈抬手,掌间的火焰多了几分威慑:“心怀叵测,仗势凌人。这深渊之世最该清除的,便是你这般满心肮脏之人。”

忽然注意到少女依旧在身后,他再次回眸,声音压低的同时也多了几分急切:“还不快走!”

“呵,呵呵呵。”银衣男子笑了:“你知道,自己在和谁说话吗?”

“……

”云澈的嘴角微动。不愧是一丘之貉,连台词都一模一样。

“让我滚?”银衣男子手中折扇合起,微沉的眼睑周围浮起一层诡异的波纹:“你信不信,我这手指一动,你就会乖乖的跪下来,磕头磕到死!”

“是吗?”云澈毫不示弱,掌心赤炎直窜丈高:“你再不滚远,怕是连跪下的机会都没有了!”

少女暗暗吐舌。

但深感有趣。

“好的很!”银子男子手指伸出,指尖轻描淡写的下压。

瞬间,云澈的双膝猛的弯折,只跪而下。

“……”少女蹙眉,玉指伸出,凝指为剑。

但剑芒未成,却愕然发现,云澈弯折了小半的双膝竟生生停滞,然后又一点一点……缓缓的直起。

少女指尖的剑芒停滞,眉宇间凝起一抹惊讶。

他竟然以神君境的修为……抵御住了对面的魂压?

错愕同样出现在了银衣男子的脸上,他明显皱了皱眉,随之目光一沉,瞳孔深处陡现数倍的诡光,

“跪下!”

咯!!

紧随银衣男子低喝声的不是双膝跪地之音,而是……咬牙欲碎的声响。

云澈的身躯在颤抖,五官剧烈扭曲,额头更是顷刻间汗如雨下,显然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但他的腿骨、脊背却依旧刚直,就连手中的赤炎都不肯熄灭。

甚至,他颤抖着另一只手臂向后推出,带起一股想要将少女远远推开的气浪:“快……走!这个人……极为……危险。”

少女:“……



“……!?”深深的诧色在银衣男子脸上晃过,随之转为恼怒,双眸之中陡现一道暴躁的异芒。

但,他的魂力刚刚爆发,一道刺心的断裂声陡然响起。

哧!

一线青痕印于银衣男子与云澈之间,断裂了空间,那道压向云澈的魂威亦被完整的切断。

云澈身躯剧晃,捂胸而退,然后一脸“震惊”的看向走到他身侧的少女。

银衣男子的瞳孔有了一瞬间的失色,踉跄着后退一步,然后猛的抬头看向少女,短暂的惊诧之后,嘴角又重新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不错,竟然能以剑意断我的魂丝,真是让我大为惊喜。”

这次,轮到少女走到了云澈身前,指尖微耀着翡翠一般的剑芒,唇间似警告,似自语:“惩处恶人,也是历练的一种。”

“恶人?嘿嘿,哈哈哈哈。”银衣男子直起腰身,笑的笃然而倨傲:“小妹妹,你知道……我是谁吗?”

少女唇瓣轻启:“你姓梦。”

云澈:“……”

笑意顿时僵于脸上,银衣男子皱眉:“你怎么知道?”

“你催转魂力的方式,和梦见溪很像,外在气息上,也有相近之处。”少女的回答平淡而直接:“你与他,应该是同族之人。”

“梦见溪”三个字入耳之时,银衣男子的眼珠子明显动荡了一瞬,表情也出现了剧烈的失控。

“你……”银子男子的音调变了:“你认识我……胞弟?”

“胞弟?”少女的星月

美眸微微流转,想到了一句攻击对方的话语:“这么不敬的称呼,以梦见溪的性格,他若是知道了,肯定会很不高兴。”

就这么一句外人听来毫无威慑力的话,竟是让银衣男子上身剧烈一晃。

“哦~~我知道了。”少女忽然想到了什么:“能叫梦见溪胞弟的人,你的名字应该是……梦见洲!”

银衣男子……梦见洲脸色再变,双目紧凝,所有的淫邪、傲慢、笃定全部被震惊所代替:“你是谁?你究竟是谁!”

就在这时,一个灰影忽然从天而降,如鬼魅般出现在了银衣男子身侧。

一股恐怖绝伦的气息笼下,让云澈霎时凝魂,目光盯向那个灰影。

这正是那股他先前感知到的可怕气息!

这是一个面孔僵冷,身穿灰袍,短发长须的老者。

这个身为暗中守护者的人就这么忽然现身,而如此气息,现身时却不带威压,甚至没有荡起一丝气浪……仿佛唯恐惊扰到什么。

梦见洲全然没想到老者竟会莫名现身,满面诧异的开口……但他还没来得及吐出一个字,手臂已被老者抓紧:“走!”

“呃?为……”

“闭嘴!走!!”

呼嗡!

玄气涌动,带着两人极速远遁,转瞬便已消失于视线之中。

神灭境的玄气爆发何其恐怖。但带起的气流竟被刻意……或者说小心翼翼的限制于尺丈之间,没有波及到少女和云澈分毫。

连发丝都未有带起。

云澈的目光暗

暗收回。

一个超越陌悲尘的人,却在刚才……

如破胆之犬!

他目光悄然瞥向少女。

果然,一个拥有如此外貌和神韵,又明显被宠爱、保护到极致的人,初涉凡尘时怎可能无人保护。

自己丝毫没有察知,也果然是因为对方已然强大到以他的灵觉,都根本没有资格感知的境界。

“你……没事吧?”

少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那一双太过幻美的琉璃美眸落于这个行为莽撞,但意志那般坚韧的男子身上,犹豫着要不要为他疗愈灵魂的创伤。

那可是梦见洲的魂压……他奇迹般的抗了下来,但肯定受伤了吧?

云澈直起身,面容上浮动着明显的苍白,却很是平和的道:“无恙。看来,是我多管闲事了,这位仙子姐姐,告辞。”

说完,他向着少女微微一笑,便无比直接的转身离开。

少女的皓腕下意识的抬了一下。

就这么……走了?

云澈没有回首,速度还越来越快。很快,两人便再也触碰不到对方的气息。

“姑姑,这个人好……好……好特别。”少女找到了一个似乎还算贴切的用词,随之道:“你一直要我小心所有靠近的人,因为每一个靠近的人都肯定怀有特别的心思。”

“但你看他,他那么努力的想要救我,灵魂还受到创伤,却就这么离开了,不要说图谋,连我的名字都没有问。”

“果然,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很好的人。”

她美眸轻

漾,巧笑倩兮,仿佛刚才遭遇梦见洲和灰袍老者之事,对她而言是不足入心的微尘,唇间说及的,反而是云澈。

“世有百态,人有千面。”她的心间传来渺渺仙音:“遇到怎样的人都不足为奇,更不要轻易对任何一个人下定论。”

“知道啦。”少女浅笑着回答。

“此地没有久留的价值,离开吧。”

少女想了一想,道:“姑姑说过,栖息着最后麒麟的麟神境要十个甲子才开启一次。我们这么幸运的刚好赶上,若不去看看的话,就太可惜了。”

“随你。”仙音不予反对。

她的历练,自然自己做主。

此时的她,正是被各种新奇之物牵动着好奇心的时刻,强行压抑,反而是在阻碍她对世界的完整认知。

当然,后果也皆要自己承担……她已提醒过麟神境入口的禁制是由渊皇亲手所设,坚持的后果,是她到时根本没有办法进入其中。

…………

云澈走出很远,脸上表情才尽皆收敛,双眉缓缓蹙起。

梦!

这个姓氏,让云澈瞬间想到了六大神国中,那个以“梦”为姓的神尊。

织梦神国——无梦神尊——梦空蝉!

“织梦神国的玄者极擅修魂”……池妩仸对织梦神国的描述,云澈铭刻于心。

那个似乎叫梦见洲的银衣男子,他很可能竟是……神尊之子!

此等身份,独身在外时,会有一个半神境界的人相护再合理不过。

那么,那个少女……

让半神

老者破胆溃逃,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字的少女……

她提到了一个名字:梦见溪。

身为神尊之子的梦见洲,在听到此名,还是他口中的“胞弟”,竟现出极大的忌惮。

最大的可能……那是织梦神国的神子之名!

而少女提及此名,毫无顾忌,淡若清泉。

那么她的身份……

他脚步停滞,忽然想到池妩仸和他着重提及过的一个人。

…………

“说起来,从陌悲尘将散的残魂所能攫取到的,都是一些最基础的认知和对他而言最深刻的记忆。就连四大神官的印记都模糊到无法辨识。却偏偏……对这个折天神女记忆颇深。”

“我甚至能从他稀薄的残魂中,捕捉到一个不那么模糊的影子。”

“你的意思是……他与这个折天神女之间……”

“当然不是。陌悲尘纵然贵为深渊骑士,也并无资格与折天神女有所交集。而仅仅是在折天神女前往净土之时,远远瞥过一眼。”

“而遥遥一瞥,足铭终生。”

…………

云澈的眸中陡闪异芒。

她是……

折天神国的折天神女!?

他转过身,看向遥远的暗空。

若自己的猜想没有偏差,那这一波,还真是赌到了一个巨大的意外之喜。

只是不知这枚小小的种子,今后能否开出惊喜的璨花。

…………

赫连皇城之外,两个人影极速飞掠,狂躁涌动的玄气带起阵阵轰雷之音。

空间碎痕切的梦见洲面孔剧烈作痛。他再一次问道

:“蛰爷!到底发生了……”

“闭嘴!不许问!”

灰袍老者面色凝重到可怕,他现在只想全力遁离此处,越远越好,恨不能穿破次元。

霎时间,耳边的声音忽然消逝。

就连眼前的景象也快速的褪去颜色,只余一片逐渐深邃的青芒。

这忽然的诡异变化让梦见洲满面懵然,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而紧抓着他手臂的老者面色瞬时煞白,身形如被一只无形之手拖拽,快速的停滞了下来。

一切的景象都消失了,所在的世界,唯有一片梦幻般的翠芒。

以及……一抹渺若仙幻的青影。

灰袍老者嘴巴张开,他明显想要说什么,却是一个字音都无法吐出,像是被死死扼住了喉咙。

“梦空蝉的儿子,真是一个比一个有出息。”

青影仙音,寒魂彻骨。

“既然他教不好儿子,那我便替他来教!”

青芒一闪,无音无息。

却在下一瞬带起梦见洲凄烈的惨叫……以及整只洒血横飞的左臂。

————

【???】

(https://www.xxbooktxt.net/0_250/110249572.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