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1989章 踩踏

这突然的“变故”,最先被惊到的是赫连玲珠。
她几乎是闪电般移身,挡住了砦连城与西门祺看向云澈的视线:“他……他只是本公主的一个护卫。”
“云澈,还不退下!”
“护卫?”砦连城挑了挑眉:“长得这般细皮嫩肉,我看是长公主圈养的面首吧。哦?居然还是个神君。”
“你……胡言!不是!当然不是!”惊惶之下的赫连玲珠已是有些语无伦次,再次急声喝道:“云澈,赶紧退下!”
砦连城却是猛一伸手,一道无形的气墙挡在了云澈前方:“先回答祺少,你在笑什么?”
赫连玲珠刚要再为云澈掩护,却听他淡淡开口:“没笑什么,我只是想起了高兴的事情。”
轻描淡写的解释,没有丁点畏惧瑟缩反而透着散漫的神情,这对于正威风八面的砦连城和西门祺而言,简直就是对他们威凌的挑衅。
砦连城笑了起来,笑的悠然而危险:“是什么高兴的事情,说出来让我和祺少也高兴一下。”
“呵!”云澈嘴角扯动,发出的,是再无掩饰的嗤笑声:“怎么?非要我把话撕开的足够明白?”
“我在笑的,当然是两只无知愚昧,丢人现眼的小丑。”
“这个回答,你们可满意?”
赫连玲珠瞬间脸色惨白,陌苍鹰惊得连狂躁的玄气都停滞在了那里。
砦连城和西门祺的面孔同时僵住,但也仅仅是僵了一瞬,随之,他们的嘴角同时咧开
,脸上绽开的不是震怒,而是一种深深的玩味,似乎还有着那么一点点兴奋。
毕竟,谁不喜欢打脸碾踩狂妄叫嚣的蠢货,谁不喜欢自己送上门的玩具呢?
“云澈……”赫连玲珠的声音带着明显的颤抖:“你……疯了吗?他们可是……可是……”
“找死!”陌苍鹰低念一声,心间是深深的无力感。
“呵呵呵呵,好,好得很!”砦连城的目光在云澈身上扫了好几个来回,而这般细看之下,他的眼神微微变动,心间忽然生出些许嫉意。
深渊的生灵一生都活在渊尘的无形侵蚀之中,身上常伴一种灰败之气,肤色也会呈暗沉粗糙。
而眼前这个人,五官精致如雕琢,双目幽邃如黑渊,肌如玉,眉如剑,长发似暗夜所染。
脸上印着几道很浅的刻痕,显然是有伤未愈,却不掩其华,反在俊逸出尘之中,平添几分邪异。
简直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完美的……小白脸!
嫉易生恨,随之萌发的是狠狠摧虐的欲望,哪怕先前毫无恩怨。
“赫连国主,你这女儿,还真是找了个好护卫。”他笑着,笑意愈发玩味,也愈发危险。
赫连玦深深吸气,沉声道:“他……”
他想说云澈并非赫连玲珠的护卫,和赫连皇室没有丁点关系。但赫连玲珠方才已急声“承认”云澈的护卫身份,他若是否认,反显得欲盖弥彰,只能硬着头皮改口道:“此子才至麟渊界不久,
来历未明,只是暂为玲珠护卫,并未入册。”
“其言其行,与我皇室毫无干系。两位要如何处置,悉听尊便。”
赫连玲珠瞪大眼眸:“父……”
“云澈,还不快滚!”赫连玦一声暴吼。
云澈心间嗤笑……这个软蛋国主,现在倒是威风起来了。
“滚?准备往哪里滚呢?”西门祺挑着眉梢:“言辱本少与磐玄少主,你觉得你还滚得了吗?”
赫连玲珠用力咬齿,依然坚持道:“磐玄少主,西门公子,云澈他只是一个外来者,对磐玄宗与拜麟盟毫无所知。所谓不知者无罪,本公主……这就将他遣出麟渊界,绝不让他再出现在两位眼前。”
“哈哈哈哈!”砦连城大笑出声:“堂堂皇室长公主,居然对一个所谓‘外来者’、‘护卫’袒护成这般模样?看来,你对这小白脸着实钟爱的紧啊,怕不是要日日宠幸夜夜笙歌!”
“哎哟苍鹰兄,你这上赶着舔了这么多年的女人,怕是早都被这小白脸给玩烂了,哈哈……”
他猛然想到,赫连玲珠可是西门祺中意和志在必得之人,生生又将狂笑给憋了回去。
身为赫连长公主,赫连玲珠何曾听过如此羞辱之言,她浑身发抖:“你……你们……”
陌苍鹰最为清楚云澈和赫连玲珠只是初识,绝无深系,但依旧血气上涌,瞬间面赤如血。
这并非全是因自砦连城对赫连玲珠羞辱的震怒,也因为……他眼中,
赫连玲珠对云澈连番的主动靠近与袒护,的确是“越界”了。
他向前一步,刚要说话,却听后方传来云澈散漫如前的声音:
“所以呢?你们这两个跳梁小丑要将我如何?”
若先前还勉强算是无知下的无畏愚昧,那么此言,便是明晃晃的挑衅与蔑视。
砦连城不笑了,眯起的眼缝里折射出阴冷的寒光:“你在找死?”
云澈却是笑了,他双臂施施然的抱在胸前,不紧不慢的道:“长着一张酒囊饭袋的脸,做着狐假虎威的事,却大言不惭神主之下无人可敌。说你们是跳梁小丑都是给你们脸皮,怎么就是找死了呢?”
“……”赫连玲珠一下子抓住了云澈的衣袖,却是唯有眼眸颤荡,唇间已是惊骇的说不出话来。
陌苍鹰也蓦地转目,有些发怔的看着他。
虽是找死,但云澈在做着他想做但不敢做的事,说着他想说但不敢说的话。
“呵,呵呵呵……”此刻,西门祺心中已是真正恼怒:“就凭你这几句话,今天就是天王老子在此,也保不了你!”
“是么?”
面对西门祺陡然释放的杀意,云澈脸上没有丝毫畏惧,反而不紧不慢的向前迈步:“所以,你准备让我怎么死呢?”
“哦~~”云澈眼眉上挑:“这位西门公子可是号称神主之下无人可敌,同为神君境,想必败我、杀我一个区区公主护卫,定然是易如反掌吧?”
他比西门祺高出半尺,临
近之时,视线自成俯视之势。
而他双目之中所映射的,竟分明是一种毫不掩饰的低视与嘲讽。
仿佛站在他面前的不是拜麟盟的盟主之子,当真只是一个他口中“丢人现眼的小丑”。
西门祺的脸色忽然有些难看。
更让他难受的是,他竟忽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窒息感。
的确,他死都不可能想到,站到他面前的,可是一个统御一方浩大世界的帝王。
戾气逐渐暴躁,让西门祺的笑意也开始变形,他晃了晃手腕,阴恻恻的道:“这么急着找死的人,还真是罕见的很啊。”
“都送到脸上了,本少又怎能不成全你呢~~”
声音落下的那一刹那,他的手掌猛然抓出,五指在枯光中化为骇人的岩刃,直抓云澈的喉咙。
两人相距一步之遥,西门祺又是猝然出手。
任谁都来不及反应,更无法出手阻挡……唯有赫连玲珠一声惊恐的尖吟。
砰!!
如有百道轰雷在耳边炸响。
爆裂的枯光之中,一道人影猛然飞射出去,然后狠狠地砸在了皇殿的墙壁之上。
赫连玲珠的尖吟骤止,砦连城的嘲讽淡笑也一下子僵在了脸上,瞳孔骤燃收缩。
因为视线所及,云澈竟还站在原处。
神色低笑如初,身位动也未动,甚至连发梢,都没有被带起的痕迹。
砦连城猛然回身……那个砸在墙壁上的身影正狼狈滚落。
赫然是……
西门祺!?
砰咚!
西门祺头颅与膝盖同时撞地
,姿态活脱脱像一只被风干的癞蛤蟆。
而如此丑陋的姿态,他竟是持续了数息未动,瞪大的双目一片混沌,仿佛忽然落入了荒谬的噩梦之中。
砦连城愣住,赫连玲珠、赫连玦、陌苍鹰也全部呆在了那里。
西门祺终于噩梦初醒,他猛的弹跳起身,目光死死锁定云澈所在,目眦尽裂的嘶叫:“你……”
呼!
一阵狂风呼啸而过。
西门祺才刚吼出一个字,一个黑影便在瞳孔中骤然放大。
轰砰——
云澈一脚踹在他的头颅之上,只一瞬间,他的护身玄力便彻底分崩。
躯体以头颅为牵引,又一次狠狠的轰撞在墙壁之上。
碎石爆射,坚韧无比的皇殿墙壁直接崩裂。西门祺那张先前溢满着傲慢与张狂的脑袋,被云澈一脚整颗的踹入墙壁之中。
只余吊在外面的躯体扭曲晃荡。
“这就是所谓的神主之下无人可敌?”
云澈的脚底碾踩着西门祺已完全没入墙壁的头颅,口中发出极尽嘲讽的声音:“还真是让人笑掉大牙!同为神君境,你在我一个小小的公主护卫手下都是如此丑态,居然还敢大言不惭。”
“说你是跳梁小丑,都是抬举了你。”
赫连玲珠唇瓣大张,久久瞠目,赫连玦更是忘了来自心脉的剧痛。
而最为震惊和懵然的,却是砦连城。
西门祺的修为如何,他再清楚不过。
他被西门博容压制着境界多年不予突破,西门博云从净土带来的无上灵药
也有不少用在了他的身上。
麟渊界内,同境界无人是他的对手……这绝不是一句妄言。
甚至“神主之下无人可敌”这句话,还是由西门博云亲口赞出。
而云澈,也的确同为神君境巅峰的修为,怎么会……
“咕……咕!”
墙壁之中传来沉闷痛苦的喉咙嚅动声,随之是一声近乎撕心的尖吼。
轰隆!!
墙壁在爆响中塌陷,横翻出去的西门祺狼狈摆脱了云澈的脚底。
他踉跄落地,面孔、后脑血流如注。
他狠狠摸了一把脸,满掌的鲜血让他目光愈加狰狞。但他丝毫不觉得疼痛,因为心中疯狂沸腾的屈辱与狠戾,几乎将他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彻底焚燃。
他是西门祺,是拜麟盟盟主之子,是未来的拜麟皇子。
以他卓然的天赋,还有西门博云毫不吝啬的赞许。未来弃他兄长,立他为太子也绝非不可能。
他竟被轰飞,被人踩踏头颅……而对方只是个同境界的神君,只是个落魄皇室公主的护卫,只是个先前都不配入他眼之人!
如此大辱,从所未有,万死难消!
“你这个狗垃圾,狗杂种,贱奴!”他从齿缝间嘶吼着所能想到的最恶毒的言语:“我要亲手……活剐了你!”
“就凭你?”云澈的目光,完全就是在看一个卑怜的蠢货。

(https://www.xxbooktxt.net/0_250/110288287.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