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1887章 夏父(下)

“说起来,你与倾月之间,似也发生了什么憾事。”夏弘义有些感慨的道。

    云澈对他称呼的变化,以及比之以往明显多出的疏离感,无论是夏元霸,还是夏弘义,都清楚的察觉到了什么。

    而且,云澈始终没有完整提及“夏倾月”三个字,都是用“她”来代替。

    “五年前,我因与她‘理念’不合,以一纸休书,结束了我们的夫妻之系。当时远在神界,且有不得已的牵绊无法归来,因而未能及早告知夏叔叔。”

    云澈依旧用最为平淡、含蓄的言语讲述道。

    “原来如此。”夏弘义深深看了云澈一眼,不知他心中如何理解他所说的“理念不合”,但同样没有追问,却反而忽然问起了另一个人……

    “澈儿,你与倾月之间发生了什么,我虽想知晓,但你们那个世界的事情,我纵为长辈,或许也不该过多的干涉和追问。但另一件事,我希望你可以原原本本的告诉我。”

    云澈心知他想问什么:“夏叔叔请说。”

    “五年前你离开之后,元霸曾对我说,你亲口告诉他倾月在那个叫神界的地方找到了她的娘亲……此事,是真的吗?”

    夏弘义的声音,明显带上了些微的颤抖。

    云澈直接点头:“没错。她被意外传送到神界的不久之后,便找到了她的母亲,此后,也一直伴在她的身边。”

    夏弘义身体不自觉的前倾,喉结在不断的蠕动,原本平和的眼瞳忽然荡起混乱层叠的波澜:“她……如今可好?”

    池妩仸:“……”

    骤乱的瞳光,还有陡然猛烈到几乎要迸出胸腔的心脏跳动……提及月无垢,夏弘义的情绪动荡何止强烈了千百倍。

    云澈心中微动,一抹讶色从他眼底一晃而过,他如实说道:“其实,她早在八年前,便已过世。”

    嗡——

    仿佛一口大锤狠狠轰砸在心脏之上,那一刹那的剧震强烈到惊悚。

    随之,心脏的跳动又完完全全的停止,仿佛忽然死去了一般。

    池妩仸:“…………”

    看着忽然僵化在了那里的夏弘义,云澈眉头大皱:“夏叔叔?”

    夏弘义嘴唇在哆嗦中变得惨白,脸上的血色也以骇人的速度褪去。

    “死了……死……了……”

    他失魂落魄的低念,端坐的身躯仿佛化作了一滩无骨的烂泥,从座椅上失力的滑落。

    云澈迅速伸手,以一股轻和的玄气将他的身躯托住,同时暗暗施了些许魂力,去平复他崩散的心魂。

    “夏叔叔,她已安享极乐八年,还请勿要过于悲心。”云澈安慰道,对于月无垢,他也始终不知该如何称谓。

    “死了……死了……”

    当一个人在极度悲伤之下五官失感,心魂崩溃时,反是流不出眼泪的。夏弘义对云澈的言语毫无反应,唯有彻底空洞的眼神,和痛苦到刺心的低念……

    已别离三十多年,他心中却从未释下。

    或许,这三十多年来,他平和淡雅的外表之下,掩藏的是从未淡去的悲伤与凄凉。

    池妩仸魔瞳中黑光微闪,强行聚拢起夏弘义的心神。

    但心神可以聚拢,却无法驱散那强烈到惊人的悲伤。

    瞳孔恢复焦距,而五感恢复之时,泪珠从他的眼中快速涌落。他慌忙直身,面孔侧过,强忍悲泣向云澈道:“我……没事……没事,让你看笑话了……嘶!”

    “夏叔叔的深情,相信她……一定看得到。”云澈勉强安慰道。

    他伸手擦泪,过了好一会儿,神情似乎总算平静了些许。他长长吐息,问道:“澈儿,告诉我,她是……因何而故?”

    虽然已在极力控制,但他的声音依旧在剧烈的发颤,抓握在座椅两侧的手指更是在煞白中扭曲变形。

    云澈本是准备全部如实告知,但夏弘义这般模样,他明白自己已是无法实言,只能面不改色的道:“据说,她的身体一直抱恙,这些年虽一直在努力续命,但最终,还是病逝于月神界。”

    如果他直言月无垢是为月无涯殉情而死,对夏弘义而言,无疑是极悲之上再加重创。

    “另外,她病逝时……她的女儿伴于她的身边,并亲手将她安葬。”

    最后一番话,他希望可以对夏弘义稍做安慰,但依旧执拗的不愿提及“夏倾月”之名。

    “是么……是么……”夏弘义双目盈泪,口中呢喃:“我还以为,那个世界……她终可以摆脱病魇,如此……纵终生不见,我亦甘愿……”

    “没想到……竟然还是……”

    他重重吸气,内心剧痛间,已是难以言语。

    有些悲伤,绝非他人的劝慰可以化解。云澈心知肚明,他用目光示意了一下池妩仸,站起身来:“夏叔叔,无论如何,请你善待自己,你的膝下,还有元霸需要你的注视。”

    “相信如夏叔叔这般胸襟如海的人,定可很快走出悲切。我们便不再叨扰,过段时日,我再和元霸一起来看望你。”

    夏弘义一生从商,极重待客之仪。但此刻,他心中已被伤痛充斥,无心容他,只是简单的摆了摆手,无力道:“去吧……让元霸无需念我。”

    云澈不再说话,准备离开。

    池妩仸却在这时忽然开口:

    “夏先生,我有一事相询,还望不吝解惑。”

    “?”云澈驻步。

    哪怕不刻意带上半点魂力,池妩仸的魔音依旧是穿魂劫魄,绝非夏弘义可以抗拒。他缓缓抬首,目光依旧颤荡失色:“请说。”

    池妩仸缓声道:“你与令嫒夏倾月,上一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

    没有思虑,夏弘义直接道:“自倾月与澈儿完婚,前往冰云仙宫后,我便再未见过她。”

    “哎,转眼已是二十多年,不想那一日,竟是永诀。”

    云澈眉角动了动,但并未开口。

    “……”池妩仸淡淡点头:“感谢告知。”

    走出黑月商会,云澈和池妩仸却都没有撕空返回流云城,而是脚步无意识的向前迈动。

    池妩仸月眉紧锁,以她的心力,极少被困惑至此。云澈似乎亦是心事重重。

    “奇怪,奇怪,奇怪……太奇怪了。”

    池妩仸连续的低念着。

    “哪里奇怪。”云澈心不在焉的道。

    池妩仸看他一眼,道:“夏弘义面对女儿之死和先妻之死的反应,差别也着实太大了一些,你不可能察觉不到。”

    “我不想提及关于她的任何事情。”云澈道。

    池妩仸淡淡而笑,声音慵然绵软:“真正的不在意,是入耳入目时皆心无涟漪,而你这般过于用力的避讳,反而说明你对她难以忘却,更难以不在意……你避讳的越是强烈,越是如此。”

    “……随你怎么说,总之我不想提她。”云澈面无表情的道。

    池妩仸没有因云澈的态度而中止,继续道:“恨她的残忍绝情,与留忆她曾经的美好,其实并不冲突,更不是什么错误。”

    云澈伸手扶额,满脸无奈道:“你又来了。”

    他心里很清楚,虽然万事皆已尘埃落定,但池妩仸一直对夏倾月的事耿耿于怀。

    身负涅轮魔魂,她的识人之力可谓天下无双,却完全错看了夏倾月。

    这唯一,且颇为巨大的例外,让她始终难以释心。

    她在云澈面前总是愿意放低姿态,实则,她内心的孤高,无人可及。

    “对于夏倾月的死讯,他的反应太平淡了。”

    丝毫不去管云澈表现出的排斥,池妩仸继续道:“夏元霸身负霸皇神脉,意志极坚,骤闻噩耗之下都痛楚满溢。”

    “而夏弘义,我从他的身上,只感觉到一掠而过的痛心,相比之下,反而是叹惋与惊讶居多。倒更像是忽然听闻邻家之女的死讯。”

    “你也是父亲,你也只有一个女儿,他的反应有多异常,你肯定比我更清楚的多。”

    “……”云澈没有说话,但也没有再阻止她说下去。

    池妩仸收起笑意,言语之时亦在默默思虑:“他非玄道之痴,更非冷血之帝,我能告知自己的理由,只有夏弘义是一个情感极度淡薄之人,也的确有这类人,天生情感缺失,七情六欲极其寡淡。”

    “但,他面对月无垢之死,那一瞬爆发的悲戚,却与之完全矛盾。”

    “一个如此重情,情感又如此炽烈之人,为什么面对女儿之死,却这般冷静理智,几乎没有产生悲伤。”

    池妩仸纤长的手指点于眉心,她今日是为了解心中之惑而来,但与夏弘义短暂接触,她反而更添不解与疑惑。

    云澈道:“她性子从小便极度冷淡排外,很少踏出闺中,和她父亲应该也极少交流,或许因此而没什么太深的父女之情。”

    “这个理由,你能说服自己吗?”池妩仸倾了倾媚眸。

    云澈挑了挑眉梢,一脸毫无所谓的样子。

    “另有一件事,更加的奇怪。”

    池妩仸眉头凝起,一双洞穿诸世,媚倾万灵的媚眸眯成两道深邃迷离的狭长魔渊:“昨夜,我与楚月婵畅聊了一番夏倾月,基本尽数知道了她在这个星球的过往。”

    “所以呢?”云澈面孔转过,他感知到了池妩仸情绪上的异样。

    “你可还记得,夏倾月当年为何那般执着于玄道?”池妩仸问道。

    “记得,”云澈回道:“简单而言,就是她希望能找到母亲,一家团聚。”

    这是当年楚月婵所告知于他。后来夏倾月也亲口对他说过同样的话。①

    她想要站的足够高……或许就可以碰触到母亲的身影……或许就可以一家团聚……

    “没错,楚月婵也是如此说。”

    池妩仸娓娓而语:“就这点而言,她极重亲情,至少,她连在记忆中都已模糊的母亲,也不惜一切的去追寻。”

    云澈:“……”

    “她亦重与你之情,楚月婵说,她曾为了救你,险些葬身天剑山庄的秘境之中……也是在天剑山庄,她闻你死讯之时,曾斩断青丝。”

    池妩仸轻轻念道:“若世间无他,断发随葬,断情冰心……这是当年,她念给楚月璃和楚月婵的话。”

    云澈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呼吸亦在微乱。

    明明对她只剩下了恨……为什么,内心还会这般灼痛。

    “而我通过沐玄音的眼睛所看到的夏倾月,正是这样一个人。”

    “而一个如此重情,尤其极重亲情之人……”声音微顿,池妩仸的双眉也这时绷至最紧:“为何在与你完婚,前往冰云仙宫后,便再也未回去看望一眼她的父亲?”

    ————

    ①:【这个伏笔,初次现于第239章】

    

(https://www.xxbooktxt.net/0_250/1534789.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