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逆天邪神 > 第1976章 别离

  神界风云动荡,人心惶惶。

  以巨大代价艰难灭杀陌悲尘没有带来丝毫的振奋和安心,“深渊”二字伴随着巨大的恐慌恐惧如完全不可控的瘟疫一般席卷着神界的每一个角落。

  且每一天,每一刻都在加剧着。

  神界的天光在持续暗淡,随处可见黑云蔽空。

  遵从始祖法则,维持着这个世界基本秩序的天道亦在惊惧战栗着,那一声声沉闷的雷鸣,似是对这个世界未来命运的绝望呜咽。

  而这段时日,除了云帝苏醒,麒天理因青龙帝求情而被劫魂留命之外,帝云城便再无什么消息传出。

  各星界都在尝试思虑对抗深渊的可能性,得出的结论,毫无疑问是彻彻底底的无望。

  毕竟,只是一个作为先驱者,更直白的说被深渊作为弃子的深渊骑士,便轻易将整个神界踩踏在了脚下。

  而让他横死的也绝非是神界联合下所铸造的足够力量,而是一道道信念之力与奇迹之芒交汇下所绽放的刹那神迹……且永远无法再现。

  遑论……

  ……

  蓝极星,幻妖界,云家大院。

  云澈屈膝于地,向萧烈、慕飞烟、云轻鸿、慕雨柔一一敬茶。

  “爷爷,外公,父亲,母亲……”云澈仰头而垂目,唇间所溢毫无凌压诸天的帝王威仪,唯有源自心扉的深愧:“孩儿颠沛一生,以为终得安平。但养恩、生恩尚未能报答半分,便又要流离于外,引得你们为我忧心牵肠。”

  “孩儿不孝。”

  “澈儿……”慕雨柔轻轻摇头,她一直竭力维持着微笑从容,不想给云澈多添丁点的担心牵挂,但儿言入心,却是瞬间让她眼眶朦胧,那声不自觉的轻唤更是险些带上了失控的泣音。

  云轻鸿轻轻握了握她的手,待云澈全部敬完茶,他走上前来,微笑道:“澈儿,起来吧。”

  抬手将云澈扶起,他温润的目光直视着他的眼睛:“你即将去做的,是拯救整个世界的大事,前无古人,后亦永无来者。”

  他目光转向远方:“所以,自你踏出这步的那一刻开始,我们便因你,拥有着足以泽至千世万世的荣耀。”

  “当年为救你而英年早逝的萧鹰,为保你而舍己之命的祖父……他们也会在另一个世界真正的含笑无悔。”

  “不错。”慕飞烟重重颔首,手掌也重重拍在了云澈肩上:“澈儿,去了另一个世界,你必定举步维艰,而我们在这里只会安稳的很。把自己的安危时刻挂在心头,其他的,什么都不需要你挂念。”

  萧烈开口,脸上缓缓展开平和的微笑:“以前,你有时候虽然会迟归,但总会安安稳稳的回家。这次,也一定会的。”

  “当然会。”云澈笑着点头:“游子无论攀得多高,走的多远,心底最恋的,永远是归家。”

  “大哥,你一定……一定要完好无损的回来。”萧云向前一步,紧攥的双手微微发颤:“爷爷和爹娘我都会竭尽全力的照顾好,你什么都不需要担心。”

  “嗯,有你在,我当然安心。”云澈微笑:“等我回来的时候,永安说不定已经成家了。”

  萧永安认真的道:“我的命是云伯伯所拯救。我成家之时,若无云伯伯见证,必是终生之憾。所以,我会和爹娘,还有永宁一起,殷切的等云伯伯回来。”

  “哈哈,好。”云澈笑了起来:“看来为了能让你爹娘早日安心,我也是不敢在外面流连太久了。”

  “话说回来,”他目光一转:“要不这段时间,舅舅先把终身大事了了,免得回来后还要看外公每天吹胡子瞪眼。”

  慕雨白歪嘴撇眼,嘟囔道:“多嘴,好好顾好你自己的小命!”

  离别太难,尤其此次一别,难言命运与归期,总要有人强推一把。池妩仸抬步向前,轻声道:“该走了。”

  慕雨柔的身形一颤,但她紧抓在云澈手腕的五指还是缓缓松开,直至指尖与衣袖完全离分。

  “去吧,我的孩子。”慕雨柔轻语。在世人眼中,他是无上的帝王,是唯一的希望。而在她眼里,他只是一个即将踏入可怕危境的游子:“既然做出了选择,就不要踌躇,不要回头。”

  凤仙儿从身侧轻轻的搀扶着她,感受着她虽极力控制,但根本无法停止的颤抖。

  没有人再出言和挽留,唯有一束束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他的身上。

  苍月、萧泠汐、楚月婵、凤雪児、苏苓儿、幻彩衣、沐玄音、彩脂、千叶影儿、云无心……云澈的目光从她们身上一一流转而过。

  他即将只身前往深渊的消息并未公开,否则动荡中的神界毫无疑问会被激起又一重的动荡。

  就连北神域那边亦未透露,否则今日的送别阵势可想而知。

  “我走了,很快便回。”

  转过身,云澈抬了抬手,但终是没再说什么。脚尖无声的离开地面,带着身躯缓慢浮空。

  下次再踏故土,不知何月何年。

  “父亲……”

  云无心的声音终于还是破唇而出,拂触在父亲的耳后。

  “一定要记得你答应我的事。”她星眸噙泪:“如果这次你再食言,我……真的……真的不会再原谅你。”

  “……嗯。”没有回首,云澈平淡而坚定的应声。

  轻风拂动,他在一双双眼眸中须臾远去,直至苍穹的尽头。

  但马上,一道黑芒追随而去,转瞬近到了他的身侧。

  “我送你过去吧。”

  一入深渊,命运难料。落下深渊之时,云澈只欲尽敛牵挂,孤身孤心、但他侧首碰触到池妩仸明显幽深的目光,吞下了即将出口的拒绝之语,转而道:“各种嘱托你都已经想方设法塞到我脑子里的,这次又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是有了一些新的发现。不,应该说是猜测。”池妩仸道。

  “关于……深渊?”云澈目光一凝:“你从陌悲尘的残魂中攫取到了更多的记忆和认知?”

  “和陌悲尘无关。”池妩仸徐徐道:“纵观你对远古神魔之战的所有认知,有没有哪一处,让你觉得特别违和?”

  和眼下之事明显毫无关联的一句话,让云澈怔了一下:“你指哪方面?”

  池妩仸道:“起因,过程,结果。”

  诸多的远古记载,金乌残灵、冰凰神灵和劫渊等的讲述,以及一些远古记忆,让云澈对远古神魔之战的了解,无论广度还是深度上都远胜他人。

  池妩仸在此刻忽然提及,显然是和深渊有关。

  云澈沉眉思索一会儿,摇头道:“你直接言明吧。”

  两人的身影已脱离蓝极星,向遥远的太初神境穿梭而去。

  “始祖神将混沌分割为‘生’与‘灭’两个世界,是一种平衡。她将生之世界的主宰创为神魔两族,同样是一种平衡。”

  池妩仸的话语低缓绵长,仿佛要将云澈的思绪带向遥远的远古:“既是平衡,那么,神族与魔族的综合实力,应该是相近的。”

  “就算在各自的延续中逐渐产生差距,有平衡的‘基底’在,也不应该相差很远。”

  “远古时代,神族与魔族一直是相斥状态。尤其诛天神帝末厄,对魔族更是嫉之入骨,恨不能将之从世间永恒抹除。”

  “但即使如此,在造成终结的恶战之前,他们也维持了漫长的相安无犯——也就是说,那段远古岁月,实力相衡明显也是两族的共识,若当真起战,唯有两败俱伤。”

  云澈的眉头猛得一动。

  他忽然意识到池妩仸所指的“违和”是什么。

  “平衡”之下,为何最终却是魔族的惨败。

  不是败,是惨败!

  池妩仸继续道:“后来,劫天魔帝劫渊遭诛天神帝末厄暗算,被打入外混沌。”

  “魔族痛失一魔帝。”

  “之后不久,元素创世神与末厄一战后忽然舍弃创世神之名,自名邪神,并从此归隐。”

  “再之后,末厄(因连续动用诛天始祖剑)过早的寿终。”

  “四大创世神在短期之内一陨一隐,只余秩序创世神夕柯与生命创世神黎娑。”

  “魔族失了劫天魔帝后,还有槃冥、九煞、涅轮三魔帝坐镇。”

  “也是在末厄寿终,邪神归隐后,魔族突然发难,蓄势已久的九煞魔帝连破次元,天降生命神宫,以九煞魔毒毒杀了生命创世神黎娑。”

  “换言之,两族恶战彻底爆发之后,魔族有三魔帝引领,而神族,只余秩序创世神夕柯。”

  “层面是几乎不可逾越的。最高层面的力量差距如此之大,魔族本该呈碾压之势。但最终,却是魔族溃败,失心绝望之下解开了邪婴万劫轮的封印,造就了神魔时代的终结。”

  思及在龙神界所阅的龙神古籍,云澈再次心头大动。

  那些来自远古的记载,他阅时只觉得字字惊奇撼魂。而此刻被池妩仸端在“平衡”二字上重新翻开,竟当真是处处违和。

  池妩仸目光转过:“你和千影曾翻阅过龙神殿中的龙神古籍,你可还记得让魔族迅速陷入败势的关键是什么?”

  云澈直接道:“两族恶战之初,秩序创世神夕柯以身为饵,将自己和槃冥、九煞、涅轮三魔帝封困于宙天珠的宙天千重境之中。”

  宙天千重境,千倍的时间流速。

  直至恶战末期,邪婴万劫轮劫持天毒珠释出万劫无生,宙天珠才神境崩塌,神力溃灭。

  三魔帝对一创世神,原本是碾压之局。却因全程被封困,导致魔族的绝对优势荡然无存。

  而由于劫天魔族的一众强大魔神随同劫渊一同被流放,导致魔帝之下的最顶层战力大劣于神族,步步溃败。

  待三魔帝终于脱身之时,已是尽皆被葬入万劫无生之渊,唯死无生。

  “没错。”池妩仸缓缓颔首:“而这,便是更大的违和之处。”

(https://www.xxbooktxt.net/0_250/37644304.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