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黄金瞳 > 第五百零三章 野人山(七)第五百零四章 回国(上)

第五百零三章野人山(七)

    “没事,哎呦,妈的,手抬不起来了……”

    庄睿试着活动了一下左手臂,顿时感觉一阵剧痛传来,应该是伤到骨头了,而小手臂上,被整整撕下一块肉,鲜血不住向外渗着。

    “庄哥,您坐下……”

    “刺啦……”

    彭飞把庄睿手臂上已经破烂不堪的迷彩服给撕开了,然后低头在包里找了一下,拿出一瓶酒精和纱布来。

    “哎,哎呦,别,直接包就行了……”

    当那药用酒精泼洒在庄睿血肉模糊的手臂上之后,痛的庄睿大声喊叫了起来,身体猛的就要站起来,这种剧痛简直就不是人受的啊,整个一往伤口里面撒盐的感觉。

    彭飞一把按住了庄睿,他可是不管那么多,在口中噙着的照明灯的光线下,一点点的把庄睿伤口处的一些动物毛发,都仔细的给清理掉了。

    “我说老弟,哥哥我可不是关云长,你别给我整个刮骨疗伤啊……”

    在刚才彭飞找纱布酒精的时候,庄睿已经用灵气给自己治疗过了,不过他不敢加大灵气的用量,只是将鲜血止住了。

    这会看着彭飞把他那小刀也拿了出来,庄睿禁不住又挣扎了起来,早知道自己刚才动作快点,在彭飞看之前就把伤势治疗的七七八八就好了。

    不过被豹爪撕裂的伤口很深,几乎已经抓到了庄睿的手臂骨骼上,就算是有灵气护身,恐怕也不能完全治愈,彭飞的动作虽然很轻柔,但是庄睿的嘴角,还是疼的直抽搐。

    “庄哥,估计伤到骨头了,您别动……”

    彭飞的脸色很凝重,那只豹子足有五六十斤重,这从树上扑下来的力量,足以将一头野猪的脊背给打断,还好庄睿刚才后撤了一步,否则这劈头盖脸的打下来,就不仅仅是手臂骨折的后果了。

    “砰……砰……砰砰砰……”

    “哒哒哒……哒哒哒……”

    正在彭飞给庄睿的伤口包扎好,然后用纱布做了个简易的吊带,让他把左手挂在脖子下面的时候,森林里突然传出了几声枪响,开始是手枪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冲锋枪连发的响声,在寂静的森林里,久久回荡着。

    “应该是胡大哥他们找来了……”

    庄睿从包里掏出手枪,刚想开枪,却被彭飞一把抢了过去。

    彭飞把庄睿的手枪和自己的那把,还有那几块塑胶炸弹以及手雷,都放到一个塑料袋里,扔进了身后的一个小泥塘里,看着袋子沉下去之后,才拿起冲锋枪,对天打了一个点射。

    庄睿看着没玩几天的手枪,就这么没了,心里不禁有点可惜,不过他也知道,现在要枪没什么用了,等回到国内,要是被查出来的话,那终归是件麻烦事。

    虽然知道来的可能是胡荣等人,彭飞还是熄灭了照明灯,扶着庄睿来到一棵大树下面,将身形没入到阴暗之中。

    “哒哒……哒哒哒……”

    远处又传来几声冲锋枪的点射声,距离庄睿和彭飞的藏身处越来越近了,彭飞打了几个单发,给找寻的人指点着位置。

    “庄睿,庄老弟,彭兄弟,是你们吗?”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左右,几束强光手电的光亮照射在了在密林中,胡荣和张**的声音交替响起,在大声喊着庄睿和彭飞的名字。

    “是胡大哥,没事了……”

    彭飞一直没让庄睿说话,直到胡荣的身影显露在光线之下,彭飞才站起身来,同时把庄睿扶了起来。

    “胡大哥,是我们……”

    庄睿的声音引起了一片欢呼声,紧接着那几束强光,都照射到他和彭飞的身上。

    “怎么?受伤了?”

    胡荣一眼看到庄睿吊着的膀子,连忙快步走了过来。

    “没事,被那豹子抓了一把,胡大哥,真是不好意思,把大家都给惊动了……”

    庄睿装作不在意的模样,摆动了一下左手,却是痛的呲牙咧嘴,这次伤口太深,就连灵气都不怎么好使了。

    “庄兄弟,都是我不对,不该把你留下的……”

    一脸愧疚的张**,从胡荣身后走了出来,在密林里已经寻找了五六个小时了,他们都几乎失望了,如果再找不到的话,胡荣就准备明天向军方求救,派出直升机来搜寻了。

    现在突然见到了庄睿和彭飞,张**激动的眼泪都快下来了,两人的走失,可是因为他的失误而造成的啊。

    “张大哥,不怪您,真的不怪您,我们两个是看到一只狼,然后就追上了去,莫名其妙的就迷路了,这事不怪您……”

    庄睿心里那是真内疚,因为不可道明的原因,把这耿直的大个子当做替罪羊了,这会忙着就把他和彭飞商量好的借口给说了出来。

    “行了,别说那么多了,大军,赶紧的,担架呢,快点,先回矿场,连夜回帕敢找医生……”

    胡荣摆了摆手,打断两人的自我批评,他对庄睿的话倒是没有什么怀疑的,因为在森林之中无法辨认方向,往往以为是出山的方向,其实却是正好相反,迷失在里面是很正常的,就是有些经验丰富的老猎人,都经常几天走不出来。

    “我没事,哎……哎,别……别,我自己躺下还不行啊……”

    庄睿刚想说自己没事,那边两个汉子就摊开了一张担架,一人扶肩膀一人抬腿,就把庄睿给放到了担架上,这东西都是进山时胡荣准备好的,就是怕二人出什么意外。

    “我没事,我真的没事,您看,能跑能跳……”

    彭飞见胡荣的目光又看向自己,吓得连忙跑前几步,他虽然也有些累了,但是可不习惯躺在担架上。

    “胡大哥,把那豹子带走……”

    庄睿还没忘记伤了自己的罪魁祸首,话说那豹子皮是真的很漂亮,带回国内以后和刘川吹吹牛,羡慕死那小子,省的他在庄稼地里打俩野兔子,就整天的向自己显摆。

    “哎,这枪法还真准啊,一枪打在了眼睛上,运气真不错,皮子一点没伤到,不对,这底下还有个伤口,是军刺捅出来的吧?”

    张**听到庄睿的话后,拿着手电照到了那只豹子,检查了一番之后,嘴里啧啧称奇,虽然彭飞那一枪是在豹子上树后回头观察情况时打出的,不过看在张**眼里,自然是认为这是瞎猫抓住死耗子——碰巧了。

    张**拎着豹子后腿,往身后一甩,居然就这样背在了身上,跟着队伍往山外走去。

    胡荣把进山搜索的队伍分成了四个,每队10多个人,在森林的路上,有人不时的放着枪,慢慢的另外几只队伍听到枪声,都靠拢了过来,到走出野人山外围的森林时,刚好是一个不多一个没少。

    ……“怎么样,昨天睡的还好吗?”

    还是在这山脚下的木屋里,胡荣一大早就来到庄睿的房间。

    昨天回到营地之后,庄睿和彭飞实在是乏的厉害,也就没连夜回帕敢,在营地本身就有位从帕敢请来的医生,当下又给庄睿重新包扎了下伤口,吃了点消炎药就睡下了。

    “还成,胡大哥,昨天真是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

    庄睿坐起了身子,不过左臂活动起来还是很痛,这伤到了骨头,即使用灵气治疗过,效果也不是很好。

    胡荣上前扶住了庄睿的半边身体,说道:“别说那些了,我看你这样子,也经不起折腾了,不如在缅甸过完年再回国吧……”

    “哎,那可不成,我大后天就要考试了,今儿就要回去……”

    庄睿算算时间,脸上不禁有些着急了,这还3天,研究生的初考就要开始了,自己要是赶不上,别说对不起德叔,就是孟教授,自己日后都没脸见了。

    而且这伤的幸亏的还是左臂,不会耽误笔试,要是右手的话,那还真是麻烦了。

    “你这样……行吗?”

    胡荣问清楚事情之后,眉头皱了起来。

    “没事,胡哥,就是点筋骨伤,走路什么都好好的……”

    庄睿一骨碌的从床上爬了下来,来回在屋里走动了两圈,示意自己根本就没有大碍。

    “那好吧,等回到帕敢,我还是让直升机送你到中缅边境,然后从那里出境,到了瑞丽就可以从德宏芒市机场直接乘飞机回北京了,这条线比去曼德勒还要近……”

    见到庄睿坚持,而且的确是有事情,胡荣给他安排了一条最快返回北京的路线,他去中国都经常走这条道路,既快捷又方便。

    不过这快捷也是相对而言的,如果是坐汽车的话,从瑞丽到曼德勒,估计要走上十几天的时间。

    “谢谢胡大哥了,对了,昨天的勘探,两位教授对矿脉有什么意见?”听到今天就能回到北京,庄睿放松了下来。

    “唉,陈教授的意见是这山脉形成的时候,地壳压力不够均匀,所以导致只有部分地方产生了翡翠原石,不但量少,开采起来的难度也大,基本上算是个废矿了……”

    胡荣笑得的有些苦涩,消耗了他巨大财力物力的这个矿场,居然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让他一时间很难接受。

    第五百零四章回国(上)“胡大哥,我不这么看,这座矿山占地面积足有方圆几公里,就算是地壳形成有一百米的地方压力均匀,那就是上百米的矿脉,只是咱们暂时没找对方位而已,我的意见是继续挖下去,并且多在几个位置开出矿洞……”

    庄睿怕胡荣因为陈教授的话而放弃这个矿场,连忙说出了自己的意见,就算是胡荣因此找到了矿脉,自己赚不到钱,也不能因为自己的私心,让胡荣白白让出这个矿场。

    “你先好好养伤吧,这些事情等过完年再说,年后我有可能参加你的订婚仪式啊……”

    胡荣拍了拍庄睿没有受伤的右肩,缅甸的华人也是要过年的,这几天矿工就都要撤回去,估计等再开工,要等上近一个月的时间了。

    庄睿的订婚的仪式本来是放在年前的,不过由于他要考研,加上过年事情太多,两家父母一商量,干脆放在年后了。

    “我回去会尽快的筹集一笔资金,我还是很看好这矿场……”

    庄睿和胡荣之前也没什么要客气的,一只手拿着牙刷走到木屋前刷牙洗脸去了。

    “对了,胡大哥,昨天这事情只是意外,您千万别怪张大哥呀……”

    洗漱好之后,庄睿回到房间里,很认真的对胡荣说道,这事都是因为他的私心引起的,要是连累到张**,庄睿内心会过意不去的。

    “胡哥,您也在啊,庄兄弟,这是你昨天打的那豹子,我把皮给剥了,你看看,还真是漂亮……”

    庄睿话声未落,张**的大脑袋从门口探了出来,手里还拿着一张血淋漓的豹皮。

    “一大清早的呢搞什么啊,一屋子血腥味,赶紧拿出去……”

    胡荣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张**,吓得张**扭头就走,嘴里还喊道:“庄兄弟,我给您放门口了啊……”

    胡荣走到门口,见那张豹子皮果然被张**摆在了木头阶上,摇着头说道:“这臭小子,三十多岁了,做事还是那么不牢稳,庄睿,这豹子皮要硝过风干才能用的,放我这里吧,等过完年我给你一起带去……”

    庄睿随口答应了一声,现在这豹子皮脏兮兮的是没法看。

    几人吃过早饭之后,就一同坐车返回了帕敢,冯陈两位教授却是留在了矿场,难得能来一次缅甸,他们还要进行一些深入的研究。

    只是那位珠番珀,却和胡荣等人同车回了帕敢,胡荣的意思是让他送庄睿一程,理由是珠番珀对于中缅边境很熟悉,庄睿为了能尽快回到国内,捏着鼻子答应了下来。

    在去到城中城告别了胡家老太太之后,胡荣亲自送庄睿来到城外的军营里,那里已经停着一架直升飞机了,能随时调动军方的直升飞机,也可见胡荣在缅甸的关系和地位了。

    “庄老弟,过段时间国内见!”

    看着直升机缓缓的升空,并且驶离了视线外之后,胡荣才离开了军营。

    ……由于野人山里面有莫名的强磁场,会导致直升机上的电子失效,所以这架直升机是围绕野人山边缘飞行的,整整折腾了四个多小时之后,才抵达中缅边境的一个小镇上,这里同样是缅甸军人的一个驻扎地。

    “庄老板,你没事吧?”

    刚下飞机,身材瘦小的珠番珀就靠了过来,看他那架势,似乎想让庄睿把右手搭在他肩上,吓得庄睿连忙退后了几步,说道:“没事,一点事都没有,这到哪了?咱们快点出境吧……”

    在飞机上的几个小时,即使庄睿是闭上眼睛装睡觉,也能感受到这“煮饭婆”炙热的眼神,心里那叫一个纠结啊。

    “咱们先出去吧,到路口等一会,就会有中国旅游团的豪华大巴经过,你们跟他们出境就可以了……”

    珠番珀对庄睿的不善解人意很是不满,不过胡老板交代的任务还是要完成,在和直升机驾驶员用缅语交流一番之后,带着庄睿和彭飞走出了军营,来到一个柏油马路上,这里的路况要比缅甸内陆好多了。

    “这就是豪华大巴?”

    庄睿看着远远看来的那辆屁股后面直往上冒青烟的大巴车,一脸不善的看向珠番珀。

    “这在我们泰国都是好车了……”

    “煮饭婆”很娘气的嘟囔了一句,然后伸出了那兰花指,走到路边拦起车来,看的庄睿和彭飞一阵恶寒。

    大巴车停下之后,珠番珀和那司机用缅语交流了一阵,然后拿出四张数额为500的缅甸纸币,交给了司机,回头对庄睿说道:“行了,他们可以直接带你们到边境,庄老板,我以后会想你的哦……”

    “好,好,谢谢你呀,我也会想你的哦……”

    庄睿一边上车,一边敷衍着,只是他说出来那话之后,身边的彭飞明显的打了个哆嗦,显然被庄睿给雷到了。

    做到车上,彭飞一脸坏笑的问道:“庄哥,您真的会想他?”

    “扑哧,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庄睿被彭飞的话说的一口水喷到了座位前面的一个小姑娘的头上,连忙站起身来给那女孩道歉。

    “没事,没关系的,你们是中国人?”

    那女孩拿出手帕在头发上擦了一下,回过头奇怪的看向庄睿,不仅是她,就是这一车人,都在打量着庄睿和彭飞。

    “是啊,当然是中国人,难道不是吗?”这女孩长的很秀丽,笑起来嘴边有两个甜甜的酒窝,看起来很养眼。

    “我不是,我是缅甸这边的导游,专门负责接待中国游客的,你们没有参加旅游团,是怎么来到缅甸的呀……”

    女孩解释了一番之后,庄睿才知道,原来这辆大巴车是负责接送国内参加“缅甸一日游”的游客的,而办理临时签证进入缅甸,必须要参加这个团,所以她对庄睿这两个半路上车的人很是好奇,以为他们是偷渡客呢。

    庄睿左臂吊在肩膀上的模样,是很容易被人误会的。

    “我是从曼德勒过来的,也不是来旅游的,更不是偷渡的,对了,你们这缅甸一日游好玩吗?”

    庄睿解释了两句,并没有多说,把话题扯到了旅游团上。

    “什么缅甸一日游的,屁的意思都没有,上当了……”

    “是啊,还说豪华大巴,这车都能当古董了……”

    “回去找旅行社去,奶奶的,连自己人都宰……”

    庄睿话声刚落,旁边的人就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看来被这豪华大巴车给折腾的不轻。

    “哥们,你们俩跑缅甸是干什么去的呀?是不是搞粉的?”

    前几排坐着的一胖子好奇心挺强,还捻了捻手指,做出一个搓白粉的样子,他的话吓得坐在庄睿前排导游旁边的壮汉,把头向下缩了一下。

    “哎,哥们,可不能乱说啊,我们是去仰光赌石的,顺便去的曼德勒,我这里可是有缅甸政府颁发的证书的……”

    庄睿看到一车人都用那种奇怪的眼光盯着自己和彭飞,不由苦笑了起来,这事要是不说清楚,恐怕到了中缅边境,这车上的人绝对都会跑去举报自己的。

    “嗯,这是我们政府颁发的贵宾证书,没错的……”

    那个缅甸女导游看过庄睿拿出的证书之后,对车内的人解释了一下,才打消了众人的疑虑,要知道,电视里面所演的毒贩可都是穷凶极恶的,如果这二人真是的话,说不定就把他们一车人给绑架当人质了。

    知道两人的身份之后,车里的人也放松了起来,纷纷向庄睿打听起缅甸赌石的事情,不过见到庄睿问十句答一句的样子,众人都感觉有点无味,话题又转向了那个漂亮的缅甸导游身上。

    “导游妹妹,你们缅甸的公路那么差,政府收税都干什么了?对了,你一个月能拿多少钱,能透露一下吗?”问话的还是前面那胖子。

    “我们政府不收税的,我们也不要交税,一个月大概有300块RMB吧?”

    女孩很老实,只是说出来的话,让除了庄睿和彭飞之外的人,都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那你们吃什么?种出来的庄稼,也不要上缴?”

    “种出来的东西全部归自己的,我们县政府下面好像只有警察局和法院两个部门,其他如中国那些教育局、卫生局、城管局等等一概没有,好像也没有什么税务局……”

    女孩的话引起一片惊呼声,没有万恶的城管?缅甸人民实在是太幸福了,虽然说那月收入是有点儿低。

    这些事庄睿还真不知道,坐在后面也有些好奇了,出言问道:“那你们的学校和医院是谁办的?老师的工资谁来掏啊?”

    “我们这的教育是免费的,学生自己买书就行了,看病自己找私营的医生,收费是50缅币,吃药政府出钱,打针自己出钱,手术也是自费。

    至于学校,都是村寨自己出钱办的,村民自己集资给老师发工资,月薪大概300元,现在特别欢迎中国教师来缅甸教书,很多村寨愿意出高价。”

    女孩的话让众人齐齐翻了个白眼,300块钱的工资?即使再出一倍的高价,估计都没几个中国人愿意过去教书的……

(https://www.xxbooktxt.net/0_782/512310.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