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大魏宫廷 > 第354章:鏖战

『PS:新一月了,求月票~』

    ————以下正文————

    三日后,即魏昭武十三年六月十四日,应魏王赵润的决战,秦王囘召集此前驻军在频阳、栎阳等地的秦军,汇聚于重泉,然后从重泉向东挺进,跨过雒水(上游),前往临魏城西侧的平原——姑且就称之为‘临魏西原’。

    由于是决战,纵使是武信侯公孙起与渭阳君嬴华,亦颇为紧张,二人谨慎再谨慎,在渡河时曾仔细搜查雒水对岸,看看是否有魏人埋伏的踪迹。

    但很显然,他们小觑了魏王赵润的魄力,既然后者明言要在今日与秦军堂堂正正地决战,就不会耍弄阴谋诡计,大概是因为魏王赵润深信他魏国军队的实力。

    辰时二刻前后,秦王囘率领秦军抵达临魏西原,此时在这片宽阔的平原上,魏军亦在远处排兵布阵。

    今日的魏军,阵型选择为鹤翼阵,因左右两翼张开仿佛鹤的双翅而得名,即能包抄敌军两侧,又能合力夹击突入阵型中部的敌军,是一种攻守兼备的阵法,不过对将领的指挥能力与判断能力要求较高。

    根据乐弈的布阵,魏军的鹤翼阵大致可分为「前阵」、「二阵」、「三阵」、「本阵」、「游势」、「后阵」这六个构成部分。

    前阵顾名思义,即先锋军队,由桓王赵宣麾下的北一军构成,在阵型变化上没有太多花样,要么突破敌军、要么被敌军突破,大致只有这两个结果。

    二阵,则相比较前阵有更多花样,因为二阵这个位置,即可以向两翼散开故意将敌军放进来,方便于两翼合击、包抄,亦可以选择集结中路,拒绝敌军突破,对于指挥将领的水准要求非常高,是故,乐弈交给了临洮君魏忌的河东军。

    三阵,是掩藏在二阵后方的队列,若从敌军的方向来看,敌军最多只能看到二阵,而看不到这支军队,它更多体现在辅助二阵方面——当二阵向两侧退开时,它将负责阻击敌军,让散到两旁的二阵士卒能夹击突入中央的敌军;而当二阵选择中路集结时,则三阵视情况而定选择迂回包抄还是增固二阵的防御。

    总的来说,花样性较多,但论重要并不如二阵。

    考虑再三后,乐弈将司马安麾下的季鄢、乐逡、白方鸣、庞猛四位将领安置在了这边,倘若时机合适的话,三阵将作为乐弈出奇制胜的依靠。

    本阵就不必细说,即魏王赵润与主帅乐弈所在的位置,驻守军队乃是三万雒阳禁卫军。

    至于游势,其实说白了就是护卫本阵的两股兵力,倘若敌军迂回袭击魏军的本阵,则这两支军队负责将其截住。

    左右游势,乐弈托付给了宗卫将吕牧与穆青二人。

    至于后阵,则大多以弩兵与机关弩操手为主,由河西军的马禄率领,相对于其他几阵任务较轻,但必要时也会被要求突进,视情况而定。

    再说秦军,秦军只是摆了一个很普通的方阵而已,即以千人队为一个方阵,按照横纵整齐排列,没有什么复杂的。

    这也是没办法的是,毕竟魏军多数都是正规军,久经操练,而秦军,则有几近半数乃是欠缺训练的仆从兵,自然玩不出什么复杂难度的阵型——倘若强行要布置复杂的阵型,搞不好秦军到时候会陷入自相践踏的境地。

    所以说,对秦军而言越简单越好。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左右,魏秦两军相继布阵完毕,出于惯例,双方主帅要在两军的中央位置会面一番,说一些狠话之类的。

    于是,魏王赵润便带着乐弈与司马安二人,前往会见他的岳丈秦王囘。

    而对面的秦王囘,则只带了大庶长赵冉。

    彼此都是熟悉的人,自然没有像放狠话的必要,双方都是客客气气的——除了秦王囘,他始终对赵润这个女婿教唆他女儿嬴璎背叛秦国一事耿耿于怀,以至于当见到赵润时,他吹胡子瞪眼,看上去很是不好相与。

    倒是他身旁的大庶长赵冉,依旧恭恭敬敬、客客气气地尊称魏王赵润为魏王陛下。

    “老岳丈,来时少君托小婿向您传话。”赵润笑着对秦王囘说道。

    秦王囘本来多半不想搭理赵润这个女婿,但见女婿提到他最疼爱的女儿嬴璎,这位老君主最终还是绷不住那张脸,故作不渝地说道:“哼!她还会记得寡人?唔……她叫你传什么话,寡人听听也无妨。”

    赵润亦不拆穿秦王囘,笑着说道:“少君希望老岳丈能顺应大势。……其实这场仗在我看来毫无必要,首先,我大魏坐拥中原,根本不可能会输,纵使岳丈大人侥幸赢得了今日的战事,也不过是叫秦国得以苟延喘息一阵而已,并不足以扭转整个大势;再者,纵使我大魏覆亡秦国,纵使看在少君的面上,小婿亦会庇护高阳嬴氏,使其不至于因战乱而衰败,试问,这场仗有何意义?打来打去,只是苦了魏秦两国的兵卒与百姓而已。岳丈大人亦是仁君,何不顺应天时,献国而降,使魏秦两国水乳交融,使天下至此再无战乱,治下百姓皆能安居乐业。而介时,老岳丈移居雒阳,既有女儿尽孝,又有外孙赵兴、赵安陪伴左右,享尽天伦之乐,何乐而不为?”

    听闻此言,秦王囘为之沉默,忍不住在脑海中幻想女儿与两个外孙陪伴于身边的融融景象。

    少君嬴璎,是他这辈子最疼爱的女儿,可能这份疼爱中带着几分亏欠的意味而变得愈发浓郁,而外孙赵兴、赵安兄妹,亦极得他欢心——在所有孙辈当中,赵兴是唯一一个拔过秦王囘胡须的人。

    当时,就连他的母亲嬴璎都呵斥儿子,但秦王囘却忍着痛,笑呵呵表示毫不在意,主动保护外孙不被其母教训。

    这份宠溺,秦王囘其他几个女儿所生的儿子,从未享受过。

    『……然,祖宗基业不可毁在寡人手中啊。』

    暗自叹了口气,秦王囘收起那些有关于天伦之乐的遐想,沉着脸对赵润说道:“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年轻人,还是莫要太过于狂妄为妙。”

    听到那句年轻人,无论赵润这边护卫将褚亨、燕顺、童信,还是秦王囘那边的赵冉等人,表情都难免有些古怪,毕竟魏王赵润也已年近半百,虽然暂时还看不出什么老态,但不可否认发色已不再像年轻人那样乌黑。

    不过话说回来,如今已年过七旬的秦王囘,倒是还真有资格称呼他女婿为年轻人。

    见秦王囘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自己,魏王赵润虽颇为遗憾,但还是点了点头,温声说道:“小婿言尽于此,奈何老岳丈不肯听劝,既然如此,那就打过再说吧。”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秦王囘,忽然诡笑道:“叫渭阳君率兵转战河西,这是岳丈大人的主意么?啧啧啧,此计虽妙,但后祸甚大,岳丈大人就不担心河套战场的我国军队,径直袭咸阳么?”

    听闻此言,秦王囘面色微变,略带怒意地说道:“你还是管好今日吧,莫要被我大秦的猛士打得丢盔弃甲!”

    说罢,他示意驾车的卫士调转了王驾,愤然离去。

    见此,赵润轻笑一声,对褚亨说道:“褚亨,回本阵。”

    “是!”

    在返回秦军本阵的期间,大庶长赵冉见秦王囘面色阴晴不定,猜到定然是魏王赵润那最后一句话所致,便劝道:“魏王陛下最后那句话,无非就是要动摇大王的心神,大王千万不可中计。”

    “寡人岂会看不出那竖子的心思?只是……”

    说到这里,秦王囘脸上露出了几许忧容。

    他当然明白魏王赵润故意提及那件事的目的,问题是,他不去想那事,河套战场上的魏军主帅廉驳,就不会径直袭他秦国本土?

    不,这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在回到本阵后,秦王囘越想即越担心魏将廉驳袭他秦国本土,根本无法像大庶长赵冉所说的那般不去想这件事,以至于被搅地心烦意乱。

    “那该死的竖子!”

    秦王囘忍不住大骂。

    好在这时候两军的号角声相继响起,这总算是让秦王囘能够将注意力集中到眼前这场决战上来。

    秦军这边暂时负责主攻的,乃是渭阳君嬴华,他麾下的军队以秦国正军「渭阳军」为主,两旁则是由秦国平民构成的仆从军。

    说实话,论军队士卒的训练有素,秦军比魏军逊色不止一个档次,毕竟秦军当中有接近一半都是仆从军,训练差劲、装备差劲,只有在士气与勇气方面,倒是颇令人侧目。

    问题是,在魏军的机关弩面前,光有士气、勇气的仆从军能有什么用?人的血肉之躯根本挡不住那种可怕的战争兵器,就算能冲到魏军的阵列前,也不过是送死而已。

    幸运的是,魏国不止发明了一种战争兵器,魏国既发明了精密可怕的机关弩,亦发明了极容易仿制的武罡车,虽说后者并不能克制前者,但不可否认,拥有武罡车的秦军,将极大减少兵力上的损失。

    而更幸运的是,武信侯公孙起当初夺下梁山南部的魏营后,就命令士卒打造了一批武罡车,本来是用于阻截桓王赵宣的军队,而今日,正好用来克制魏军的骑兵与飞矢类兵器。

    “前进!”

    随着渭阳君嬴华一声令下,前队的三万渭阳军,以整整三十个千人方阵的阵型,推动着武罡车,徐徐向魏军进兵。

    而与此同时,魏军前军主将桓王赵宣,亦下令麾下的北一军,徐徐向前。

    相比较秦军,北一军的兵种构成更为复杂,居中央的乃是武罡车与刀盾兵的组合,其后则是密密麻麻的弩兵,甚至两翼还有骑兵与机关弩战车在旁侧应,论进攻方式的多花样,远远超过秦军。

    渐渐地,两军的距离越来越近,只剩下约三百丈的距离。

    见此,北一军军中的机关连弩战车率先停止前进,在两翼摆开阵型,不过暂时还未射击,毕竟这个距离,机关连弩的杀伤力很有限。

    而魏秦两军的步卒们,则仍在继续向前。

    待等到彼此相距一百丈的时候,魏军步兵立刻停止前进,举起盾牌,配合武罡车采取守势,而在步兵身后的弩兵们,则开始不停地射击,将密密麻麻的弩矢宣泄于对面秦军的头顶。

    反观崇尚进攻的秦军,则在这个距离加快的速度,只见无数士卒推动着武罡车迅速向前,硬生生将其推到魏军的阵前。

    终于,魏秦两军的武罡车在最前线碰撞,此时仿佛一盆冷水泼入沸滚的热油当中,一时间,整个战场一下子就喧杂起来,不计其数的渭阳军秦卒,手持长戈从武罡车背后冲了出来,冲击魏军那道由武罡车与刀盾兵组成的防线。

    魏卒举盾防御、挥刀杀敌,而秦军士卒们,则是悍不畏死地将手中长戈往前戳,无论是否戳中敌人,皆死命往前冲,以至于魏军士卒的阵型,竟被秦军冲击地堪堪欲破。

    “挡住!挡住他们!用盾牌挡住他们!”

    魏军大将张骜亲自指挥在前线,扯着嗓子大喊。

    还记得北一军初次与秦军士卒白刃战时,就是吃了这方面的亏:相比较中原其他国家的军队,秦国军队的进攻方式实在太猛了,仿佛秦人个个悍不畏死,不顾一切地冲击着北一军的防线,以至于北一军多次被其迅速击破前军,完全被打乱了步骤。

    而这次,似乎能挡住秦军的第一波攻势。

    确实,只要挡住了秦军的第一波突击,魏军的优势面一下子就体现出来了,在魏军一方无数弩兵与机关连弩的自由齐射下,秦军士卒仿佛田里被风刮过的麦子般,一片片地倒地,虽说渭阳军中亦有弩兵,且这些弩兵亦回射魏军弩手,但总的来说,秦军弩兵还是无法遏止魏军弩兵,甚至于,反而被后者压地喘不过气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仿佛无穷无尽的秦国仆从军,仿佛洪水般涌到了魏军阵前,不得不说,秦军士卒已经够勇猛了,但这些仆从兵,比正规军还要猛,或者说莽,简直就是前赴后继,不顾伤亡。

    甚至于为了前进,这些仆从兵根本不会管脚下是否有己方士卒的尸体,仿佛他们的眼中,就就只有魏军,他们的心中,就只有「杀敌升爵」一个念头。

    这也难怪,毕竟为了激励己方的士卒们,秦王囘在战前亲口许下了「杀一敌升一级爵」的承诺,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只要杀够十八名士卒,哪怕此前只是一介平民,只要活着走下战场,就能成为爵比大庶长赵冉、左庶长卫鞅等人的贵族。

    不错,升到最高的爵位,只要杀死十八名敌军士卒!

    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在秦王囘这般激励下,这些仆从兵们哪里还顾得上畏惧?

    然而他们也不想想,在这种规模的战争中,又有几人能杀够十八名敌军士卒且活着走下战场呢?

    事实上,有不少仆从兵就连魏军士卒的衣甲都没摸到,就被无情的弩矢给射死了。

    当日的战事,事实上只有魏方的北一军与秦方的渭阳军与仆从军参与了战事,哪怕是被部署在魏军阵型第二阵的河东军,亦是连秦军的面都没瞧见就结束了当日的战事。

    据战后统计,这一场仗秦军伤亡人数在两万人以上,而魏方的北一军,伤亡人数则在一万两千人上下。

    不得不说,士气如虹的秦军,绝对称得上是魏军有史以来最可怕的敌人,纵使是韩国的军队,也不曾像秦军这般可怕。

    因为天色渐晚,魏秦两军各自退后五里,原地安营扎寨,待等明日继续这场战争。

    鉴于彼此都是没有营寨防卫,因此,魏秦双方的将领当晚尤其谨慎,比如魏军这边,没有参与今日厮杀的河西军,似季鄢、乐逡二将,彻夜巡逻,防止秦军夜袭。

    而秦军那边,武信侯公孙起麾下的兵将们,亦彻夜防备着魏军偷袭。

    然而事实证明,无论是秦王囘还是他女婿魏王赵润,都没有在当晚偷袭对手,可能是他们性格倔强高傲,也可能是因为他们知道不可能成功偷袭对方——与其夜袭对方却被对方伏击,还要因此落下污名被对方嘲笑,索性翁婿二人皆放弃了夜袭。

    次日天明,待两军士卒埋锅造饭之后,再次赶赴临魏西郊,继续昨日尚未打完的这场战事。

    当日,魏军这边还是只出动了前阵的北一军,而秦军那边,也依旧是渭阳军与仆从兵的组合,双方其余几支军队,仿佛都在等待合适的时机。

    一连三日,秦军固然是损失惨重,但北一军亦不好受,六七万兵力,在三日厮杀后锐减一半,让桓王赵宣痛心不已。

    若不是他自忖没有得罪乐弈的地方,说不定他会忍不住怀疑,是不是哪里得罪了乐弈,以至于乐弈故意让他麾下的士卒负担伤亡。

    当然,事实上乐弈并没有故意针对北一军的意思,他有他的用意。

    这不,待等到第四日,魏军主帅乐弈便发现秦军的攻势已经不再像前三日那样凶猛锐进,便意识到秦军的锐气已经被北一军消磨地差不多了,便立刻派人向桓王赵宣下令,命后者麾下的士卒在挡住秦军第一波攻势后,立刻徐徐向两翼散开。

    不错,北一军的真正任务,就是在于消磨秦军的锐气,毕竟秦军的强势,就在于它首几轮的攻势非常猛,纵使是魏军都有点吃不消,但倘若魏军能熬过前几波,那么,胜利的天秤就将逐渐向魏军这边倾斜——毕竟魏军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论打持久战,秦军是根本磨不过魏军的。

    在收到乐弈的命令后,桓王赵宣亦是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在挡住秦军第一波攻势后,立刻下令全军向两翼退散。

    在北一军放弃防守的情况下,那些渭阳军士卒与仆从兵们,立刻得以向前挺进,但很可惜,魏军第二阵的河东军,接替了北一军的防务,截住了秦军。

    甚至于,配合已向两翼退散的北一军,对秦军发动了三面夹击,若不是武信侯公孙起差距到了乐弈的意图,及时派兵追击两翼的北一军,让后者无暇夹击渭阳君嬴华,可能当日秦军将损失惨重。

    不过话说回来,即便有武信侯公孙起麾下的军队参战,鉴于负责主攻的渭阳军与仆从军锐气已失,他们最终也没有对河东魏军造成什么威胁,几次突击,在临洮君魏忌看来皆不痛不痒。

    接连鏖战了六七日,魏秦两军的士卒都颇为疲倦,于是双方约定罢战两日,再来交战。

    其实这会儿,秦军的胜面就已经很小了,就连那些仆从兵,士气也逐渐低迷下来,不复最初的凶猛。

    虽说魏军那边的情况也差不多,但是别忘了,河西战场上的魏军,不过是魏国三分之一的兵力而已,魏国仍能调动其余三分之二的兵力继续与秦国耗,而秦国呢,它已经出动了几近九成的正规军,虽说仍能继续征募仆从兵,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场仗秦国已几乎看不到什么胜利希望,纵使继续征募大量的仆从兵,这也不过是饮鸩止渴,用仆从兵的性命来延缓国家覆亡的命运而已。

    毫无意义。

    总而言之,在前三日的交锋中,渭阳君嬴华没能在他秦军气势正盛的时候击破桓王赵宣的北一军,这场仗秦国就几乎没有什么胜利的希望了。

    六月二十三日,即魏秦两军约定再次决战的前一日晚上,秦王囘收到了一个噩耗:河套魏军主帅廉驳,进兵北地(义渠)。

    就像魏王赵润所说的,渭阳君嬴华转战河西,虽然此举让秦军顺利拿下了频阳,但也因此埋下了祸根,以至于当魏将廉驳率领士卒长驱直入,攻入秦国本土时,再也没有人能够抵挡这路魏军。

    听说这个消息后,秦王囘只感觉天旋地转。

    眼前一黑,昏厥在地。

(https://www.xxbooktxt.net/0_88/1240594.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