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穿越水浒之大王要低调 > 第193章 大宋好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经过十几天的快速赶路,王伦一行人终于赶到了济州城。
  也是因为王伦准备的马匹不够,不然骑马会更快。
  王伦带着武松、阮小七、郑彪以及一个特战连紧赶慢赶,还是在童贯到来之前到了济州城。
  快到济州城的时候,王伦远远就看到了一两万战俘们紧锣密鼓地修建军事营地,王伦差点还以为是朝廷大军围城。
  这朱仝刚好在巡营,远远看到了前面过来一支100多人的队伍,定睛一看,就看到了魁梧的武松和一身白衣的王伦,以及一脸桀骜的阮小七。
  朱仝一边派人通知林冲,一边一个人骑着马快速赶了过去。
  看到红脸长须的朱仝,这王伦才彻底放下心来。
  “哈哈,大哥,我们久等多时了,你们终于到了。”朱仝还有几十米,就跳下了马,快速朝王伦奔了过去。
  “朱仝兄弟,看这情况,你们打赢了?”王伦也兴奋地拍了拍朱仝的肩膀,笑着问。
  “托大哥洪福,我们打破朝廷5万大军,其中俘获三万五千人,其中还包括骑兵4500人,另外,”朱仝卖了个关子:“大哥你猜一猜,我们抓住了谁?”
  “你们不会把童贯给抓住了吧?”王伦眼睛一亮。
  “呵呵,不是。”朱仝笑了笑。
  “你们难道把高俅抓住了?”阮小七瞪着眼睛问。
  “哈哈,小七兄弟你猜对了。我们确实抓住了高俅那厮,还有徐宁、索超、项元镇三将,现在他们都在济州城,等候大哥到了后发落。”朱仝兴奋地说。
  “哈哈,你们以前老是抱怨没有仗打,这次过瘾了吧?”王伦笑着说。
  “嗯,其实也不算太过瘾,我们这次欺负他们兵器不如我们,他们仓促之下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中间好多事情,大哥进城之后再我们再细细向你汇报。”朱仝一脸激动。
  王伦来了,主心骨就有了。
  “大哥,这位兄弟是?”朱仝问。
  “嗯,正要向你介绍,这位是小魔君郑彪,原来是方腊的大将,现在被迫弃暗投明了。”王伦笑着说:“现在他叫二彪子。”
  “二彪子,这位是朱仝兄弟,江湖人称美髯公。”王伦把郑彪拽了过来。
  这郑彪一脸哀怨,这弃暗投明就弃暗投明,还说什么被迫?
  您就直说把我生擒得了。
  “哈哈,郑彪兄弟”朱仝拱了拱手。
  “朱仝兄弟。”郑彪也笑着拱了拱手。
  随即朱仝和武松以及阮小七也拱了拱手。
  “大哥,我们先回城再说吧?”朱仝提议。
  “哈哈,走,进城。”王伦意气风发。
  路边的战俘营的士兵们看见一个奇怪的现象,平日里严肃的朱仝将军,今天开心的像一个孩子,围着一个穿白衣服的英朗汉子介绍着路边的情况。
  这林冲林教头他们都见过,也没见朱仝将军这么客气,这人到底是谁?
  早就有明眼的人小声嘀咕,这人身着白衣,还这么受朱仝尊重,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那位。
  然后接下来,战俘们就看见路边的梁山士兵,见了那位白衣汉子,都激动地立正,然后敬着奇怪的军礼。
  那白衣汉子也笑着摆手,然后一路不断停下来,跟这些士兵说几句话,拉几句家常,最后再拍拍这些士兵的肩膀。
  然后大家就看见白衣男子走后,这些士兵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似乎浑身有用不完的劲。
  得,现在大家再傻,也知道这人是谁了。
  有些人好奇地看着白衣男子身边的那陌生的壮汉和旁边桀骜的汉子,他们的眼神中无意中流露出来舍我其谁的霸气,若有若无地朝自己这边扫一眼,这些人就感觉到浑身发凉。
  还有他们后面的那一百来号人,似乎每个看起来都不起眼,但是你要是认真看一看,他们身上似乎有一种气质,一种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气质。
  但是这些人看向那白衣男子的时候,就不自主地流露出敬服的神情。
  王伦离城门还有1里,就远远看到前面城门打开,林冲带着一众头领快步赶了过来。
  王伦停下脚步,笑着看着远处快速走来的众人。
  还有几十步,林冲等人就大踏步走了过来。
  “哈哈,大哥,你们终于回来了。”大笑着说,然后伸出双手和王伦紧紧握在一起。
  “兄弟们辛苦了。”王伦笑着感慨。
  似乎到了这个时候,这种另类的握手仪式很容易表达丰富的感情。
  其他一些头领也激动地向王伦拱手。
  王伦看着众人后面有三个陌生的面孔,正要询问,林冲赶紧笑着说:“大哥,我来介绍。”
  “徐教头、索将军、项节度,这位就是我大哥,梁山之主,也就是江湖人称白衣秀士的王伦。”林冲一脸自豪。
  “见过王头领。”三个人拱手。
  王伦笑着回礼。
  “大哥,这位是徐宁徐教头,这位是急先锋索超,这位是铁骑神射项元镇。”林冲挨个介绍。
  “久仰三位英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凡。”王伦大喜。

  “败军之将,惭愧惭愧。”三个人心里虽然感慨王伦热情,但是多少有一些不好意思。
  “哈哈,我们梁山的好多兄弟都是不打不相识,后来都成了生死兄弟,你们不必介怀。”王伦笑着说:“我来给你们介绍三个兄弟。”
  “这位是伏虎英雄武松,这位是活阎罗阮小七,这位是小魔君郑彪。”王伦挨个介绍。
  大家互相笑着拱手。
  梁山众头领第一次见郑彪,但是看到王伦的表情就知道,这位应该也是自己兄弟了。
  “大哥,我们先进城吧。”林冲笑着说。
  “走,进城。”王伦和林冲带头进了城。
  沿途的梁山士兵自然是激动敬礼,王伦也是和大家挥手致意。
  这史进、栾廷玉、阮小五几个人就抓着阮小七聊了起来,武松别想了,在户外的时候从来不多说话,只是静静跟在王伦后面。
  终于到了大帐,王伦看到了公孙胜和时文斌迎了过来。
  “道长,听说你这次立了大功啊。”王伦笑着打趣,同时也和时文斌挥了挥手。
  “哈哈,没办法,谁让我是道门天才呢?这掌心雷和火龙阵可是我的拿手道法。”公孙胜甩了下拂尘,一脸的云淡风轻。
  王伦快速走过去,拉住公孙胜的胳膊,狠狠拍了两下公孙胜的肩膀。
  “唉,大哥,轻点,我的道袍。”公孙胜赶紧整理自己的道袍。
  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来,二彪子,给你介绍个同行,这位是入云龙公孙胜,道号一清;道长,这位兄弟是小魔君郑彪,包道乙的徒弟。”王伦笑着介绍。
  “原来是一清道长。”郑彪眼睛一亮。
  “呵呵,你听说过我?”公孙胜笑着问。
  “以前听我师傅说过,说你是道门年轻一代的天才,还说我要是有机会要多多学习。”
  “呵呵,包道长倒是过誉了。”公孙胜笑着说,显然他也是知道包道乙的存在。
  “哈哈,我们进去聊,你们好好给我说说这仗是怎么打的。”王伦笑着说。
  “大哥请。”公孙胜和时文斌侧身。
  众人在依次进入议事厅。
  大家围着沙盘旁,林冲拿着一根长长的杆子,向王伦介绍战争的经过。
  当讲到特战营的士兵用巴豆就赚了四五千骑兵的时候,这项元镇脸上就开始尴尬;当讲到阮小五和谢珍前后夹击,让船队不能动弹的时候,索超脸上就开始尴尬,直到讲到了最后,王伦感叹:“徐教头、索将军和项节度都是沙场猛将,若我们要是在同样的条件下战争,肯定要吃不少亏啊。”
  听到王伦这样说,徐宁、索超和项元镇的心里好受了不少。
  “我们这次是占了武器的便宜,也占了武器保密的便宜。”王伦继续说:“如果敌人吃透了这一点,先用士兵消耗我们的武器,然后再跟我们拼近战,我们就被动了。”
  “没错,幸亏我们刚开始就拿下了项节度的骑兵,不然这么大一支骑兵突然出现在野战战场上,我们就会很被动。”林冲笑着说,然后转头看向项元镇:“项节度,对不住,我们实在是忌惮你的骑兵。”
  “呵呵,以后这支骑兵是你们的了,这支骑兵加上你们的机关连弩,那是真正的如虎添翼。”项元镇笑着说。
  “项节度果然是久经沙场,一下子就说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王伦笑着说。
  “不过王头领接下来要小心了,这童贯还有5000骑兵,他们很快就到了。童贯是宿将,深知骑兵战法,王头领定要小心应对。”项元镇提醒。
  “林冲兄弟,童贯大军还有多久到?”王伦问。
  “快则8天,慢则10天。”林冲回答。
  “咱们10天后能作战么?”王伦继续问。
  “不能,这次的马拉的有点惨,若是不惜马力,这马以后也就废了。”林冲苦笑着说。
  “嗯,这就有点麻烦了。”王伦抱着肩膀,看着沙盘。
  这童贯可不是普通将军,这普通人是被小说传记给忽悠多了,事实上,这童贯的指挥能力在大宋能排在前三。
  从一个宦官,最后靠军功封王,这哥们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当然了,童贯的缺点也是有的,这童贯也是有名的奸臣。
  “诸位兄弟,这次和童贯的大战,大家有什么想法,可以一起说来听听。”王伦笑着说。
  “这童贯有大军十万,而且童贯作战向来是稳扎稳打,若是用侥幸手段,不太好打。”项元镇开口说。
  “这有啥,就直接打呗,咱不是有火龙阵和掌心雷么?”史进伸着脖子喊:“直接打,把他们打疼打怕,不然还会来骚扰我们。”
  “现在这仗是我们拖得,赵喆拖不得,他巴不得童贯早点把我们拿下,然后迅速南下,去收复江南,要是童贯大军拖在我们这里,这江南就成了既成事实了。”时文斌看着沙盘说。
  “嗯,时知府说的有理,”王伦笑着说:“但是赵喆所想未必是童贯所想。”

  “如果童贯用大军攻城,即便是攻下来也是伤亡惨重,到时候大军便无力回攻江南,若是在城下野战,对我们风险大,我们要是不出城,童贯也没有办法。现在童贯是攻也为难,不攻也为难。”朱仝笑着说。
  “唉,官家在最紧张的时候选择了两线作战,首尾难相顾啊。”徐宁感叹。
  “大哥,你应该不是担心我们打不赢,而是担心我们打赢吧?”林冲笑着看向王伦。
  大家听了林冲的话,也是若有所思,然后齐齐看向王伦。
  “哈哈,知我者,林院长也。”王伦笑着说。
  王伦抬起头,看着身边的众位头领:“我这次去抄方腊的后路,和方腊有了一次简短的聊天,深知这人的心思歹毒。说白了,这次朝廷打我们梁山,就是方腊挑起来的,他想坐山观虎斗,然后坐收渔翁之利。”
  “我自然有把握打败童贯的大军,打败之后呢?大金知道朝廷大军不堪一击,到时候收拾完大辽就会转头攻打我们,这方腊在南方掣肘,这北方就成为焦土。”王伦感慨地说:“要是没有大金,我倒想和赵喆提前较量较量,但是现在不行,我不得不顾全大局。”
  “这方腊在江南施行政教合一,早晚会出大问题,是我们华夏子弟的巨大隐患,肯定不能让他们成事,我们得和朝廷好好谈一谈,我们暂时没有侵占更多地盘的想法,让朝廷放心攻打方腊,”王伦沉声说:“朝廷要是在我们这里接连吃了败仗,这大宋的人心就散了,到时候北方烽烟四起,金辽西夏都会趁火打劫,他们非我族类,才不会估计我们百姓的死活,我不得不为这些百姓考虑。”
  “大哥是怕大败童贯之后,朝廷局面会无法收拾?”公孙胜在旁边问。
  “是的。”王伦点了点头:“这是我们汉家子民自己内部的事情,我们打来打去没关系,不能让外人趁机占了便宜。”
  这时候,徐宁、索超、项元镇都默默地点了点头。
  “大哥是想谈判?”朱仝问。
  “我想谈,但是怕童贯不愿意啊。”王伦笑着说:“那就先打一仗,然后再谈,这赵喆是个昏君,但是他不傻,等他知道拿不下我们的时候,就会知道先去打谁。不过这也是权宜之计,从方腊起兵那天开始,这大宋的好日子就一去不复返了。”

(https://www.xxbooktxt.net/12428_12428536/36792809.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