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05,从不打灰开始 > 第532章 入股洪氏

“老洪,洪总在不在?”

    张毅两人聊着洪大江的时候,办公室外传来一个忿怒的声音。

    洪五湖的声音紧跟着传来。

    “郝总监,谁惹你了,生这么大的气!”

    郝总监说:“还有谁惹我,不就是你们那个牛叉哄哄的赵二虎,我们监理员让他整改,他不配合整改也就算了,嘴里还不干不净的!”

    “特么的反了天了,二虎子还敢骂人!”洪五湖骂了句娘后,立马换上笑脸说:“郝总别生气哈,我给他打电话,让他滚下来给咱们监理赔罪道歉!”

    轻重缓急,五哥拎的门清,甭管事情谁对谁错,先把监理哄好,否则今晚没法打灰。

    当着郝总监的面,洪五湖开始打电话骂赵二虎。

    屋里,张毅笑着说:“赵二虎当上老板后脾气见涨啊,都敢骂监理了!”

    洪四海尴尬地点点头说:“确实,当上老板后压力变大,每天面对一堆乱糟的人和事,再好的脾气也有骂娘的一天。”

    洪四海把公司资质提升专业分包后,跟着他打拼的兄弟们也一个成长起来,毕竟人手一个二级建造师证书,加上二十多年的施工经验,当个经理还是绰绰有余的。

    只是,这帮兄弟们都是些大老粗,处理起现场的问题有时候过于偏激了一些。

    想到这些,洪四海叹口气对张毅说:“说实话,我还是喜欢家欣小老弟,要是有他在的话,我能省一半的心。”

    张毅说:“要不你找他聊聊,他要是想回来的话,我不拦着。”

    “别!”洪四海摇着头说:“让他继续跟你混吧,我这边太累,能给他提供的平台太小了。”

    做了几十年工程,老洪还不了解工程人最想要什么吗?

    谁不想找个稳定轻松的工作,每天老婆孩子热炕头的。

    老洪自己还带着几百个兄弟在外面漂泊,肯定不可能给王家欣提供更好的待遇。

    “女子学院二期开工了吧?抓紧招一批大学生培养。”张毅建议道:“趁着国家大力扶持房地产,多接一些工程,资金不够的话,我可以随时给你周转。”

    洪四海闻言,笑着说:“要不你直接入股算了。”

    “你就不怕公司改姓?”张毅开着玩笑。

    “哈哈哈,你不是那种人!”洪四海笑过后,表情认真道:“真的,认真考虑一下吧。”

    张毅点点头说:“行,回去后我好好考虑,尽快给你答复。”

    张毅推断,洪四海应该是在资金方面遇到了很大的压力,否则也不会提出这样的建议。

    而且,从他的表情判断,显然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

    张毅并不排斥,反正行业正处于初期的红利期,只要老洪不作死,未来还是可以赚不少钱的。

    屋外洪五湖骂人的声音停止,又自然的换上了一副献媚的口吻道:“郝总监,你看,人,我也给你骂了,等会他就下来跟你赔礼道歉。”

    “嗯。”郝总监说:“老洪,不是我说你,你们下面这帮经理的素质堪忧啊……”

    “我知道我知道。”洪五湖说:“郝总监别跟我们这帮粗人一般见识,马上中午了,咱们一块出去喝点,反正下午也没什么事,咱们再去夜艳唱会儿歌。”

    “夜艳是唱歌的地方?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郝总监压低了声音,摆了个男人都懂的表情。

    “当然是唱歌的地方,你想让她们站着唱也行,躺着唱也行,趴着唱更可以,还能在你身上策马奔腾……”

    “咳咳!”郝总监轻咳了两声说:“这个回头再说,我找洪总还有点事。”

    “那……晚上我打灰的事。”洪五湖小声问。

    “回头再说嘛,你着什么急,真是的。”郝总监说着推开了门。

    “洪总……咦,这位好生面熟啊!”

    郝总监发现屋里还坐着张毅后,明显愣了一下。

    对方眯着眼睛,用不是很确定的语气问道:“张老师?”

    能喊自己“张老师”,还是总监,要么报过监理面授班,要么报的网课。

    “哟,郝总认识我兄弟?”洪四海脸上一喜。

    郝总监唉哟了一声说:“张老师是你兄弟啊?”

    张毅没想到,这个喜欢“夜艳”的郝总监,竟然是自己的“学生”。

    天地良心啊,他上课的时候可从来不讲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郝总你好。”既然是自己的学生,还是老洪项目上的总监,张毅肯定不能装清高了,起身笑着说道:“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

    “失敬失敬!”郝总监忙过来握住张毅的手说:“感谢张老师的课件,让我去年一次性上岸。”

    “我的课件只是起个引导作用,能拿到证书主要还是靠你个人的勤奋和努力!”

    张毅非常谦虚,顺便还恭维了对方两句,缓和一下对方和老洪之间的矛盾关系。

    事实就是如此,老师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能不能通过考试,不是说看某个很牛叉的讲师视频课就可以了。

    光学不练假把式,很容易造成“眼睛会了,做题废了”的现象。

    每一个顺利上岸的人,谁不是把课本看了又看,习题做了又做?

    当然,天赋和作弊选手除外。

    “不不不,老师您太谦虚了,还是您讲的课程好,一点就透,那些答题小技巧简直太好用了……”

    郝总监激动地夸了半天。

    张毅笑呵呵的点点头,然后问:“郝总去年报的哪个班?”

    “呃……”郝总监尴尬地咧咧嘴说:“我没有报你们网校的班,在网上花99买了一套课,虽说课程不是很完整,但是里面一些七拼八凑的押题很牛逼,反正我是看到好几个差不多的。”

    “哦~~”张毅脸上笑容依旧道:“都一样,只要我的课能帮到你,我就非常开心。”

    好嘛,这是个假学生,难怪喜欢“夜艳”呢,原来是看的盗版课。

    不过你小子绝对想不到,那99块钱最终还是进了我的口袋!

    如此一来,郝总监反而更内疚了,忙给张毅递烟,被拒绝后,他叹口气说:“张老师放心,等你们开通一建的课程后,我绝对报个班!”

    张毅说:“一建的话再等等吧,今年网校新推出了一造的面授课,主要针对有一定基础的考生。”

    “一造就算了,对我来说太难了!”郝总监闻言使劲摇摇头说:“有个总监证已经很不错了,起码能养老。”

    养老……有点想多了。

    以后的建筑行业压根没有养老的证件。

    闲聊了一会儿后,郝总监才想起找洪四海什么事情。

    “那什么,老洪,我接到甲方的通知,明天开发商的领导要来工地检查,你好好整理一下现场。”

    洪四海闻言,叹口气说:“郝总,这事吧,你得说给总承包才行,你也知道,六月是全国安全生产月,光应付大大小小的检查组,我扔进去十几万,总承包连签证都不给我办……”

    “这……”郝总监一下子难住了。

    他今天来找洪四海有两个目的。

    其一,是借赵二虎闹事来提醒老洪,每月一次的“摸摸唱”应该提上议程了。

    其二,就是通知老洪做好迎检的准备。

    谁知道“摸摸唱”安排上了,迎检方面却遇到了困难。

    “工程开工至今,五个楼具备了付款节点,总承包一个屁都没放,我实在垫不动资金了。”老洪继续大倒苦水。

    “好吧,我马上找总承包单位落实一下。”郝总监使劲点点头。

    工地开工以来,洪四海表现的可圈可点,方方面面都比较配合监理单位,逢年过节不用说了,而且每月都会去“夜艳”安排一场,增加兄弟们的感情。

    这么好的分包单位,总承包居然欺负个没完没了,羊毛也不能逮一只薅不是?

    “张老师,您今晚不回去吧?”临走前,郝总监笑着问张毅。

    张毅看了眼洪四海,见老洪满眼期待,当下点点头说:“不回去了。”

    “那正好,晚上咱俩好好喝点,我先去找总承包了哈,等会回来。”郝总监扔下这句话离开了。

    张毅说:“我记着这个项目是老沈介绍给你的吧?”

    洪四海点点头说:“嗯,昨天跟沈老弟提了一嘴,他还没给我回信。”

    既然跟沈烨提了,应该很快有消息了。

    “你这边还差多少缺口?”张毅说。

    洪四海摸着脸说:“没多少,我只是跟小郝吐吐槽,别让总承包把我当傻子,这个月底,剩余五个楼的基础都能抢出来,只要基础阶段的进度款能及时结清,我的资金链能保持均衡。”

    张毅听出来了,均衡的有点勉强。

    “抽空把老沈的牌子亮出来翻一翻,别不好意思的。”张毅提醒道。

    “这是公司接的第一个包工包料的项目,想树一下公司的招牌,有些地方处理的不是很到位,让人家总承包对症下药了点,搞得很是被动。”洪四海苦笑道。

    当了大老板之后,老洪身上那股被张毅“唤醒”的匪气好像忽然不见了。

    仿佛一瞬间,那个老实巴交的老洪又回来一样。

    这可不行,前世的时候,一个秦楚能把老洪“逼死”。

    现在他的摊子铺的这么大,如果搞不好的话,损失未免太惨重了。

    不知不觉到了午饭时间。

    张毅给徐颖打了个电话,跟他说在老洪这边待一天,处理一些事情。

    徐颖也没有多问,让他记着尽量少喝酒。

    因为身体原因,备孕计划暂停,不过徐颖还是希望张毅少喝点酒。

    张毅满口答应着,其实即使媳妇不提醒,他也非常的自律,很少在一般的场合喝多。

    郝总监这一去,午饭时间也没有回来。

    洪四海想喊张毅去饭店,被张毅拒绝。

    “好久没吃过你们食堂的大锅菜了,好不容易来一趟,总得体验体验吧。”张毅笑道。

    于是老洪让食堂又炒了几个菜,张毅抽空去了宿舍把张涛喊出来,顺便拍了几张宿舍的照片,还让张涛换上工作服、反光背心,戴上安全帽,又拍了几张,回去也好给二叔交代。

    省得二叔两口子不放心,吵吵个没完。

    午饭四菜一汤,除了“重油重盐”的大锅菜,还有三个小炒,一个西红柿鸡蛋汤。

    张涛还在长身体呢,就着饭菜吃了三个大白馒头,吃饭状态很好。

    洪四海笑着说:“不错,有家欣当年的派头了。”

    午休过后,张毅跟洪四海说:“安排个人带着张涛去工地溜一圈,先让他适应一下工作强度。”

    “成!”洪四海倒也痛快,让洪五湖领着张涛去工地。

    下午两点多,正是一天里太阳最毒的时候,张涛戴着安全帽,手里扛着一个塔尺,在基坑里爬上爬下。

    泪水顺着额头淌下,润湿了眼睛,模糊了视线,耳边还时不时传来测量员扯着嗓子的叫唤声。

    “上,上,上一公分,卧槽,你倒是往上啊,妈蛋,过头了,往下点,再往下……”

    五分钟后,测量员无奈了,喊了一个工人过去帮忙。

    “老蔡,你过去扶尺子,教教他怎么搞。”

    ……

    下午四点多,张涛满脸委屈地回到办公室。

    张毅笑着问:“咋样,能撑住不?”

    “能!”张涛咬着牙说:“其实我在学校也学过水准仪,感觉他们用水平管子抄标高有误差!”

    张毅说:“水准仪抄标高虽然误差小一些,但是有些地方用水准仪看不到的,反而不如水平管方便、快捷。”

    “那误差怎么办?”张涛天真地问。

    “大差不差,差不了一扎。”张毅撑开拇指和无名指比划了两下说:“你要能撑住的话,好好在这儿学东西。”

    “嗯。”张涛点头。

    “有一句丑话说在前面,一个月的时间,技术方面的东西你可能学不到太多,在学校里理论扎实点话,能学到如何测量放线就很厉害了。”

    “不要把目标定的太高,先学会做人,多看多跑多做少说话,有时候被骂了,别太冲动,先在脑子里过一遍再说。”

    “嗯。”张涛又点头。

    “但是如果有人明摆着欺负你,也不冲动,先忍着,回来跟洪四海或者洪五湖说,实在不方便的话,也可以跟我打电话。”

    张毅继续叮嘱道:“有我在,你吃不了亏,别动不动跟家里说,二叔和二婶为了你实习的事吵吵了半天,你既然出来了,必须得混出个样知道吗?”

    “知道,小毅哥,我会听话的。”张涛总算多说了几个字。

    晚上,张毅、洪四海、洪五湖、郝总监,四个人去饭店吃饭叙旧。

    饭后,洪五湖喊上郝总监去“夜艳”潇洒。

    张毅则和洪四海回到工地上。

    张毅喝的不多,经过一番考虑后,他决定以个人名义入股洪氏,先期投入一千万。(本章完)

(https://www.xxbooktxt.net/21564_21564585/36792462.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