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帝王嫁:为君倾天下 > 番外 他不治的死罪

祁容音跟着苏晏之出了宫,宫外的街道之上车水马龙,叫卖声不断,摊贩之中卖着各种,繁华而安定。

苏晏之在一个偏僻的角落停下了脚步,偏僻的地方,与繁闹的大街格格不入,门庭被锁着,大门已经落了锈迹。

“这是什么地方?”

祁容音左看右看,也没有看到什么人,这四周阴森森,感觉不到什么人气。

祁容音走着走着便皱了眉。

苏晏之站在那破旧的屋子外,抬头看着那已经陈旧的牌匾:“十多年前,时霆第一次凯旋,朕赐南庭小院给朕的将军避暑。”

“后来,他忘了来。朕……也忘了。名利之下,谁又有闲情逸致来这种地方潇洒。”

祁容音的目光落在苏晏之的面容上,难得看见苏晏之在回忆过去时露出了怀念的表情。

祁容音叹了口气,他不难想象当年苏晏之与傅时霆的辉煌,可是,如今却不似当年,“都破败了。”

“是啊,都破败了。”

苏晏之走上前,背着一只手,一手抚摸过那墙壁上的灰尘,轻轻的扫了扫,扫了一手的灰尘。

“你说杀人,杀谁?”

祁容音并没有看见任何人。

“随着来。”

苏晏之拉住了祁容音的肩膀,然后用力一抬,两个人进了院落内,寂寥的院子,前庭都已经是落叶杂草,池塘里的水泛着腐臭的味道。

进了院子,祁容音跟着苏晏之往后走,穿过长长的走廊,看过落败的庭院,终于在后院,听见了声音。

不断地求饶声,声音苍老,带着哭腔,就从这院子的后院传来。

祁容音悄悄的往有声音的地方走,手轻轻推开了后院的门,只透了一点的光芒,但是已经能看到了。

几十个眼瞎残废的老人跪在地上,求着他们前面拿着鞭子的人……

四周都是围着他们的人,在剥削他们身上仅有的钱。

“求你了,我们真的没有钱了。”

“废物!那就去求官家,宫中自有人给你们钱。”

拿着鞭子的人骂了一句之后,将老人踢到地上,仿佛还不解气,不断地踢着老人的后背。

祁容音目光一紧,往前一步想要动手,但是却被苏晏之拉住了手腕,“不劳烦了,我杀他们,你看着。”

苏晏之淡然的看着,然后弯下腰身捡起了一块石头,“用刀杀他们,脏了刀,对吗?”

苏晏之落着眼帘,声音已经冷了,他手里攥着石头,在祁容音没有开口之前就已经冲了进去。

苏晏之动手速度很快,石头在他手里飞出去的一瞬间,就打入了那些拿着鞭子的施暴者的脑子里。

连叫喊声都没有发出来,人就已经断了气。

被踢伤的或者是残疾的老人都没有站起来,还保持着跪着的姿势,四周那些围着的人就已经全都气绝了。

祁容音站在一旁,就这么看着,推开门之后满是血腥的味道,那些老人在看到苏晏之的时候,都顿住了。

大多数的人,泪眼婆娑的跪下。

“陛下,陛下万恩。老臣……谢陛下。”

苏晏之只是平静点头,“嗯,先起身吧。还请诸位在此小院多住几日。陪着演一出戏。”

祁容音惊住了,这些人竟然都认识苏晏之?

没想到苏晏之在北国消失了这么多年,顾璟旭统领安定了四国这么多年,依然有人记得苏晏之。

苏晏之一挥衣袖,就准备走。

“陛下!”

身后,那些老人慢慢走到了一起,他们用共同期盼的目光看向苏晏之。仿佛在等着苏晏之回头。

苏晏之脚步停顿下来,“盛世之下,愿各位长者安享晚年。晏之,祝别。”

苏晏之回身,向那些人弯下腰身,行礼道别,不是作为帝王,而是作为晚辈:“此前是晏之顾虑不周,令诸位受苦,此后不会再有了。”

“陛下,言重,臣等恭送!”

随着苏晏之的弯腰,那些老者,哪怕是残破周身,也慢慢的跪下,他们跪在地上,以最高的礼,送苏晏之离开。

走出院落,苏晏之身上还拖着血。

“你还要去哪?杀他们是为何?”

祁容音慢慢走过去,拉了一下苏晏之的衣袖,靠在苏晏之的耳侧,“还有,那些老者,他们是谁?”

“残兵,老兵,有一些是他们的儿女为国捐躯,无人赡养者。”

苏晏之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血,他手上的血还没有擦干,“璟旭称帝之后,对老弱病残者皆有钱财相助,但却被恶人利用。”

“抢这些老弱无助者的钱,是最简单的,不是吗?”

苏晏之回答祁容音的话的时候,声音略显愤怒,“此前,收到暗卫消息时,有些人已经被逼迫自绝了。”

“璟旭陛下不知道?”

他不相信顾璟旭没有调查过。

“知道,此前都是璟旭处理的。官家抓了一些人,放了一些人。”

“凡有利可图,便有恶人利用之,斩草得除根。”

苏晏之靠在了墙边,吹着冰凉的风,“璟旭不治他们死罪,为留活路。”

“但该死的人,就该死!欺老者,兵者,当入地狱无间,死不足惜。”

祁容音在旁边听的心惊肉跳,敢情顾璟旭不准杀的人,苏晏之这次全杀了。

完了,他已经感觉到心凉了。

(https://www.xxbooktxt.net/27047_27047385/35972260.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