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历史小说 > 潜风唐 > 第274章 将盗行

冯四狗在平羌江周边布置了一哨人马,用来保护太子李承乾。
  因为李承乾竟然在江边找到了一处幽静之地,静静的看着这在水面飘舞的仙子。
  虽然,李承乾这样的举动,有着一定风险,但冯四狗这家伙,对自己手下的人有信心。
  从几个不同防线都布置了神箭手,只要周围有异动,绝对会在第一时间被射杀。
  李承乾端坐在一块大青石上,如凡人见到飞舞的精灵一般,注视着凉小凉。
  而凉小凉却一直保持那小嘴角,洋溢着神秘的微笑,依然以轻功在水面上,展示着自己优美的舞姿。
  这跟她之前的小山贼打扮,反差很大,。
  如果她自己不说的话,量谁也猜不到这装束动作、散发气质、所在意境完全不搭的两个女子,竟然是一个人。
  凉小凉又飞舞了一阵,随后,她直接真像落了凡尘的仙子一般,轻轻的如羽毛一样,走到李承乾的身边。
  冯四狗本想上前阻拦,但他看到李承乾的眼角,露出凌厉之色,直接让他退下了。
  凉小凉轻轻的坐在李承乾身边,两人相隔只有一臂距离。
  他们彼此都没再去看对方,李承乾的表情很不自然,。
  虽然,大唐国风开放,但一直在这江边注视一位女子,也不是太好的行为,总之是稍显失礼。
  可凉小凉本人,却像没有在意这些一样,与李承乾同样继续看着这江水缓缓的流动。
  突然,凉小凉转头问道:“这位公子方才一直注视小女子,就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之处吗?”
  李承乾一时间被问得语塞了,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
  而凉小凉继续问道:“公子可是喜欢小女子吗?”
  说着,凉小凉那既幽静又清澈如湖水般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李承乾。
  没等李承乾来回答,凉小凉用白净的小脚丫,不断的拍打着江水。
  肩膀有节奏一晃一晃的,好像又不想那么快知道答案。
  那如瀑布般的青丝,甩在背后,吹弹可破的肌肤,梦幻一样的娇艳脸庞,好像真的不食人间烟火似的。
  李承乾感觉自己的心,仿佛在躁动着,嗓子有些发干,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脸红得发烫。
  他轻轻的问道:“姑娘可否告知芳名,称呼起来也方便一些。
  如若太过冒昧的话,那就当我没说。”
  凉小凉却只是微笑的看向前方,嘴角上扬的说道:“凉小凉。”
  李承乾没想到这女子,真的说出自己的名字,他腼腆的说道:“我叫李高明,来自长安。
  听姑娘口音,是剑南道人士吧,在此处可是修行吗?
  我看姑娘的武学造诣很高,宛如仙子一般。”
  而凉小凉没有接下句,而是轻声唱起了曲子:“劫过九重城关,我座下马正酣。
  看那轻飘飘的衣摆  ,趁擦肩把裙掀。
  踏遍三江六岸,借刀光做船帆。
  任露水浸透了短衫,大盗睥睨四野。
  枕风宿雪多年,我与虎谋早餐。
  拎着钓叟的鱼弦,问卧龙几两钱。
  蜀中大雨连绵,关外横尸遍野。
  你的笑像一条恶犬,撞乱了我心弦。
  谈花饮月赋闲,这春宵艳阳天。
  待到梦醒时分睁眼,铁甲寒意凛冽。
  夙愿只隔一箭,故乡近似天边。
  不知何人浅唱弄弦,我彷徨不可前。
  枕风宿雪多年,我与虎谋早餐。
  拎着钓叟的鱼弦  ,问卧龙几两钱。
  蜀中大雨连绵,关外横尸遍野。
  你的笑像一条恶犬,撞乱我心弦。
  烽烟万里如衔,掷群雄下酒宴。
  谢绝策勋十二转  ,想为你窃玉簪。
  入巷间吃汤面,笑看窗边飞雪。
  取腰间明珠弹山雀,立枇杷于庭前。
  入巷间吃汤面,笑看窗边飞雪。
  取腰间明珠弹山雀,立枇杷于庭前。”
  凉小凉唱完,直接飞身而去,那飘逸身姿,飞舞在空中,如仙如梦。
  她突然转头对李承乾喊道:“你就像那恶犬,害得我都没打劫到粮食,我还真是与虎谋早餐了,哼。”
  而李承乾愣在当场,猛然间好像把之前的事,联系到一起了,没想到是她?怎么会她呢?
  这完全不是一个人嘛,一个如灵仙落凡尘,另一个就是个野蛮的小山贼嘛。
  而远处却飘来声音道:“李高明,我记住你了,你也记住,我叫凉小凉,我们有缘再见吧。”
  冯四狗立刻赶到李承乾身边,憨憨的小声说道:“太子殿下,可要将那女子擒下?
  她竟然如此羞辱殿下您,真是胆大包天了。”
  李承乾苦笑道:“随她去吧,真没想到,她竟然追到此处来了,还真是…孽缘?
  唉,不过她确实很有意思,凉小凉,这名字,我记住了。
  冯四狗,我们回去吧。在此停留一日,我们该转到去岭南了,我想去会会那冯盎。”
  说着,李承乾慢慢的走在前面,但嘴里却哼唱着方才学会的曲子。
  李承乾回到大营,直接进了自己的营帐,他对身边的护卫说,自己要静一静,好像有什么心事要想一样。

  而所有想来与他说话的勋贵子弟,都被挡了回去。
  为首的长孙冲,对营帐门口冯四狗,皱眉说道:“太子殿下可是见了什么人吗?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连我们都不见?”
  冯四狗支支吾吾的,说了半天,不过都是废话,故意隐瞒了关于凉小凉的部分。
  长孙冲看也问不个所以然来,索性就带着勋贵子弟们回去了。
  李承乾却枯坐在营帐里,好像丢了魂儿一般,时而傻笑,时而皱眉。
  他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他从来没对一个女子,如此上过心。
  他在皇宫之中,整天看到那些唯唯诺诺的宫人,其他都是皇族中人,真没想到,这民间竟然有如此特别的女子。
  另一边,郑杰儿带着冷无情出了荥阳,当然了,冷无情又恢复了那老者的模样。
  郑杰儿问道:“无情,你在江湖上多少年了啊?
  我看你的年纪也不小了,为何还跟随那李承爵奔波呢?
  难道你以前是隐太子身边的人吗?维护李承爵这样的人,真的值得吗?
  如果你没有他日刀剑加身的承受力,我还是劝你早早隐退了吧,江湖人,不要参与这朝堂纷争。
  更何况,还有士族和世家参与其中,任何腥风血雨,都不是你们江湖人,所能预见得到的。”
  冷无情摇头苦笑道:“那小公子为何只会劝人,而不自劝呢?
  也许您也能逃出这痛苦的轮回,士族和世家那么多男儿都不出头,老奴不知道小公子您,为何如此执着呢?”
  郑杰儿叹气道:“崔卢郑王,宿命如此,都是注定逃不出这修罗场的。
  就像河东柳沉壁,范阳卢琳琅,他们都是江湖人,也是世家子弟,不一样如此吗?
  大唐李家的江山,太过强大了,他们看不到,他们即使看到,也不敢去相信。
  我也只能成为这场闹剧的祭品而已,谁让我生在这郑家呢?
  如果有来世的话,我愿做一棵树,也不必再为他人奔波。”
  说着,郑杰儿纵马狂奔,冷无情紧紧跟随。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郑杰儿就犹如一团火似的,而他自己就像是殉葬的飞蛾。
  冷无情在心底里感叹,恩师曾经说的那句。:
  愿来世做一只能活一个夏天的小飞虫,喜欢宁静,留在树林,喜欢喧嚣,就去人间!
  草原都护府的正式命令,已经传达到了各地。
  圣旨里说,草原之上,建立安北大都护府,大都护由卫国公李靖亲自担任,不过,他的制所暂时还没有设立。
  大都护府下辖单于都护府在西面,都护为潞国公侯君集。
  居中为云中都护府,都护为英国公李绩。
  在东为燕然都护府,都护为鲁国公程知节。
  他们三人都受李靖的节制,而这里面最为奇怪就是,辽北地界竟然不受几方控制。
  因为程咬金本人,更是特意将席君买和苏烈的人马,布置在与李宽控制的地界边缘,与其接壤。
  太原府兵的三个折冲府都尉的人马,被李绩安排在程咬金制所的侧面,。
  也就是说,只要李宽那边有难,这几方人马,随时可在两天一夜的时间内,赶到李宽事先建立好的大城镇。
  李宽本人拿着这份军制布置文书,笑道:“程伯伯和李叔叔,还真是向着我啊,。
  真不知道侯君集看到这样的布置,会怎么想,。
  看来他只能独自去面对薛延陀的部族了,压力不是一般的小啊。
  不过,说来也奇怪,父皇为什么不将辽北,单立一个都护府呢?
  这样更便于管理啊,朝中那么多大将军,随便派来一个就好了。”
  而他身边的李恪却小声说道:“二哥,父皇是不是不想让其他人染指,我们在这里的人马啊?
  我们这边的配备过于复杂,拨野古三部、突厥部族、还有靺鞨部落,如果将我大唐兵马也算进去的话,四方在此。
  谁人有这份胆量和魄力啊,别忘了,我们的北面有室韦部落,南面还有高句丽人呢,真是够错综复杂的。
  父皇也许是怕打草惊蛇,我们也只是针对室韦做出了姿态,现在连靺鞨部落的统一也日渐明朗了。
  说不定哪天,我们就会对高句丽发起进攻了呢?”
  李宽侧目,看着李恪,问道:“三弟,你想去打仗吗?”
  李恪奇怪的反问道:“难道二哥没想去打仗吗?不对啊?你不是一直说,要收复高句丽在前朝侵占的领土吗?”
  李宽摇头道:“光是骑兵和步兵,我们还真没这把握。别忘了,此前突厥之战。
  虽然,我大唐胜利了,但那也是积攒了几年的国力,现在国库和各大粮仓,估计也空空如也。
  按我推算,起码要再等上几年,或者更久。
  水军一日不建立起来,形成战力的话,我们只是一条腿走路,战场侧面没有强有力的依托,难啊。”
  李恪皱眉道:“二哥,我们可是有新式火器的呀。

  前段时间,高句丽人与黑水靺鞨勾结。
  不也是让我们的新式火器,给打回去了吗?难道他们还有什么后招?”
  李宽看向南方,淡淡的说道:“高句丽,隋唐两朝的心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
  高句丽人悍不畏死,且其地形复杂,火器只能作为辅助之用。
  更何况,奇袭倒还可以,长久依靠火器,那耗费巨大。
  我大唐承受不起的,都说盛世来临,但在来临之前,我们还得隐忍一些时日。
  所以,这水军才是关键,巡航海岸线,不光是我大唐的海岸,还有敌方的海岸。
  如若让他们摸不准我们在何处进攻,那兵力必然会分散。
  到时候攻其任何一座城池,就会事半功倍。
  行了,我们收拾一下吧,估计差不多我们也要回长安了,这里一切都上了日程。
  我们空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了,而且,父皇也不希望我们在外太久,。
  别忘了,大哥不在长安,有些人可能会在这上面做文章。
  士族,世家,和一些不安分的勋贵,总是在暗中勾结的门阀,这些人才是心病的根源。”
  随后,兄弟俩又陷入了各自的沉思。
  与此同时,凉小凉独自一人登上了峨眉山,在一处山洞落脚。
  她看着山洞里雕刻的图文,叹气道:“唉,这武功竟然进入了瓶颈,还真没个人商量一下。
  这里提到的《麒麟血书》,到底是什么啊?
  真奇怪,说也不说清楚,看来在这里刻下图文的人,也只是空想,道家心法真能修炼到如此地步吗?
  哼,一个轻功就耗费我这么多年,这是不是神仙想让后人烦恼,故意说得那样虚无缥缈的啊。”
  随后,她一边嘟囔,一边发脾气踢着山洞里的碎石头,发泄着自己的愚笨和不满。
  另一边,冷明妍骑马到了苇泽关,看到这里竟然更名为娘子关。
  仔细一打听,竟然是那赵王李宽提议的,而且,还被皇帝李世民同意了。
  她呆呆的看着关城,又发现那巨大的石碑,好奇的她,想骑马上前,却被守卫的兵将责令,让其下马。
  观看石碑是可以的,但骑马上前,就是不敬。
  没办法,冷明妍只好翻身下马,走近一看,上面篆刻着大唐平阳公主的生平,和娘子关的由来。
  走到背面,上面也有着碑文,仔细一看,是宣扬讴歌为国征战的英雄的,而第一个名字叫长孙翔,碑文的落款是赵王李宽。
  她心想,这李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真是期待一见,难道真如传说中的一样,是位当世英雄不成?

(https://www.xxbooktxt.net/27619_27619777/36792727.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