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江山为谋:复仇女将军杀疯了 > 第三百九十一章 自作自受

出宫之后,黎木樨又回了黎府,与家人团聚一番,吃吃喝喝,到了深夜才与陆鹤羽回了侯府。
孟秉煜体恤黎木樨死里逃生,大手一挥让她修养七日,黎木樨虽然心中还挂念着许翌琛是否从幽冥使者嘴里撬出了什么有用的东西,但饭要一口一口吃,事得一件一件办,黎木樨也只能耐着性子先回府。
回了府上,府上众人是不知道黎木樨曾经经历了什么,只知道当初吕夜宁匆匆来了侯府求见陆鹤羽,而后陆鹤羽便与吕夜宁一同离开了,至于所为何事,没人知道。
但如今府上两位主子都回来了,府中下人自然十分高兴。
本还想叫人准备宵夜,陆鹤羽摆手道:“刚吃过了,别折腾了,都休息吧。”
众人见陆鹤羽和黎木樨也的确面露疲色,倒也都不忍心多打扰,便也领命下去。
而这时候,闻讯而来的花解语却是衣着单薄,身披轻纱迎了出来。
见花解语穿的这般清凉,陆鹤羽眉头一皱,背过身去不去看她。
黎木樨微微挑眉,有些好笑的看着花解语。
花解语也不在意陆鹤羽不看她,只十分高兴的拉住黎木樨道:“姐姐回来了,看姐姐这么疲惫,可是累着了?”
黎木樨看了陆鹤羽一眼,见这人依旧背对着花解语,轻笑了笑,问花解语:“花小姐不是向来都叫我夫人?怎么今日竟叫起了姐姐?莫不是……”
黎木樨意味深长的看了陆鹤羽一眼,又看向花解语。
花解语微微垂眸,却好似欲语还休的看向陆鹤羽的背影。
在黎府收拾过,陆鹤羽此时又恢复了往日气宇轩昂,玉树临风的模样,比先前黎木樨刚见到他时那副胡子拉碴,不修边幅的模样可是天差地别。
不过本来陆鹤羽找到黎木樨十分高兴,但一回府见到花解语,他便觉得脑仁儿疼。
此时他背对着花解语,以免看到花解语衣着清凉的模样,倒的确是正人君子模样。
可黎木樨偏就想逗逗他,一见花解语欲语还休的模样,当下道:“莫不是,花小姐想留在侯爷身边?”
花解语没想到黎木樨竟然问的这么直接,而且听语气,似乎是真心询问,没有半点吃醋生气的意思。
她本已经做好了黎木樨生气翻脸的准备,可黎木樨这般大度的模样,但是一下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黎木樨偏了偏头,装作以为花解语没明白自己意思的模样,十分“好心”的解释道:“我公务繁忙,侯爷身边也的确需要一个贴心人,温香软玉,红袖添香。”
花解语嘴角抽了抽,实在没想到黎木樨竟然是这个反应。
现在她倒是觉得,陆鹤羽和黎木樨当真是天生一对,一个不解风情,一个木人石心。
虽说花解语被黎木樨这不寻常理的做法弄得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反应。
但陆鹤羽太了解黎木樨了,一见她那双猫儿眼里闪烁的狡黠的光,就知道她又憋着坏水。
见黎木樨饶有兴趣的模样,陆鹤羽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们夫妻好不容易再次重逢,黎木樨愿意在这逗花解语玩儿,他可没那个闲心。
当下他侧身一弯腰,趁黎木樨不备直接把人横抱起来。
黎木樨吓了一跳,一双猫儿眼瞬间瞪得溜圆。
陆鹤羽见她吃惊的样子心中只觉得可爱,当下唇角也不由自主弯了弯,唇边那抹笑意压都压不住。
花解语也没想到陆鹤羽竟然会突然来这一下,在她眼里,陆鹤羽就是个不解风情的木头,这种突如其来的浪漫不可能出现在陆鹤羽身上。
不过陆鹤羽也的确没让花解语失望,抱着黎木樨目不斜视几乎把花解语当做空气一般路过,不过到底也算给她留了一分薄面,留下一句,“我们要回房了,花小姐早些休息。”
留下这句话,陆鹤羽抱着黎木樨扬长而去。
花解语瞪着陆鹤羽的背影,直到背影消失,她都没明白自己究竟哪一步出了差错,明明陆鹤羽在黎木樨面前解风情的很,怎么在她面前就成了个不解风情的榆木疙瘩?
被陆鹤羽一路抱回房,中途黎木樨几次想让陆鹤羽放下她,但都被陆鹤羽拒绝了。
黎木樨小声道:“让人看见!”
陆鹤羽脸不变色心不跳,“我们是夫妻,怕什么?”
黎木樨气道:“你怎么这么不要脸皮。”
陆鹤羽一脚把门踢开,而后回身带上门,可目光却一直看着怀里的黎木樨,“怎么叫不要脸皮?我这是振夫纲。”
心知是自己刚刚与花解语说的话惹恼了陆鹤羽,黎木樨担心他真生气。
她倒是不怕陆鹤羽生气,但她怕陆鹤羽一生气又要折腾的她一夜不能睡觉。
她毕竟身上还有伤,可经不起这般折腾。
当下,黎木樨乖乖的缩在陆鹤羽怀里,甚至没用陆鹤羽开口,便十分乖顺的锁上了门。
陆鹤羽看的心中好笑,也知道黎木樨心里在想什么。
但他也的确恼怒黎木樨总是开这样的玩笑,虽然知道黎木樨不过是逗他,但这总会让陆鹤羽有一种错觉,觉得就算他真的喜欢了别人,黎木樨也不会在意。
若是旁人可能会觉得自己夫人如此大度,高兴还来不及。
但陆鹤羽偏偏觉得,若是黎木樨当真那般大度,说明黎木樨心里根本没有他,若是心中有他,又如何愿意与旁人分享自己的夫君呢?
心中到底还是带着些恼意,故而黎木樨就算表现得如同小狸奴一般乖巧柔顺,但陆鹤羽还是眯了眯眼,眼中神色危险。
黎木樨只觉得自己这把怕是玩儿大了,当下顾不上其他,一个鲤鱼打挺便想从陆鹤羽怀中下来,但陆鹤羽太了解她了,早就防着她这一手,手腕一翻,在黎木樨落地的瞬间又把人拦腰抱住。
黎木樨不得不求饶道:“我太累了,身上还有伤,你别折腾我。”
陆鹤羽就算再饿,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折腾黎木樨,但他有心让黎木樨长长记性,便不肯松口的道:“你害我担惊受怕这么久,就不该给我些补偿?刚刚还乱说话污蔑我清白,这个账又怎么算?”

(https://www.xxbooktxt.net/63835_63835216/36792611.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