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大商监察使 > 第五百九十二章 道名元始,龙蛇齐聚

身为一位绝巅天骄,李庚也有着极高的智慧与悟性,不至于被人陷害了还一无所知。
  而且还有时光长河之上的证据,足够让人信服。
  倘若真的有人为了诬陷李庚,必然会在事前蒙蔽天机,提前让时光长河变得混浊,无法查探。
  这种事,在当年的瀚海屠城案中就曾经出现过。
  铁棠听罢,自是眉头紧锁。
  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李庚若真的是触犯了太一道的门规,那自己虽是他的亲朋,却也无法擅自插手他人门中事务。
  “没有一点异常么?”他不死心,追问了一句。
  李庚落寞地摇了摇头。
  “这个问题……其实我比你想得更多更远。”
  “这一两年我被关押在囚龙地,若非有青霞祖师庇护,连修炼都不得安生。
  闲暇之余。
  我也会反复询问自己,真的没有意外么?
  会不会是他人暗中出手?
  但真的没有。
  从道祖金身那里,我得到了足够多的感悟,那些感悟是许多人都无法教会我的。
  不可能会是其他人以神通道法迷惑我。
  而且。
  除非是掌教至尊与那么多太上长老联合起来算计我,否则他们又怎么可能看不出端倪?”
  铁棠听到这里,知道事情已经进了死胡同,不到真正揭晓的那一刻,无人能够知晓真相。
  也或许。
  如今呈现的事实,就是真正的真相!
  以李庚的身份地位,还轮不到太一掌教联合那么多太上长老一起算计。
  况且道祖金身地位这么高,就算是真的要陷害李庚,也不可能用这个做由头。
  “既然如此……那等我传道之后,亲自去一趟太一道,那时便知分晓。”
  李庚心中再度涌起一股感动:“铁兄……何至于此?”
  铁棠笑道:“难道我还能眼睁睁看着你老死在此不成?倘若真的是因为你的缘故……我也会想办法为你求情。
  以我如今的脸面,多少应该能够宽恕你一些年限。
  你且在此静候一段时间,等我消息便是!”
  “好,有铁兄此言,李某安敢不从?我虽身在囚笼,却也碰上了青霞祖师,他待我极好,也为我挡下了许多麻烦,无需为我担忧。”
  “如此,来日再会!”铁棠说罢,身影缓缓消失,眼前的七彩梦境也在飞速崩塌。
  片刻后。
  李庚缓缓睁开双眼,脚下一发力,却是空荡荡的,险些整个人坠入斩龙崖中。
  “刚刚……”
  “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的记忆很清晰,但却始终感觉有些不真实。
  此时身后传来了那苍老的声音。
  “厉害啊,囚龙地有锁龙大阵,有龙血浇灌,固若金汤,他竟然还能施展手段进来与你相会。
  啧啧……看来这段时间,他的实力已经精进到难以想象的地步了。”
  “老祖!”李庚赶忙起身施礼。
  老头小心翼翼地拨开眼前的一根头发:“他到底是怎么修炼的?左右也是无事,你将他的过往事迹,与我细细道来。”
  “铁兄过段时间会亲自登门,老祖也许有机会见到他。”
  “哦?那我之前所托……”
  “我与他说过了,他自无不可。”
  “好好好,此言大善,当赏你一功,说吧,你想学什么?”
  “弟子修成司命玄身,听闻远古有大司命一职,专司人之生死,不知老祖是否懂得这方面的术法?”
  “嗯,我想想,应当也有一些……”
  ……
  玄都城,七宝山。
  只是盏茶功夫,铁棠又重新睁开双眼,让所有人都感觉到天地一亮。
  公孙铭讪讪问道:“你已知晓?”
  铁棠点头:“我已尽知,不过刚刚却漏问了一句,想问问公孙师兄。”
  “但说无妨。”
  “太一道供奉的那位道祖……甚姓名谁?”
  公孙铭浑身抖了个激灵,知道铁棠是真的见到了李庚,知晓了事情经过。
  不禁为他的神通广大而感到一丝畏惧。
  这里距离太一道,何止十万八千里?
  如此遥远的距离……再加上囚龙地本身也是太一道的禁地,阵法、禁制无数。
  就这样。
  依旧没难倒铁棠。
  正虚道人听闻此言,肃然起敬,拱手朝天一礼:“道祖名讳,无人可知。
  我等只知道祖道号,想必道友也曾耳闻。”
  “哦?是哪一位先贤?”铁棠涌起好奇。
  正虚恭敬说道:“太一之先,是为元始!道祖留下的唯一名号,便是元始!”
  “又是元始……这不是虚构的人物么?莫非真有此人?为何从未听闻?”
  这番话铁棠只在心中默念,却没有当面说出。
  毕竟这位道祖,是太一道供奉、礼敬的存在,不好轻易冒犯。
  但这个元始道祖……铁棠是真的察觉不到一点蛛丝马迹。
  以他如今的眼界见识,什么样的无敌霸主没见过?
  远有大尊王,近有大商人皇,都是称霸世间无敌之人。

  尤其是大尊王。
  在亲眼见过那片浩瀚星空之后,铁棠不认为世间还有人能超越他。
  恐怕就算是神尊宫中,也找不到第二与大尊王并肩的存在。
  关键是。
  如同元始这般厉害的角色,铁棠却没有在过往的历史中听闻过多少。
  他一边与正虚、公孙铭谈道论法,一边旁敲侧击关于那位道祖的来历、生平。
  只可惜。
  哪怕是如同正虚这般的超脱至尊,对于道祖也是所知无几,只知道这是一代又一代传下来的金身,绝不会有错。
  约莫半个时辰后。
  铁棠也知晓了正虚等人的来意,的确是为了学习正统之法,而且不止太一道如此,其他门派,诸多势力,也都在敢来的路上。
  “嗯?”
  “我又有朋友来了。”
  铁棠脸上露出笑意,这次不等谢涿前来,他自己就已经架起祥云,飞出了七宝山,来到了玄都城外。
  那座遮天蔽日的万华功德莲已经被应柔瑾收起,佛门一众门徒都在虚空等候。
  谢涿感应到身后气机,干脆也不废话,直接等铁棠到来。
  “谢府主,这都是我至交,没有问题。”
  “你都亲自过来了,有问题也是找你。”谢涿哈哈一笑,带着手下官员径直离去。
  佛门中走出一位八臂明王,双手合十,神色诚恳:“阿弥陀佛,贫僧拜见未来!”
  “明王无需多礼,上次灵山一会,没想到今日还能在此重逢。”
  这次领衔大雷音寺前来的主事者,正是五大明王之首,不动尊,不动明王。
  “听闻正统传道,我佛如来降下法旨,让我等前来参悟,还请铁施主多多包涵。”
  “此乃小事,明王可带领众僧先行一步,去往玄都七宝山,我与故友相叙一二,稍候即至。”
  不动明王知道天问等人还在身后,点了点头,又道了一声佛号,便带着上千僧众,先行一步。
  自家长辈走了以后,天问就没有那么多拘束了,大大咧咧跑了过来,用还沾着肥油的手,一巴掌拍在了铁棠肩膀。
  “牛!”
  “我光是在门中听你的传闻,都听到两股战战,几欲先逃,那些传闻是真的还是假的?”
  铁棠无奈地看着那个油光蹭亮的手掌,在自己肩膀偷偷抹了一抹。
  “大和尚,你啊你,修炼就不好好修炼,还在贪图这些人间美食。”
  “你懂什么,我这叫化悲愤为食欲,不吃饱一点,怎么给师兄报仇?”
  一提起死去的天弘,铁棠也叹息一声,拍了拍天问:“放心,等天弘大师真正转世,我能找到他。”
  天问默默颔首,没有表现出悲伤:“你的手段,我自是信得过的。”
  “铁大人!”
  这时应柔瑾搀着默不作声的柳香香,一同来到身前,温柔地道了一声好。
  铁棠展露笑颜:“应姑娘,上次一战,没有伤到哪里吧?”
  “我无碍,大人无需担忧。”
  “那你呢?”铁棠看着有些怪异的柳香香,伸手像往日一样,想要摸一摸她的头发。
  可这一次。
  却被她侧身躲开了。
  “大哥哥,我师尊死了么?”柳香香抬起头颅,泛红的眼眶噙满泪水。
  铁棠默然。
  明白了此种缘由。
  必是自己之前恭请窍穴之道退避,让世人有所感知,而身为十绝霸体的传承者,柳香香与铁棠一样,都是大尊王亲授。
  她感受到的自然更多,也能猜到一些真相。
  “香香,虽然我拜师大尊王没有答应,不过我一直也把他当作是我师傅。
  你问师傅死了没有……
  这个问题,我无法答你。
  因为我也不知道。
  据我目前所知来看,师尊极其强大,是那种你我都无法想象的强大。
  他不应该那么容易死去。
  但在之前。
  曾经有人告诉我,并且展现了一部分证据,证明师傅他……可能真的已经死了。”
  柳香香半信半疑,她比其他人知道的更多,自然联想到的事情也会更多。
  “师尊的窍穴之道,乃是当世正统,是为现在,铁棠你是未来正统,若要成为现在,则必须取而代之!
  如今你已将大道广传天下……说明师尊的窍穴之道,已经彻底退去。
  是你做得么?”
  听到柳香香直呼姓名,天问、应柔瑾都是大吃一惊,而且二人的对话,也让他们细思极恐。
  铁棠并没有动怒。
  只因类似的疑问,他也曾对大尊王发出过。
  燧人氏的时代,大尊王是如何成为现在的?
  至今没有答案。
  铁棠摊开手掌,演化星空寰宇,演化了自己与少司命的大道,用另一只手指向掌心。
  “看!”
  “这两条道,便是我与另一位被称为少司命的正统大道,香香你猜猜……师尊的大道在何处?”
  柳香香以及天问、应柔瑾,都目不转睛地看着那片绚丽的星空,两条大道如同玉龙横贯其中,美仑美央,也分外强大。

  只不过。
  任凭他们如何查看,都无法在掌心中找到第三条大道。
  少顷。
  柳香香有些疑惑道:“你的意思是……师尊的大道,在你出现之前,就已经消失了?
  可……
  不对啊,我分明感应到是半个多月前才消失,你在骗我!”
  她有些生气,圆圆的脸蛋鼓起婴儿肥,显然是认为铁棠变坏了。
  “唉~”
  “也不怪你们,就连我第一次看到都不知,我掌心这片星空寰宇,除了那两条大道之外。
  其余……
  都是师尊的大道!
  他的强大,岂是你我可以想象?”
  “什么?”天问惊到嘴巴可以塞下鸡蛋,完全不敢相信耳中听到的事实。
  柳香香与应柔瑾都是无比震撼,铁棠与另一人的大道已经璀璨如龙,可若要与那整片星空寰宇比肩,差了何止一点半点?
  “师尊的大道若是不避退,天地间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强行让它退去,天道也不行,我更没有这个本事。
  香香,你高看我了!”铁棠苦笑,将误会彻底说清。
  到了这时。
  柳香香也知道自己之前误解了铁棠,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但她打开心结之后,又逐渐恢复了之前开朗的性格,吐了吐舌头,说了声抱歉,就躲到了应柔瑾身后,不敢直视铁棠目光。
  天问像是想到了什么:“如此看来,传闻说你杀了神尊宫一位超脱至尊,也是真的?”
  “不错,我当日燃烧了人皇留下的三成人族大运,将修为推到了仙皇境巅峰,还在时光长河借助了伟力,方才堪堪做到。
  如今你要我再来一遍,却是很难了。”
  天问、应柔瑾、柳香香都是机智敏锐之人,瞬间捕捉到了铁棠话语中的含义。
  他只说了很难,却没说不可以,那岂不是说……
  这个念头在三人脑海浮现,俱都感到可怕,看向铁棠的目光也多少有了一丝变化。
  “想什么呢?”铁棠打了个响指,无奈说道:“我不会变,走,进去再说!”
  “也是,你再怎么变,到我这也还是铁头!”天问嘻嘻哈哈,插科打诨几句,很快便将三人刚刚升起的那丝陌生感驱除。
  “老王,小岐这段时间可没少念叨你,这会他们都等不及了。”
  “老王不行,整天鼓动那些死玩意,还得是比岐,他和沈姑娘生小孩没有?”
  “你一个出家人,问这些干嘛?”
  “你管我,是我出家,又不是比岐出家。”
  ……
  一行人絮絮叨叨,离开了玄都城外,进入了七宝山中。
  待他们离去之后。
  在城外八百里的深山密林中,迎来了一批鬼鬼祟祟的人。
  “铁棠太强了,哪怕隔了那么远,我光是察觉到他的气息都在发抖,不敢想象,若是正面与他对上,恐怕我没有出手的勇气。”
  “青鹤长老,有这么夸张么?好歹你也是一位仙神霸主,在他面前连出手都做不到?”
  一身行商打扮的青鹤,挑着一担货物,转头呵斥身后的教众:“你懂个屁。
  你要是有我这份感应,只怕当场就要尿裤,还谈什么出手?
  你们啊~
  已经弱到连他有多强都无法知晓了。”
  几人的细密话语,一丝不漏地钻入到一位红裙女子的耳中。
  她越听越不是滋味,脸色煞白无比,目光无神地看向远处的玄都城。
  那座巍峨城池,此时在她眼中,与鬼门关无异。
  “师尊……”
  “我若死了,便不再欠你什么。”
  “来世,愿你我永不相见!”

(https://www.xxbooktxt.net/67836_67836002/36002325.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