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毒修 > 579.第579章 舌灿莲花

灵音寺。

    仿佛一切都没有变化。

    这座寺庙是由凡人主持,庙宇之中没有任何修行的僧人,只有贩卖香火的和尚。

    庙宇内部隐藏了一个邪派灵阴派。。

    这家门派最高修为者不过金丹期,这在浩瀚的仙界中,仅仅只能一家不入流的小门派。

    大雄宝殿内,李水道静坐其中,双目微闭,口中低声念诵,为灵阴派的修士超度。

    不久,青冥、紫烟、墨裳三女归来。她们的脸上洋溢着桃花般的笑容,气息红润,美眸之中更是隐含春水,显然是在灵阴派大有收获。

    然而,就在此时,青冥却突然开口:“师尊,我们想回去闭关修炼一段时间。”

    当力量耗尽,他化作了一具干尸,静静地躺在地上。

    李水道微微摇头,眼神中满是失望:“你犯了嗔念!戒空大师。佛门讲究的是心无挂碍,你却因一己私欲而迷失了本心。”

    李水道微微颔首,目光如炬地直视着戒空老僧,他声音洪亮地说道:“戒空,你口口声声说佛门慈悲为怀,但你的行为却与慈悲背道而驰。为了个人的修为,不顾众生的死活,这难道就是佛门的真谛吗?我告诉你,真正的佛门修行,是要用我们的力量去服务天下苍生!”

    李水道双手合十,眼中却闪烁着坚定的光芒,他平静地反驳道:“戒空,你为何总是如此偏激?我所言非虚,你为何不能静心聆听?”

    “冥顽不灵。”李水道一声长叹,满脸慈悲。

    三阶后期的灵兽“石灵兽”。

    “回禀师尊,已经办妥。”青冥率先回答,声音中透露出一丝兴奋。

    此时,一个童子正在石板旁忙碌着。他身着青衣,面容稚嫩,却透露出一种与年龄不符的沉稳。他手持水桶,正在从旁边的井中打水。水声叮咚作响,与竹林的沙沙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首动听的交响曲。

    空间波动一闪,一头巨大的穿山甲出现在这个山谷之中。

    戒空虽然强大,但面对如此密集的攻击,也逐渐显露出疲态。他不断地砸碎莲花,但更多的莲花却如同潮水般涌来。他的动作逐渐变得迟缓,金光也开始黯淡下来。

    他一个炼气期的小和尚,必然会殃及鱼池,碎尸万段。

    戒空老僧怒目圆睁:“好你个法海!你竟敢污蔑我佛门先辈,企图窃取他们的金身法体,还说得如此冠冕堂皇!你真是无耻之尤!”

    青冥闻言,心中豁然开朗,他深深一礼,道:“多谢师尊指点迷津,弟子定当谨记在心,努力修炼,不负师尊期望。”

    “灵阴派已除,没有留下一个活口。”紫烟补充道。

    只见戒空老僧缓缓起身,转过身来看向两人,他虽然形容枯槁,但是双目却炯炯有神,闪烁着锐利的光芒:“你是何人?因何而来?”

    他袖袍一挥,顿时,无数朵佛门金莲凭空而生,它们闪耀着金色的光芒,宛如流星划破夜空,呼啸着向戒空砸去。

    终于,在最后一波攻击中,戒空的法力耗尽。他的身体开始干瘪,如同被抽干了水分的枯木。

    李水道闻言,淡淡一笑道:“我虽然不是秘行尊者,但我也是佛门修士。今日前来,并无恶意。”

    童子领着李水穿过茂密的竹林,来到了深山中一个狭窄而幽深的洞穴前。洞穴口布满了青苔,显得年代久远。两人进入洞穴,沿着蜿蜒曲折的通道前行,不久便见到了一个面壁而坐的老僧。

    “我师傅……”童子顿时生出几分警惕,一脸狐疑的看着李水道。

    李水道也很有默契,他双手合十开始文斗,只听他声音平静的说道:“戒空,你虽执迷不悟,但我仍希望你能回头是岸。”

    李水道见状,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但随即他的面色便恢复了平静。

    “戒空,你为何如此冥顽不灵,执迷不悟?”李水道长叹一声,声音中充满了无奈与失望。

    戒空老僧面色骤变,眼中闪过一丝惊愕,他厉声喝道:“你……你竟敢如此诋毁我佛门先辈!你究竟有何居心?”

    戒空冷笑一声道:“哼!你既然不是秘行僧,又非我般若岩弟子,却擅自闯入此地,定是来者不善,图谋不轨!”

    李水道微微摇头,长叹一声:“戒空,你为何总是如此执迷不悟?你可知,所谓的‘佛门金身,肉身成圣’,不过是一种对力量的贪婪追求。你所守护的那些所谓佛门高僧为了证得菩提果位,不顾众生死活,浪费大量灵材,把自己封印入缸中,这难道就是佛门的修行之道吗?”

    只要把战斗的节奏拉入到了拼消耗的过程中,李水道就稳操胜券。

    话至此处,已经没有必要再装下去了,李水道面如寒铁,双眸透出一丝锐芒,他不再掩饰,直接问道:“你既然守在此地,想必那‘缸’也定在此地。”

    戒空眼中却闪过一丝不屑。他身上闪耀着金光,那是他修炼佛门秘法所凝聚的金身,坚不可摧。面对那如流星般砸来的金莲,他毫无惧色,每一拳、每一脚都刚劲有力,仿佛要将这天地都撕裂。那些金莲在他的攻击下纷纷破碎,化作金色的光点消散在空中。

    童子见状,好奇地走上前去。他向僧人行礼后,问道:“这位大师,您是从何而来?为何会来到这般若岩?”

    火焰中,一颗舍利缓缓浮现。这颗舍利的品质极为低劣,远远不如戒空展露出的修为。

    闻言李水道摇了摇头,目光如炬:“错了!筑基无悔,并非让你们一成不变。这世间功法都是修士所创,你们原本修炼的《心海明灯诀》虽然适合我等,但归根到底只是一部普通的功法,之所以能够结成上品金丹完全是依靠你们阴影之力的大幅消退,况且这部功法最多只能让你们修炼到元婴境。若要更进一步,就必须自己开创道路,否则永远只能亦步亦趋,无法超越前人。你们必须要能够深刻理解《心海明灯诀》的精髓,并融合各家之长,在此基础上推陈出新,才能真正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通天大道。”

    突然间,戒空身上原本微弱的法力波动如同被狂风掀起的波涛,汹涌澎湃。他那原本如同枯木般的身躯,此刻仿佛被注入了无尽的生机,修为更是如同火箭般直线飙升,转眼间便达到了元婴后期的境界。

    老僧戒空听后,脸上掠过一抹阴云,厉声喝道:“你究竟想如何?我绝不允许你打扰我佛门前辈清修。”

    “师傅,有位尊者大师想要见你,他拥有您一样的令牌。”童子十分恭敬的说道。

    戒空乃是秘行尊者,他所修功法除了能够遮掩生机之外,更加能够遮掩修为,想必元婴后期的修为才是他的真实修为。

    李水道微微一笑,从怀中摸出一块古朴的铁牌,其上刻着佛文古篆“秘行尊者”。这铁牌在阳光的映照下,散发出淡淡的金光,仿佛蕴含着某种神秘的力量。

    道心不坚,数百年的修为皆为虚妄。

    接着童子向李水道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师傅,戒空大师。”

    就在童子忙碌之际,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这是一个流浪的僧人,他身穿黄色的僧袍,身材伟岸,体态修长。他的容貌冷峻,双眼深邃,与那些慈眉善目的僧人完全是两个极端。他步履从容地走向童子,目光在四周扫视,似乎在寻找着什么。

    戒空老僧一时语塞,脸色涨得通红,他愤怒地吼道:“你休要胡言乱语!我佛门修行,自然是要追求菩提正果!你却在这里大放厥词,玷污我佛门的名誉!”

    戒空老僧面色一僵,他怒视着李水道,声音低沉而阴森地说道:“你……你竟敢如此侮辱我佛门先辈!你可知,我佛门先辈为了修行付出了多少努力和牺牲?他们的金身法体,是他们一生的心血和修为的结晶,你竟敢妄言抢夺?”

    李水道摇头叹息,舌灿莲花:“戒空,你错了。佛法的真谛在于内心的觉悟和慈悲,而非外在的力量,更不是什么菩提果位!我们修炼佛门功法,是为了普度众生,解脱一切苦难。绝不是为了自己证得菩提正果,而忽视了众生的需求,此与我门教义背道而驰。再者,坐缸修行,有伤天和,明明寿元已经耗尽,却还要把自己封在缸里,这与炼尸无异,更与我佛慈悲为怀、节俭生活的理念相悖。我们应该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如何更好地服务众生,如何更深入地理解佛法,而不是追求个人的菩提果位。”

    小院内有一片开阔的空地,空地中央有一块石板。这块石板不大,上面刻着“般若岩”三个大字,字迹苍劲有力,气势恢宏。石板周围长满了青苔,显得古老而神秘。

    童子眼中闪过一丝惊异,小心翼翼地问道:“这铁牌……当真是你的吗?”

    戒空目光如炬,瞥向一旁的小和尚慧宝,语气凝重地嘱咐道:“慧宝,你速速离开此地,越远越好。我与这位法海大师之间的较量,非你所能参与。”

    李水道轻轻一挥手。顿时,戒空的干尸便燃起了熊熊火焰。

    僧人抬起头,目光深邃地看着童子。他微微颔首,淡淡地说道:“贫僧特来拜访你的师傅。”

    当他的目光落在石板上的“般若岩”三个字时,他停下了脚步。

    李水道再次挥动衣袖,这一次,海量的莲花凭空而生,比之前的攻击更为密集、更为强大。莲花在空中翻飞、旋转,仿佛将整个山谷都淹没在了一片金色的海洋中。

    李水道点了点头,随即他手掌轻轻贴在铁牌之上,注入法力。顿时,铁牌发出了一阵低沉而悠扬的佛文秘音,宛如天籁之音,回荡在般若岩的每一个角落。

    这石灵兽体型庞大,全身却散发着坚硬如石的气息。

    李水道双手合十,一脸慈悲的说道:“我是为佛门正道而战。戒空,你误入歧途,我今日必须将你唤醒。”言罢,李水道周身涌起一股浩然正气,金光闪耀,仿佛佛光普照,令人心生敬畏。他微微闭眼,似在默念经文,为即将到来的较量做最后的准备。

    ……

    李水道轻叹一声,戒空入了魔障,道心受损所致。这颗低劣的舍利便是他入魔的明证。

    院落有些破旧,四周被茂密的竹林所环绕,竹叶翠绿欲滴,随风摇曳,发出沙沙的声响。阳光透过竹叶的缝隙,洒在地面上,形成班驳的光影。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竹香,令人心旷神怡。

    童子听后,顿时双手合十,高宣佛号,脸上满是虔诚之色。他深深地看了李水道一眼,然后郑重地说道:“尊者前辈,请随我来。”

    青冥等人点头如捣蒜,肃然道:“弟子自然知道,主修功法我们自然不会改变,弟子只是辅修。”

    “多谢师傅。”慧宝告辞师尊,转身便如飞箭般逃离了现场。

    “法海!”戒空的声音低沉而有力:“你开口闭口都是为天下苍生的大道理,是不是欺辱我修为浅薄,只有金丹之境?”

    李水道上前一步,拱手施礼道:“我是法海,特来拜访。”

    青冥双手合十,恭敬地回答道:“回禀师尊,此次我们深入秘境行动,收获颇丰。不仅得到了诸多珍贵的修炼资源,更在偶然间获得了一本佛门功法。弟子们深感其中奥秘无穷,因此欲闭关参悟,以期能够有所领悟。”

    李水道轻叹一声:“生老病死,轮回不息,此乃天道。你们却以邪门歪道,逆天改命,却自诩为佛门正统,真是可笑至极。今日,我法海便要清理门户,还世间一个朗朗乾坤。”

    戒空闻言,脸色骤变,怒喝道:“你竟敢如此污蔑我佛门圣法!肉身成圣,永世轮回,岂是你这等浅薄之辈所能理解?况且你口口声声说天道,天道是道门修士讲的,你既然以佛门修士自居,怎么能够开口闭口讲天道,是谁为你剃度的!?”

    李水道微微一笑:“戒空,你错了。我并非要抢夺佛门先辈的金身法体,而是要将它们用于正道之上。这些金身法体,乃是用大量灵材和高僧的法体所炼制而成,若是浪费了,岂不是暴殄天物?我会将它们炼制成法宝,用来普度众生,造福天下苍生。”

    在苍茫的山脉深处,隐藏着一处不起眼的院落。

    这老僧形若枯槁,皮肤干瘪,仿佛一具风干的尸体。

    墨裳则只是微微点头,没有多言。但她的眼神中同样透露出满足和喜悦。

    “很好。”李水道满意地点点头,“去般若岩吧,你们不要靠得太近。”

    戒空冷哼一声:“法海!我等佛门修士,寿元耗尽,自封缸中,肉身成圣,借此体悟生死轮回,又何尝不能证得菩提正果呢?”

    童子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他深知两位高僧一旦斗法,必定是惊天动地的场面。

    老僧戒空眉头一皱,细细打量了李水道一番,然后摇头道:“秘行僧修炼的都是收敛生机的法门,你练的明显不是,你根本就不是秘行僧。”

    李水道沉吟片刻,然后缓缓道:“你们可知,筑基无悔,一旦选定主修功法,便不可更改。”

    区区一个元婴期修士,又如何经得起五阶虚境的碾压。

    李水道微微一怔,随即笑道:“哦?你们为何突然有此想法?”

    戒空深吸一口气,强行压下心中的怒火,冷声道:“好!既然你是为了‘佛门圣体’而来,那么今日的便是不死不休之局。”

    “事情办妥了吗?”李水道缓缓睁开眼睛,望向三女。

    “挖掘这里,将这山谷中所有的缸都给我找出来。”李水道淡淡地下达命令。

    石灵兽闻言,立刻低下头颅,开始用坚硬的爪子挖掘山谷。

    (本章完)

(https://www.xxbooktxt.net/70228_70228678/36792423.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