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模拟器:我看谁敢坑我 > 216、大结局

  一大妈几位伤心,尽管她有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但仍旧视易大山为己出,与之前一样疼爱着他。

  相比于易大山如常的脸色,易中海的脸色就难看了许多。

  “大山啊,你……感觉怎么样?”易中海试探性的询问,他心里还抱有一丝期望,说不定这孩子只是回光返照?

  易大山高兴说:“我感觉已经全好了,爹,这里的医生真厉害。”

  易中海:“……”

  “全好就好。”一大妈心里的大石头终于得以落地,“好孩子,你跟妈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妈听说你被蛇咬了之后都快要吓死了。”

  易大山点点头正要与她说,易中海打断说:“孩子刚刚被蛇咬了,现在身体虚弱着呢,等他好好歇一觉,回去了,再让他仔细的讲一讲行吗?”

  听了这话,一大妈看向易大山,“儿子看你的想法。”

  易大山道:“我现在身体已经好了,精神头足着呢,不需要休息,那我就现在跟你们说一说吧。”

  易中海不好阻拦,只能提前思索着辩解的借口。

  易大山缓缓开口道:“今天下午我放了学往家走,走着走着,突然感觉脚裸一痛,低头一看是两个血窟窿,咬我的那条蛇嗖一下就钻草里去了,我都没看清,然后我就坐在地上,脚麻了走不了路。”

  “我就哭,哭了一会儿我爹来了,他起先说要背我去医院,可他没走两步就腰疼得受不了,说让我在这里等一会儿,他回去叫人来帮忙。”

  “我坐在原地等了很长时间,就是不见爹回来找我,我担心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想自己回去看一看,可是我那时候腿已经麻了,头也疼,根本站不起来,更走不了路,所以我就待在原地,然后就看见了李叔叔,他用自行车把我送来了医院,到了医院我的腿脚就恢复了知觉,头也不疼了。”

  “爹,你怎么回去找人找了那么久也没回来?”

  易大山天真无邪的看着易中海,让他羞愧难当。

  李卫国、傻柱、一大妈都看向他。

  尤其是一大妈,她的表情从心疼到震惊,一脸的不可思议,她气急败坏地锤了一下易中海的肩膀:“老东西,你当时怎么没回去啊?咱儿子被毒蛇咬了,危在旦夕,你怎么还跟个没事人似的坐在屋里喝茶呀?!”

  易中海懊悔的一拍大腿,“哎呀,我回家的时候摔了一跤,磕到脑袋了,可能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孩儿他妈,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被那么一摔给摔糊涂了啊!”

  “儿子,爹对不起你啊。”

  “李卫国,我多谢你了,要不是你大山他可能就没了哇。”

  易中海演的跟真的一样,声泪俱下,一把鼻涕一把泪,自己扇自己大嘴巴子。

  一大妈听了他的诉苦依然不饶,“你个老东西,你差点就把孩子坑死了啊!”

  “是我不对,都是我的错!”易中海低垂着头,抹着眼泪任由一大妈打骂出气。

  傻柱也埋怨道:“一大爷您也真是的,走个路还能摔着,太不小心了吧?”

  李卫国突然开口道:“一大爷,您摔到头了?”

  易中海叹气道:“是啊,要不是摔懵了,我怎么会忘了这么重要的事呢!”

  “您都摔到头了,而且还摔懵了,肯定摔得不轻呀,一大爷,我劝您赶紧的找医生检查检查,万一落下什么病根,没法工作,你们一家老小靠谁养活啊?”李卫国劝说道。

  易中海摆摆手,“我没事没事,用不着花那个冤枉钱。”

  李卫国继续劝说道:“这可不行,脑袋这块不比其他地方,磕着碰着得重视,我认识一个吴老二,他就是因为摔了脑袋,中风了,连照顾自己都做不到,更不用说挣钱了,吴老二你不认识,那贾张氏你总熟悉了吧?她也是因为摔倒了磕到了脑袋,才中风瘫痪的,一大妈,你劝劝我大爷,让他去找个医生检查检查,毕竟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

  李卫国说完后借口上厕所走开了。

  一大妈点点头:“李卫国说得对,老头子,走,跟我去看医生。”

  “诶诶诶不用了,不用了。”

  易中海拒绝道,他根本没磕着碰着,见了医生肯定就露馅了,现在好不容易将易大山这点事儿糊弄过去,再来就真的解释不清了。

  一大妈生气道:“死老头子,你倔什么啊?不就是让医生检查检查吗,你怕啥啊?”

  易中海执拗道:“不行,看医生多费钱啊,而且我已经没事了,就不浪费这个钱了,留着这个钱给大山买件衣服或者买点肉吃,这多好啊。”

  易大山哭着摇摇头:“爹,我不要穿新衣服,我不要吃肉,我求求你了,你去看医生吧,我不像你中风瘫痪,爹……”

  一大妈更加生气了:“死老头子,你看咱儿子多懂事啊,你就不能听听劝,去看看医生?人家又不是什么妖魔鬼怪,吃不了你!!”

  易中海执意不去看医生,“你们别劝了,反正我是不会花这个冤枉钱的。”

  傻柱也跟着劝道:“一大爷,您怎么想的啊?让医生给你看看,只要你脑袋好好地,就花不了几个钱,可是如果脑袋真的磕坏了,落下点什么后遗症,咱们早发现早治疗啊,真等到严重了,您后悔都来不及。”

  一大妈说:“你看看人家傻柱说得多有道理,让你去看医生是为了你好,你怎么就不听劝啊?”

  正当易中海绞尽脑汁想借口拒绝之时,李卫国带着医生来到了这间病房。

  “一大爷,我把医生叫来了。”

  李卫国在前面引路,对易中海介绍道:“这位是医院的王医生,王医生,您帮我一大爷瞧瞧吧,他被摔了一下,都摔失忆了。”

  易中海:“……”

  一大妈热情地说道:“对,王医生,您仔细的帮我们家老头子检查检查,看看他摔出来了什么毛病,说的话都快气死我了。”

  王医生戴着一副眼镜,穿着一身白大褂,看起来有四十五六岁,他走到易中海的面前,“别担心,放松放松,我是这儿的医生,我给你检查一下。”

  医生都来到面前了,易中海没有办法,只得老老实实的接受检查。

  王医生仔细检查了一会儿,“咦,怎么没有受伤的地方啊,你撞到哪儿了?”

  “这儿。”易中海指着后脑勺。

  王医生摸了摸,易中海龇牙咧嘴。

  王医生问:“疼吗?”

  易中海点点头。

  王医生摇头道:“奇怪了,你这儿没有磕到的痕迹呀。”

  一大妈走过来,踮起脚尖,“我看看……还真没有,老头子你说实话,你到底磕在什么地方了?”

  王医生看着他,一大妈看着他,李卫国和傻柱也看着他,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易中海做了亏心事,此时众人的目光让他十分的别扭。

  易中海抓耳挠腮,想出来一个蹩脚的理由,指着后脑勺说:“我就是磕到这儿了,没有痕迹……那是因为,因为我擦干净了,所以就看不出来。”

  王医生疑惑道:“这不对吧,你都磕到迷糊了,那一下肯定特别严重,应该发紫鼓包甚至破皮了,怎么你那块的头皮好好的,跟你其他地方的头皮一样?是不是你记错了地方?其实摔得不是头?”

  没摔到头怎么还会失忆呢?易中海急忙道:“是头,是头。”

  王医生道:“那真奇了怪了,我做医生二十多年了,还从没遇到过你这种情况,你先等会儿,我去找我的老主任,他给人看病四十多年了,应该见过你这种情况。”

  四十年的老医生?易中海慌了,他这点把戏根本瞒不住人家的火眼金睛啊,于是他急忙道:“不用麻烦了,我现在没感觉什么不适,算了算了。”

  一大妈道:“怎么能算了?王医生你别听他的,这老东西越来越糊涂了。”

  易中海没法拦着,只能让王医生领着那位行医四十年的老医生过来。

  老医生仔细地检查了一番,肯定道:“你的头没伤到。”

  易中海急忙辩解道:“什么?不可能啊,当时我都摔懵了……”

  老医生认真道:“你的头皮没有伤到的痕迹,如果你磕到了失忆那种程度,是一定会留下痕迹的,你老实说,当时怎么回事?”

  易中海急的满头是汗,一大妈也瞧出来他的情况不对,于是催促道:“你说呀!”

  易中海咬死了不承认,“我……我……哎呀,我不记得了!”

  无论一大妈怎么劝说,他都不肯说实话。

  回到家之后,一大妈生着闷气不理会易中海,易中海求之不得,正好耳根子清净。

  夜里,一大妈躺在床上想着白天的事儿。

  抽丝剥茧,一件件的关联起来……

  一大妈突然心跳加速,这老东西是不是故意的?他故意想让易大山死,所以对方被毒蛇咬了他装着不知情,还撒谎说自己的头磕懵了。

  第二天一早,一大妈盯着易中海的眼睛质问道:“你是不是打算……”

  易中海的脸色当即变了,“我没有,你别胡说八道!”

  看到易中海的脸色语气变化,一大妈的心彻底凉了,以她的了解,易中海每回这样都代表他撒谎了。

  自己的想的那些事都是真的!

  易中海这老东西丧了良心!

  一大妈又哭又闹,易大山被她视若己出,可易中海居然还想着害他。

  得知了真相的一大妈崩溃了,易中海的君子形象彻底毁灭,她又吵又闹。

  这个点儿四合院许多人要去上班,听到这边的动静立马跑过来看热闹。听完热闹再去上班,到了工作的地方又多了一些谈资。

  一大妈将易中海干的好事全抖搂出来了,众人听后直呼过瘾,我艹,德高望重的一大爷竟然是这样的人!

  一大妈口中的易中海跟他们印象中的易中海完全相反,完全就是一副小人嘴脸。

  众人都信了。

  人们喜欢最大的恶意揣度他人,易中海干的事儿满足了他们的期望,因而他们对此深信不疑。

  易中海一定就是这样的人!

  当天夜里,二大爷刘海忠和三大爷闫阜贵宣布召开全院大会,并在大会上将易中海的一大爷位置扒拉了下来。

  原本刘海忠想做一大爷,可看到反对的人多只能放弃。

  众人推举李卫国当一大爷,这自然被他拒绝了,“我不是那种喜欢管闲事的人,而且我年纪轻轻,对于调解邻里矛盾,主持公平正义这方面我实在是不熟练,我不适合作为一大爷,你们另选他人吧。”

  见到李卫国拒绝,刘海忠松了口气,李卫国的声望那么高,如果他同意,那么这一大爷的位置肯定就归他了,幸好他看不上,“咳咳,既然李卫国不愿意做一大爷,那咱们四合院这一大爷的位置暂时空下吧。”

  刘海忠想的是,如果四合院里没有一大爷,那么他这位二大爷,就跟一大爷没区别了。

  ……

  二十年后,闫阜贵病倒了,躺在家中的床上,奄奄一息。

  二大妈抹着眼泪,“老头子,让你整日算计着吃喝,这下好了,看你现在得了胃癌了吧?”

  闫阜贵难受的表情扭曲,“解成来了吗?”

  二大妈说:“没来呢,这孩子,他爹生了这样的大病也不知道回来看看,真是不孝顺!”

  闫阜贵轻轻地摆手,有气无力道:“唉,怨不着他,是我当年把他算计得狠了,他还生着我的气呢,都说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才受穷,可我算计了一辈子,到头来快死了几个孩子都不来看我,唉……”

  当天晚上,闫阜贵就咽了气,他在床上躺了三个月,可直到临死之前也没见着一个儿女,父母不慈,子女不孝,他把孩子算计得明明白白,孩子们就把他算计的明明白白。

  当他死后第二天,所有儿女都来看他了。

  当然,打着的旗号还是看望闫阜贵,个个声泪俱下,看起来都像是大孝子,他们后悔自己没有早点来,以至于没能见他最后一面,但心里想的都是如何争夺家产。

  刘海忠那边的日子也不好过,这二十年他的伤一直没好利索,因为每回他的伤养好的差不多的时候,就莫名其妙的再次受伤。

  他的大儿子刘光齐自从搬出去住就没回来过,三儿子刘光福也搬出去了,住的虽然不远,但一年也就回来一次。

  至于二儿子刘光天,他还是住在四合院,刘海忠就是在他的‘贴心’照顾下,伤一直好不利索。

  从小到大,刘海忠打过刘光天无数次,这二十年可让他连本带利的还了回去。

  秦京茹生了个儿子,可许大茂高兴没几年,孩子就夭折了,秦京茹生了第二胎也是个儿子,可又夭折了,第三胎是个女孩,许大茂很不高兴,结果因为疏于照顾,又夭折了。

  前前后后折腾了二十年,快五十的许大茂已经没了生孩子能力了。

  秦淮茹为傻柱生了两个儿子,长大后跟他爹傻柱学做菜,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做菜的手艺比何大清还要响亮。

  易中海这边,因为当年的事情,易大山一直耿耿于怀记恨在心,十年前易中海也被蛇咬了,易大山借口回家找人送他去医院,可易中海直到死,也没看见易大山回来找他,也算是因果报应。

  ……

  七十年后,也就是2032年。

  九十二岁的李卫国吃过了午饭,惬意地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叮,四合院模拟器启动,正在开始第25915次模拟……】

  【下午两点:你坐在自家庄园的院子中晒太阳,天气很好,你躺在椅子睡着了。】

  【下午六点:于莉把你叫醒,世界一流名厨为你做好了饭菜,你醒了,在保姆的搀扶下,你拄着拐杖朝屋里走去,坐到餐桌前。】

  【下午七点:你吃完了晚饭,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晚上八点:你坐在沙发上睡着了,于莉让保姆拿来毛毯,她亲自给你盖上。】

  【深夜十一点:你死了。】

  【叮,本次模拟结束!】

  【任务目标:无。】

  【完成奖励:无。】

  【注意,这是最后一次模拟。】

  “哦?要来了吗。”

  李卫国表现得很平静,他活到这个岁数,已经没什么放不下得了。

  大儿子李保国生了三个孩子,两个男孩,一个女孩,二儿子李保民生了四个孩子,都是男孩,他们也都结婚生子,孩子又有孩子,当上了爷爷或者姥姥。

  李卫国掰着手指头,算着自己有多少后代。

  李卫国叹口气,人老了糊涂,也算不清楚。

  他让保姆给孩子们打电话,今天晚饭都来家里吃。

  下午七点,所有的儿子孙子孙女重孙子重孙女玄孙子玄孙女都到齐了。

  李卫国这下能数清了,他有两个儿子、六个孙子、一个孙女、十二个重孙子、十五个重孙女、三十个玄孙子、二十八个玄孙女。

  总共九十四个后代。

  李卫国跟于莉坐在一起,一边吃着孩子们夹来的菜,一边安静地听着孩子们扯东扯西,听着孩子们的烦恼,听着孩子们的成就,听着孩子们的喜悦,李卫国一言不发,就这么仔细地听着。

  吃过晚饭后到了九点多钟,有的孩子们打算今晚住在庄园,有的则是开车去机场,飞往天南海北。

  李卫国陪着平均五岁的玄孙子玄孙女们玩闹,没了牙齿的嘴咧着笑个不停。

  夜里十点钟,李卫国打发走了众人,只有于莉陪在他身边。

  二人都已经很老了,相互拉着手,笑着。

  夜里十一点,李卫国咽气。

  全书完。

  ……

  ……

  ps:感谢诸位的陪伴,希望能下本书再见

(https://www.xxbooktxt.net/76249_76249039/36370954.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