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过河卒 > 第一百七十章 李平

大渊港不仅仅是一个港口那么简单,严格来说,是一座港口城市。
为了欢迎西道门的使团,整个大渊港提前进行了一次全面彻底的大清理活动。
在掌府真人叶青霜的号召下,整个大渊港上下,开展了一场不见刀光剑影的特殊攻坚战。
叶青霜指出,要将这场特殊的攻坚战摆在首要位置,各司、各部要为其顺利开展创造条件,确保各项任务落在实处,按照谁分管谁负责的原则,加强领导监督,按照指标要求,细化工作任务,明确整改时限,强化责任落实,确保措施到位。同时建立完善的巡查督办台账机制,及时跟踪反馈,发现问题,及时处置。确保大渊港能以一个崭新的面貌迎接西道门使团的到来。
齐玄素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一般情况下,他可没这待遇,毕竟过去几年,他一年能来七八趟,叶青霜可没那么多精力伺候他。皇甫极就不一样了,未来的西道门核心人物,第一次来到道门,必须要拿出最好的一面,留下一个好印象。
从港口一路走来,碧草如茵,繁花似锦,街道两旁树木的树冠被修剪得整整齐齐,仿佛一座座拱门,青石板铺就的街道上一尘不染,甚至还洒了水,显露出青石板的本来颜色。
大街道两旁也已经提前安排了负责维持秩序的灵官,确保没有意外情况发生。在原则上,允许民众围观,不过要注意精神面貌,
甚至矿工们还统一发放了新衣裳,并要求必须换上,不换不许上街,最近几天的伙食也有明显改善。
矿工们还是很高兴的,都希望西道门的大人物常来玩,那就能多发几件新衣裳,多改善几次伙食。
当然,底层道士们就不高兴了,这种事情把他们累个够呛,干好了未必有奖励,哪里出了纰漏可是肯定要挨骂挨罚,西道门的大神们以后还是不要来了。
屁股决定脑袋。
塔万廷那边没有这样的条件,更没有这样的组织能力,皇甫极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情景,实实在在地领教了一点小小的道门震撼。
“天朝上邦不愧是天朝上邦,咱们的边境之地也远远强于新大陆,无论南北。”皇甫极不吝赞美之词,同时巧妙地用了一个“咱们”,表明西道门的根还是在中原。
到了接风洗尘的时候,明面上还是一个“俭”字,每人的标准控制在三个太平钱以内。不过肯定去掉了其中的人工成本,厨子们免费打工,每人三个太平钱标准的食材,而且按照最低的原产地价格算,没有任何中间加价,那就不一样了。
这次接风洗尘,用的是圆桌,叶青霜、齐玄素、皇甫极等人一桌,奥黛丽作为外国友人,也得以列席其中。
这不是齐玄素有私心,而是出于大局的考量,他要把奥黛丽利用起来,将其打造成一面宣传的旗帜。
奥黛丽早就听闻东方道门如何文明
,与西道门那是截然不同,今日一见,方知不虚。
这还仅仅是道门的边境之地,若是玉京,真不知该是怎样的光景。
虽然蒸汽福音一直宣称圣约克是山巅之城,但众所周知,建造在昆仑山玉虚峰上的天上白玉京,才是各种意义上的山巅之城。
想想就让人神往。
接风宴结束之后,叶青霜照例领着使团参观大渊港,要是使团来了不参观,那不是白攻坚了吗?要把攻坚成果悉数展示给客人们。
只是罗娑洲这个地方,除了矿山就是海港,能参观的东西相当有限。也是难为叶青霜了,安排了海港和一座模范矿山之后,最后又安排了一座监狱,毕竟这里还是大名鼎鼎的流放之地。
齐玄素也全程陪同。
港口和矿山没什么稀奇的,齐玄素以前做首席副府主的时候就去过,唯独这流放之地的监狱,齐玄素还是第一次参观。这里显然也在攻坚战的涵盖范围之内,反正是监狱犯人,不用白不用。入目所及,比一些小国弱旅的军营都要干净。
一行人参观的时候,所有囚犯都除了囚具,穿着崭新的囚服站在各自囚室的门口,毕恭毕敬。负责看管囚犯的灵官们则是凝神以待,哪个囚犯敢有丝毫异动,立刻拿下。
毕竟今天来的都是大人物,不仅是掌府真人亲临,还有北辰堂的齐首席和西道门的皇甫真人,倒不是怕这些囚犯伤到几位真人,真要有这等本
事,也不会关在这里,关键是面子问题,谁要是在客人面前让掌府真人这个主人不痛快,那么掌府真人肯定也会让他不痛快。
当然,掌府真人不会直接跟底下的人为难,她只会问责几位副府主,几位副府主再问责下面的主事,一层一层下来,谁也逃不掉。
只是千防万防,还是没有防住。
就在一行人准备离开的时候,一个瘦小犯人毫无征兆地滑跪在三位真人的面前,大呼冤枉。
三人没有如何,其他随行人员已经勃然变色,不必吩咐,已有灵官冲上前来,把此人按住,然后便要拖走。
皇甫极笑意玩味,没有说话。
叶青霜脸色淡淡:“先不忙捂嘴,不妨听一听,到底有怎样的冤屈。”
几名灵官立刻停下了动作,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尴尬在原地,只能偷眼去看自己的直属上司。
随行的一名主事疾言厉色道:“还不赶紧把人带过来。”
灵官们又像拎鸡子一般把此人拎到了三人的面前。
叶青霜道:“今天也是巧了,这位齐真人是北辰堂的首席副堂主,这位皇甫真人则是西道门绝圣堂的掌堂真人,这两堂具体负责什么,你应该知道。你要真有冤屈,两位真人不会坐视不理。可如果你信口雌黄,那么两位真人也不会被你蒙骗。”
那人是个少年,闻言道:“真人们明鉴,小人确有冤枉。若是小人敢欺瞒几位真人,便让小人去镇魔台上走
一遭,叫天雷把小人殛了,魂飞魄散,不得好死!”
一名主事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上镇魔台?”
这话倒是不假,最起码得是真人这一级的要犯,才配上镇魔台处死,其他人还不够格。
叶青霜摆了摆手,道:“好,你说吧。”
那少年道:“启禀真人,小人姓李。”
听到这个姓氏,本来只是看好戏的齐玄素忽然来了精神,不由看了叶青霜一眼,心中暗忖,事出反常必有妖。
这少年不是第一天被关在此地,叶青霜会不会早就知道内情?今天叶青霜特意安排参观监狱本就有些反常,少年跪地喊冤,叶青霜的反应也很是蹊跷,竟无半点恼怒之意,还特意要让这少年说话。
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难道这少年是叶青霜故意安排好的?莫不是叶青霜怕得罪李家,故意安排了这么一出戏?
这倒是能说得通。
齐玄素没有细想,开口道:“我看你谈吐不俗,还知道镇魔台,莫不是东海李家之人?”
少年道:“回真人,小人李平,正是出身东海李家,不过已经被开革族谱,摘掉了辈分范字。”
齐玄素又问道:“你没被革除族籍之前,是什么辈分?”
少年回答道:“回齐真人,是‘命’字辈。”
齐玄素道:“谨道如法,长有天命。你年纪不大,辈分倒是不小。因何罪名被关押在此地?”
少年咬牙道:“逼奸继母。”
齐玄素越发感兴趣了
:“你既然高呼冤枉,也就是说,你认为自己并没有逼奸继母,你父亲是谁?”
少年双手紧紧握拳:“李天澜。”
一般而言,做儿子的不能直呼父亲或者师父名讳,比如齐玄素以前称呼齐浩然,就要说上浩下然,李平此时显然是恨极了李天澜,所以也顾不得这些了。
齐玄素道:“这不对吧?我与李次席有过几面之缘,他已是古稀之龄,我看你还未及冠,说你们是祖孙也是有的,怎么会是父子?”
李平道:“李……家父年事虽高,但发妻早亡,家母是续弦填房。”
这就对得上了。
李天澜的结发之妻必然与他年纪相差不多,只是发妻早亡,待到李天澜年老之后,再娶一个年轻妻子,生下的儿子自然与他年纪相差极大,就如祖孙一般。
寻常老翁在古稀之年自然不能再有子嗣,天人则另当别论。
虽然道门不提倡这种事情,但也没有明文规定不允许。
不过一般而言,没人这么干,这种事情不是加分项,而是减分项。不仅上面不满意,紫微堂考评的时候会记上一笔,底下的人也不会满意。
就拿齐玄素来举例,如果齐玄素拜师东华真人,然后东华真人找了个二十岁的小姑娘做道侣,让齐玄素喊这个比自己还小的女人叫师娘,齐玄素会不会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齐玄素是能接受师娘的,假如说东华真人娶了慈航真人,那没什么不能接受
的,都是长辈,他们那代人的恩怨情仇,齐玄素也懒得管。可要是来个小师娘,齐玄素就万万不能接受了。就算东华真人势大,齐玄素表面上不会如何,等到东华真人离世,齐玄素上位,他可不会在自己头上供着个莫名其妙的小师娘。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李平的母亲应该不是修为高深之人,甚至有可能是没有修为的普通人,这样才能与李天澜中和,增大诞下子嗣的概率。也正因为她没有修为,所以免不得生老病死,或是亡故了,或是与李天澜和离了,然后李天澜又娶了一任妻子,便是李平的继母。
叶青霜颇有明知故问的嫌疑:“是这么回事吗?”
一名主事迟疑了一下:“回掌府真人,此人确是李次席之子。”

(https://www.xxbooktxt.net/79_79816/109637002.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