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过河卒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蚀日大法

身怀利器,则杀心自起。

普通人不动手,是因为自身拥有权力却缺少直接改变局势的力量。

道门之人个个身怀不俗修为,若说道门之人从不动手,都是好好说话,那也不现实。

关键看有无道理。

张月鹿没有动手,是因为她名不正言不顺,说到底,她是岭南道府的次席副府主,不是婆罗洲道府的次席副府主,与王教鹰没有直接从属关系,真要动起手来,很容易授人以柄。

齐玄素就不一样了,他是婆罗洲道府的首席副府主,与王教鹰存在着直接从属关系。他先是命令王教鹰离开此地,王教鹰不听,再以道门的律法大义进行施压,王教鹰还是不听,那么齐玄素就给王教鹰扣上了一个“抗上”的罪名。

所谓“抗上”,说白了就是违抗上命,跟上司对着干。这个罪名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主要还是看这个“抗上”有没有道理和原因。

当年玄圣还未重建道门之前,就经常违抗李祖,此举不仅仅是抗上,在儒门的框架下,还意味着不孝。玄圣给出的理由是:父有争子,则身不陷于不义。故当不义,则子不可以不争于父,臣不可以不争于君。故当不义则争之,从父之令,又焉得为孝乎?父亲有不义之举,儿子诚心规劝,规劝不行,则直言抗争,虽不顺,但使父亲不陷于不义之中,是为孝。

这是一个很合适的理由,李祖不好反驳,世人也

没有指责玄圣。

现在齐玄素拿着律法说事,占住了道德大义的高地,王教鹰这个“抗上”就很没有道理。

在这种情况下,齐玄素“冲动”一点,就情有可原了。

王教鹰也意识到了齐玄素打算干什么,立刻说道:“怎么,齐首席和张次席要跟我动手不成?我早就听闻两位的双剑合璧在凤麟洲战场上立功无数,没想到我竟是有幸可以亲自领教,真是太抬举我了……”

齐玄素打断道:“王副府主,不必激将法。我可以明白告诉你,张次席是客人,这次除了抓人之外,不会参与我们婆罗洲道府的事情,顶多是做个见证。既然你不听我的,也不听道门律法的,那我也只好用一些非常手段了。”

王教鹰稍稍放下心来,仅仅是齐玄素,他不敢说必胜,总归是有一战之力。

不过王教鹰还是有些忌惮齐玄素,毕竟齐玄素的战绩摆在那里,高声道:“齐首席,你要私斗?”

“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现在就带人离开。”齐玄素面无表情道,“刚才的事情,我就当没发生过。”

王教鹰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齐玄素伸手按住了“清净菩提”的刀首:“这可是你自找的。”

话音未落,齐玄素已然动了。

王教鹰的目光一直盯着齐玄素腰间佩挂的“清净菩提”,却没想到这只是个幌子,齐玄素虽然把手放在“清净菩提”上面,但没有拔刀,而是双拳齐出

,用出了“澹台拳意”之“龙虎势”。

王教鹰不由吃了一惊,仓促之间,只能以双掌迎上。

一众灵官们也极有默契地向后退去。

别管他们是谁的人,他们可不敢对两位副府主出手。

两人一触即分,王教鹰只觉得齐玄素的气力大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几乎可以比拟造化天人,而且拳中暗藏玄机,似乎是某种恶毒法门,所以他也不敢硬拼到底。

两人徒手过招,王教鹰只觉得齐玄素的气力好似滚滚海潮,一浪接着一浪,一个浪头方过,第二个更高的浪头又扑了过来,其中精髓,在于气力能够次次累加,一拳强似一拳,只要累加气力够多,便是最为坚固的佛门金身,一样能够摧破。

如此十余招之后,王教鹰已经有相形见绌之感,齐玄素的“澹台拳意”,似拙实巧,王教鹰的掌法与之相比,显得变化太繁,不如他这拳法的攻其一点,不及其余。于是王教鹰只得变化招数,换为佛门的“大宝瓶印”。

此法脱胎自“无量佛掌”,乃是上成之法,应百窍之秘藏,圜一身之脉络,系五脏之精气,周流不散,绵延不断,气自内生,血从外润,圆神明性。练成此法后,念起而心动,心动而力发,一收一放,自然而施,不觉其收而自收,如潮之落,不觉其发而自发,似潮之涨。便如一方山岳,任凭怒浪澎湃,自是巍然不动,若要用力,则是千钧

大力,如泰山压顶,难以抵挡。

双方瞬间交手十余招,算是斗了个旗鼓相当,谁也没能赢谁。

王教鹰嘿然一声,一双手变得晶莹剔透,不像是血肉之躯,倒像是玉石铸就,然后轻飘飘拍出一掌,这一掌招式寻常,但刚到中途,忽然微微摇晃,登时一掌变两掌,两掌变四掌,四掌变八掌,顷刻之间,已是八掌变十六掌,进而幻化为三十二掌、六十四掌。

只见得王教鹰似是生出数十条手臂、数十只手掌,层层掌影变幻莫测,每一掌拍出,甫到中途,已变为好几个方位。

齐玄素的“澹台拳意”却是质朴,出拳都有迹可循,似乎显得颇为窒滞生硬,但不论王教鹰的“大宝瓶印”如何离奇莫测,齐玄素必随之变招,看来两人旗鼓相当,修为悉敌。

两人又是相斗片刻,始终不曾分出胜负,王教鹰渐而感觉手掌发麻,双臂更是微微发颤,暗自惊讶,心知这是拳意入体所致,而且不仅仅是拳意,还有其他传承的手段,蕴含神力,时而冰寒,时而炽热,时而阴,时而阳,变化不定,虽然比不得“逍遥六虚劫”,但同样厉害,初时不觉如何,如今相斗时间久了,就渐渐感觉到掣肘不畅之意了。

王教鹰知道如此下去,自己势必要落入下风之中,眼见齐玄素一拳打来,左掌立时迅捷无伦地迎了上去,轰然一声,拳掌相交,王教鹰抓住时机开始运

转“蚀日大法”。

道门有两门极为特殊的大成之法,可以吸纳他人的真气、血气、法力、神力、真元为己用,分别是“蚀日大法”和“吞月大法”。

“吞月大法”是真气逆运,使自身成为负极,以负极吸引正极之道,可以吸纳他人力量为己用。“蚀日大法”则是将自身三大丹田化作“空洞”,如不漏海眼、无底深洞,同样可将他人的力量化作己用。

“吞月大法”虽然神奇,号称海纳百川,以自身为海,以旁人为川,以负极吸引正极,但如果修炼“吞月大法”之人的修为不如对手,还要以强行汲取,那么便是正极吸引负极,立时如海水倒灌江湖,凶险莫甚。

“蚀日大法”不将吸来的外来之力存于丹田气海,而是存于经脉之中,虽然无“吞月大法”之隐患,但有不兼容之难题,若是体内吸入过多外来之力,不能使其融合为一,便有反噬之险。还有就是,“蚀日大法”的吸力不如“吞月大法”远甚,必须身体接触。

就在这时,齐玄素另外一拳击将过来,王教鹰同样递出一掌与之相交,两人四手相对,身子各自晃了一下。然后就见王教鹰的手背渐渐透明,隐现里头的血管骨骼,极是诡异。齐玄素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身后云雾升腾,隐隐显现出天象法相的三张面孔。

此时两人四手相触,“蚀日大法”瞬间发挥到极致。

管你什么

真气、血气、神力,通通吸来。

只是王教鹰万万没有料到,这一吸之下,竟然发现齐玄素的体内空空如也,真气也好,神力也罢,亦或是法力、血气、真元,竟是全都不知去向。

王教鹰这一惊非同小可。对手的境界修为高出自己,或者是修炼儒门的“浩然气”,一吸不能吸到,那并不奇,当年儒门能够力压道门,就是因为“浩然气”真就是万法辟易,任你道门千万法,我一法破万法,不仅是“蚀日大法”,便是“逍遥六虚劫”也很难建功,道门中人想要赢儒门中人,只能正面取胜,很难取巧。

如果齐玄素修炼了“浩然气”,那么也在情理之中,但齐玄素分明没有修炼“浩然气”,又在瞬息之间竟将真气、血气、法力、神力、真元藏得无影无踪,让他的“蚀日大法”落在空处,无力可吸。

这等遭遇,王教鹤别说生平从未所遇,连做梦都没有想到过。

王教鹰又吸了几下,还是落空。他却是不知道,此乃“长生石之心”的神异,齐玄素可以把所有的力量全部缩回“长生石之心”中,然后再瞬间释放出来,就像心脏跳动供血,无非“收放”二字。

王教鹰只得后退几步,采取守势,两人又斗了十余招,眼见着齐玄素一拳打来,王教鹰眼见他这一拳气势凌厉,心中暗忖:“你这一拳总不会还是空空如也!”

王教鹰当下故意放了一个

空门,让齐玄素的一拳打中自己。此中道理也很简单,你有本事把一身修为藏起来,不让我的“蚀日大法”吸到,但你以拳头打我,若是没有修为加持,那便伤不到我,若是有修为加持,便非尽数给我吸来不可。

便在心念电闪之际,齐玄素的一拳已经打中王教鹰的胸口。

王教鹰的许多属下不由呼喊了一声。

齐玄素的拳头在王教鹰的胸口微微一停,王教鹰立刻全力运转“蚀日大法”,果然齐玄素的修为犹如河堤溃决,直涌进来。他心下大喜,加紧施为,吸取对方修为越快。

突然之间,王教鹰身子一晃,一步步地慢慢退开,一言不发地瞪视着齐玄素,脸庞狰狞扭曲,十分可怖。

好些个灵官立刻抢上前去,惊叫:“二老爷!”

(https://www.xxbooktxt.net/79_79816/37173696.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