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过河卒 > 第一百零九章 收网

  好不容易来到仓库深处,眼看着关押那些女子的地方就在眼前,陈管事本以为可以松一口气,就在这时,忽然有人大叫一声:“那、那是什么?”

  这里位于地牢的最深处,因为关押的人已经很少了,所以光源不多,又因为穹顶有二层楼那么高,所以上方位置漆黑一片,如果不是刻意抬头,那么很难注意到上面的情况。

  陈管事循声抬头看去,目光所及,悬挂着一个又一个的身影。

  这些人正是先前消失的那些人。

  有打了一拳就凭空消失的高管事,也有老周、小栾等人,都被仿佛绳子一般的细窄纸条束缚着,悬挂在地牢的穹顶上,摇摇晃晃。

  陈管事在加入南洋联合贸易公司之前,也算是老江湖了,自以为一生经历无数风浪,陡然间见到这等情况,还是禁不住颤抖不止,两股战战,膝盖发软,几乎站不稳身子。他想要张口说话,却觉得喉头干枯,“嗬嗬”几声,发不出声音。

  为首的陈管事尚且如此,其余人更是可想而知,已经有人站立不住,瘫软在地。

  天人也好,千年老鬼也罢,始终连个影子都没见到。

  结果自己人像皮影一样被人家吊了起来。

  这一幕,真要让他们“道心破碎”了。

  不过这些人大多是江湖草莽,干的是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的营生,也有人惧极生怒,开始破口大骂:“没卵子的东西,就会偷偷摸摸掏裤裆,有种的出来跟老子大战三百回合,他娘的,老子把你狗日的皮给拔了,出来!不要脸的狗杂种,给老子出来!”

  陈管事有心阻止,不过为时已晚。

  一道只有手指粗细的细长纸条从上方降下,如有灵性一般,环绕住此人的脖子,然后往上一提,此人便也如他的同伴一般,被悬挂了上去。只是先天之人的生命力相当顽强,勒脖子是勒不死的,所有他的双脚还在拼命乱踢,仿佛一条垂死挣扎的鱼。

  再过了片刻,挣扎越来越弱,终是不动弹了,也不知是死了,还是晕了过去。

  其余人见此情景,立刻噤若寒蝉。

  人家不是不敢出来,而是当着你的面出手,你也发现不了半点痕迹。

  陈管事更是恐惧,已经没了再去杀人灭口的心思,只想着赶紧逃离此地。

  他再看其他人,只见人人都是脸色灰白,极是惊恐。

  便在这时,先前那些不知从哪里来的纸蝴蝶又飞了回来,然后在空中组成了八个大字:“逃跑者死降者不杀”。

  陈管事心思急转,大喊一声:“大伙不要上当,他只有一个人,我们分开跑。”

  话音方落,有三个人立刻动了,分别朝不同的方向逃去。

  他们被吓破了胆,只想着逃离此地,已经来不及想太多。

  此处地牢的格局就像个棋盘,所以四通八达,岔路很多,就是十几个人分开逃跑也散得开。

  然后就见组成大字的蝴蝶骤然散开,分成三波,飞行速度极快,密密麻麻地附着在逃走的三人身上,瞬间便把三人包成了三个纸茧,也很快便不动弹了。

  虽然陈管事大叫着分头逃走,但他本人却站在原地根本没动。

  见此情景,陈管事脸上再也没有半点血色。

  其他人见此情景,更是绝望。只听得“铛啷”一声,不知谁手中的兵刃落地,就好像连锁反应一般,其他人也纷纷扔下手中的兵刃,跪倒在地,高举起双手。

  另一边孙管事的遭遇就要稍好一些,不过也相当有限。

  因为他们直接看到了张月鹿本尊,算是死得痛快一点。

  谪仙人本就是五仙之首,又是无量天人,这边虽然号称十几个先天好手,但境界修为参差不齐,孙管事有归真阶段,可其余人大多是昆仑阶段或者玉虚阶段,实在不值一提,遇到张月鹿之后,便是并肩子上,也不是张月鹿的一合之敌。

  张月鹿之所以如此故弄玄虚,无非是怕有漏网之鱼,她想要靠一人之力生擒这几十号人,还是要费上一番手脚的。

  张月鹿现身之后,没有半句废话,直接用出“六虚劫”。

  凡是被她碰到之人,哪怕是隔着兵刃,立时动弹不得,转眼之间便倒了一地。

  只剩下孙主事,毫不犹豫地转身就逃,然后被张月鹿屈指一弹,直接打断了腿,跪倒在地。

  做完这些之后,张月鹿打开了经箓,用传音的功能联系了齐玄素:“天渊,你派人到中央区的鱼尾街二十三号,我在这里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

  另一边的齐玄素正在招待客人,不是别人,正是天福宫的副府主谢教峰,他大晚上跑到齐玄素这边,当然不是与齐玄素相见恨晚想要促膝长谈,而是想要为白天的刺杀之事做个补救,也就是解释一二,希望齐真人不要放在心上。

  齐玄素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不过他还真要故意做出放在心上的样子,接风宴上陈剑仇说的那句话是有用意的,也可以为视为出自齐玄素的授意,逼着谢教峰和秦衡均表态。正如那些商人所判断的那般,这两人现在处于被齐玄素拿捏的状态,必须配合齐玄素,否则齐玄素做起文章来,两人都逃不脱干系,要为这次突发的刺杀事件负责。

  公门之中就是如此,要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机会,被动也能化为主动。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

  齐玄素故意有些敷衍,表面上说谢副府主不必担心,慢慢查就是了,可表现出来的态度又不像是不在意的意思,让谢教峰将信将疑,好似吊在半空中,始终拿不准齐玄素的心思,最后只能按照齐玄素给他设计好的路线行动,这就是拿捏。

  谁让他被齐玄素抓住了把柄了呢。秦衡均毕竟是朝廷中人,还隔了一层,谢教峰却是道府之人,逃不掉的。

  齐玄素由此也产生了启发,如果以后再遇到这样的情况,倒是可以自己演一场类似的戏,将自己置于受害者的地位,占据道义上的高地,博取他人的同情,反而能起到破局的作用,这正是三十六计中的苦肉计。

  不过这种计谋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要用。凡事有利就有弊,就拿这次刺杀来说,如果成功杀了齐玄素,那么万事大吉。可一旦失败,就会被齐玄素利用,成为齐玄素的武器,让齐玄素化被动为主动。同理,苦肉计用好了能让自己占据道义的高地,可一旦用坏了,或是被人家识破了,那就直接让自己跌落到道义的谷底,反噬极大。

  齐玄素接到张月鹿的通信之后,对谢教峰说道:“谢副府主,我刚刚收到消息,我的人捣毁了一个非法贩卖奴隶的窝点。”

  一瞬间,谢教峰的脑海中闪过许多内容。

  他的第一反应是,齐真人的反击开始了?是针对“天廷”吗?

  其实谢教峰也觉得“天廷”的嫌疑最大。

  江湖传闻,“天廷”的风伯与齐首席有些过节,曾在无墟宫的眼皮子底下刺杀当时还比较弱小的齐首席,砍断了齐首席的一条胳膊。

  又有坊间传闻,李家公子李天贞爱慕张次席,只是求而不得,如今眼看着齐首席和张次席连新房都准备好了,据说张家都开始准备嫁妆了,那心里肯定冒酸水啊,往重了说,这就是夺妻之恨。李家与“天廷”的关系不必多说,李天贞下令让“天廷”刺杀齐首席,是完全可能发生的。

  他能想到,齐首席肯定也能想到,所以齐首席让人报复,是合情合理的。

  不过齐玄素的第二句话便否定了谢教峰的猜想:“据说这个窝点与南洋联合贸易公司有关。”

  谢教峰此时的反应是,国事重于家事,公事重于私事,齐首席不愧是齐首席。毕竟谁都知道齐首席是冲着王掌府来的。

  齐玄素的第三句话是:“不知道谢副府主怎么看?”

  谢教峰一下子就愣住了。他是个老油子,自然听出了齐玄素的话外之音,这是让他表态。

  是站在齐首席这边?还是站在王掌府那边?

  在谢教峰看来,如今形势不明,齐首席看似占据优势,可王掌府到底是树大根深,经营多年,所以还谈不上谁肯定输或者谁肯定赢。

  在这种情况下,贸然表态是十分不明智的——虽然他是裴家那条线上的人,齐玄素又与裴家关系密切,两人本该是盟友。可他并不想被齐玄素当刀使,更不想冲到对抗王教鹤的最前线,最起码现在不行,毕竟刀砍人是会卷刃的。

  可不回答又不行,谢教峰被逼得急了,只能说道:“虽然我不是市舶堂出身,不懂得生意上的事情,但既然齐首席问了,我自然要有个看法。针对这个问题,关于南洋联合贸易公司,我以前跟许多道友就相关情况进行过交流,也向有关道友了解过情况,可我毕竟不太懂这些西洋的名词,所以我还是无法给出一些有建设性的意见和看法,正如我刚才说的,我到底不是市舶堂出身。”

  齐玄素笑道:“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

(https://www.xxbooktxt.net/79_79816/37648210.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