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过河卒 > 第二章 兰合虚

  “清净菩提”身为佛兵,自带佛光并不在三重变化之中,极为克制这类阴物,仅次于道门的雷法,齐玄素挥舞之间,佛光泼洒,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鬼兵们成片倒下。

  与之同时,“清净菩提”也发挥自己的第一重变化,保持齐玄素的灵台留一线清明,虽然仍是状若疯魔,但不至于先去打杀了张月鹿和小殷。

  偶有几个漏网之鱼,侥幸进入大雄宝殿,根本不是小殷的对手,被小殷一口一个全部吞入腹中,也不知小殷的肚子到底是何种构造,很快便将这些鬼兵的本源消化殆尽,鬼兵的盔甲本质也是神力固化凝聚而成,所以也一并消化。

  齐玄素进入“魔刀”状态之后,便不知时间流逝,只知道不断挥刀,直到周围再无一个活着的鬼兵时,才猛地一停,彻底回神。

  齐玄素回头望去,就见张月鹿和小殷并排坐在大雄宝殿前的台阶上,张月鹿闭着双目,双手的拇指、食指、中指三根手指捏了个法诀,手背分别置于双膝之上,定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应是在恢复真元。小殷双手托腮,百无聊赖,偶尔打个哈欠,大概是吃得饱了,耷拉着眼皮,还有点昏昏欲睡的意思。

  见此情景,齐玄素忽然有种莫名错觉,他们三个像极了一家三口,夫妻二人带着孩子出来踏青,只是踏青的地方没有选好,有点阴森。不过考虑到作为孩子的小殷本就是个绝世阴物,倒也在情理之中。

  齐玄素收起“清净菩提”,清了清嗓子。

  小殷抬了抬眼皮:“终于完事了。”

  张月鹿也随之睁开双眼,稍稍打量齐玄素:“也就是你了,换成其他人使用‘魔刀’,就算没被这些鬼兵耗死,也要被‘魔刀’活活累死。”

  这可不是张月鹿虚言恫吓,而是确有其事,“魔刀”失控之后,完全依据本能行事,不同于诡秘狡诈以自身为重的“太阴十三剑”,“魔刀”更侧重疯狂和杀戮,战不止,刀不停,真就有人曾把自己活活累死。

  若是做个类比,“太阴十三剑”更像玩弄文字游戏订立契约的魔鬼,守序邪恶。而“魔刀”则更像只知道杀戮和破坏的恶魔,混乱邪恶。

  齐玄素想到自己挥刀劈砍的时候,这两个女子因为怕被误伤,不好贸然插手,只能在旁边百无聊赖地等着,不由有些尴尬,转开话题问道:“阵法解开了?”

  不等张月鹿回答,小殷已经抢先说道:“你足足杀了一个时辰,阵法早就解开了。”

  齐玄素迈步向大雄宝殿走去。

  张月鹿和小殷站起身来,跟在齐玄素的身后。

  此时的大雄宝殿从外面看没什么变化,可内部已经大变模样,四周墙壁、脚下地面、头顶穹顶都已经消失不见,仿佛漆黑虚空,不见佛像,只有一道幽幽门户。

  难怪她们两个不在里面等着。

  齐玄素展开“天象法身”,又施加了“青冥甲”等防身法术,轻声道:“你们跟在我后面。”

  张月鹿应了一声,她并不逞强,拉着小殷用齐玄素挡住自己的身形,不过也展开庆云,将三人全部笼罩。

  穿过门户,三人来到了一处类似地下陵寝的所在,不见天日,只有幽蓝灯火照明,在三人面前是一条漆黑甬道,黑色的砖石,近乎于肉眼可见的阴气,弥漫流淌,通向陵寝的深处。

  这里的阴气浓度足以让先天之人化作鬼怪,也能让普通天人失控,好在齐、张都是无量阶段,各有手段应对,而且还有“太乙云衣”和“幽逸云衣”护身,至于小殷,根本不用管她,对她来说,来这里就像回家一样,如鱼得水。

  齐玄素疑惑道:“一座陵墓?我知道有帝王陵,这算是……神仙陵?”

  张月鹿环顾四周,说道:“不奇怪,巫咸当年就是被其他几位大巫埋葬在幽冥谷中,那里也可以算是神仙陵。说起来,姚家能够后来居上,与幽冥谷有着莫大的关系。”

  齐玄素立刻想到了很多。

  七娘的“长生石之心”来自于灵山洞天,也就是灵山十巫的灵山。姚裴的大巫血脉,姚家先祖被尊称为大巫师。无论怎么看,姚家都是巫咸的直系传人。

  当然,还有他的那些梦,无一不是与上古巫教有关。

  张月鹿凝视着面前的通道,继续说道:“不过这里肯定无法与幽冥谷相比,我们走吧。”

  齐玄素还是走在最前面。

  进入甬道,除了两边燃烧着蓝色火焰的壁灯,再无他物。一路上,没有遇到鬼兵的存在,也没有什么机关陷阱,更没有阵法禁制,只是随着甬道不断往下,阴气越盛。

  最终来到甬道的尽头,是一座方方正正的大厅,这里的砖石结构已经遭受了某种侵蚀,地面、墙壁、穹顶都好似被火焰烧得开裂,又似是一个个暗红色的脓疮,从中流淌出如岩浆一般的浓汁。

  在正对甬道出口的另一端,是一扇对开的巨大石门,石足有十丈之高,门上有一个等高的巨大掌印,掌纹清晰可见。整个掌印都散发着佛门的气息,金刚不坏,不动如如,可掌纹之间又可见火光涌动,就好似忽明忽暗的木炭暗火,使得整个掌印都散发着火焰的光芒。

  给人感觉就像用火漆密封信封一样,石门是封口,掌印是火漆。

  齐玄素轻声道:“这是什么?如来神掌?”

  张月鹿同样凝视着这个掌印:“这个掌印同样有火焰的气息,不过与恶火不同,而是极致的光明,这让我想起了佛门的无量光,无量光又有化身名为大日如来,传说中道门的太阳真君就是死于大日如来之手,卑弥呼尊又自称是大日如来在凤麟洲的化身,也许这就是佛门大日如来留下的掌印。”

  齐玄素道:“这个可能很大。”

  就在这时,齐玄素忽然感觉到须弥物中有异动,立刻打开须弥物查看,然后取出了一个头骨。

  小殷眼尖,大声道:“这是我的头骨!”

  当初齐玄素和小殷从铃鹿山返回吉田城,中途遇到了一只名叫清姬的蛇妖,这只蛇妖会驾驭恶火,十分厉害,不过遇到了齐玄素的“长生石之心”,恶火无功而返,没了恶火之后,清姬就是天人级别的蛇妖而已,被齐玄素杀死。

  齐玄素从清姬胸膛中得到了一个被烧焦的头骨,清姬在头骨的天灵盖用指甲刻了“安珍”二字。

  小殷当时就想要吃掉,齐玄素以“这种火焰十分古怪,烧人心窍,乱人心神,你没有‘长生石之心’,把握不住”的理由否决,一直把头骨收在自己的须弥物中。

  关于这件事,张月鹿也是知道的,只是两人后来忙于战事,把这一茬忘到了脑后。

  齐玄素如今已经知道安珍、清姬、青坊主的过往纠葛,就是青坊主通过张月鹿将恶火的事情告知了道门,这才引起了道门的重视,开始调查恶火的存在。

  在齐玄素取出这个头骨之后,被佛掌封印的石门开始震动起来,两者之间好似存在某种特殊共鸣。

  其实仔细一想,这也是必然。

  清姬杀死安珍之后,被凤麟洲佛门镇压,后来又移交给伊势神宫,改为封印在伊势境内。凤麟洲佛门和天门如此郑重地将其封印,当然是有原因的,可能两家早就知道清姬的出现存在某种蹊跷,也许就是恶神想要脱困的手段。

  清姬那无缘无故、不死不休、充满疯狂的爱恋很可能不是出自本心,而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操纵着。

  在伊势大战之后,各处封印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松动,元气大伤的伊势神宫无力去加固封印,就在万师傅出手大战伊势神宫的净阶神官之后,清姬趁机打破了封印,出现在美浓郡。

  按照佛门的因果说法,齐玄素和小殷这两个家伙,一个放出并杀了清姬,一个找到此处封印,这是早已种好了因,只等今日结果。

  想得更深一些,小殷能够找到此地,未必不是受到了某个存在的暗中指引,只是她未能察觉而已。

  这一次变成齐玄素把握不住了。

  以他无量武夫的握力,竟是也没能抓住手中的头骨,眼睁睁地看着头骨脱手而出。

  头骨的主人安珍是佛门弟子,又被清姬以恶火烧死并放在心口中,这个头骨同时兼具佛门和恶火的力量。

  头骨飞向掌印,没入其中。

  掌印先是一亮,然后迅速黯淡下去,开始如结痂一般不断从石门上脱落。

  没了掌印之后,便如没了火漆封口的信封,石门缓缓开启。

  弥漫的黑雾向四周散开,石门后的景象一点点呈现出来。

  齐玄素和张月鹿都不由自主地屏住了呼吸。

  那是一只断手,一只巨大到可以把成年男子整个握住的断手。

  这只断手是活的,五指小幅度地一张一合,似乎想要抓住什么。

  在断手周围笼罩着一层恶火,断手表面的皮肤也多有破损,不过失去皮肤裸露出来的地方并非血肉,而是如岩浆一般的物事,不断涌动着。

  齐玄素的脸色凝重:“青霄,真让你说对了,这里的确是伊奘诺尊的五处封印之一。”

(https://www.xxbooktxt.net/79_79816/38057105.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