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过河卒 >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一致对外

慈航真人说这席话的时候,许多习惯于做笔记的副堂主赶忙将纸笔收了起来,至于“留声符”和“留影石”之类的物事更不必说。

慈航真人示意钱婉开启礼堂的阵法,隔绝内外,然后才继续说道:“按照道理来说,这次议事本该由北辰堂牵头,只是北辰堂的清微真人如今正在凤麟洲主持大局,无暇分身,所以只好由我来越俎代庖。下面就由北辰堂的陆副堂主介绍具体情况。”

齐玄素意识到,这次议事的确非同寻常。

北辰堂经常与风宪堂并称却又高出风宪堂一头得以名列上三堂,除了因为北辰堂掌握直接武力之外,主要因为它的职权要比风宪堂更大一些。

虽然常说天罡堂对外而北辰堂对内,但所谓对内也是相较于完全对外的天罡堂而言,事实上北辰堂是内外兼顾,对内则肃清叛徒,对外则刺探情报、策反等等。只是道门顾及影响和脸面,很少强调北辰堂的对外职能。

本应该由北辰堂牵头,说明此事涉及了一些机密。如果是对内,在北辰堂因为掌堂真人缺席而无法牵头的情况下,应该由风宪堂顶替。既然是由天罡堂代替,那么说明是对外,再联想到钱婉提及的与西洋人有关,齐玄素立刻意识到应该与圣廷有关。

平心而论,齐玄素进入道门高层以来,接触的大多都是各种内部斗争,这种有关对外的议题还是首次接触。

那位被

慈航真人提及的陆副堂主并非普通的副堂主,而是北辰堂的首席副堂主,也就是清微真人的左膀右臂,分量相当不轻。

陆副堂主说道:“我这次向大家通报一个重要情况,有关这次通报,除了未能到会的副堂主可以由联席议事统一书面传达之外,其余副堂主以下,只口头传达,不形成书面文字,不做记录,情况只由相关负责的道士掌握,不做超范围的传达。”

说完这个开场白后,陆副堂主步入正题:“关于此事,有些道友已经知道了,甚至就是当事人,有些道友还不知道,我在这里统一说明。凤麟洲战事在清微真人的主持和领导下,进展顺利,但其中也有一些坎坷和挫折,甚至是意外,关乎到我道门的安危,不可马虎大意。主要就是,某些来自海外的、别有用心之辈,亡我之心不死,妄图瓦解我道门在东方世界的权威和根基,他们在幕后支持、指使一些具有分裂倾向的地方势力,比如凤麟洲的尊攘派,进行一系列破坏行为。关于这一点,刚刚从凤麟洲回来的齐副堂主应该深有感触。”

听到这里,其他人也都明白了这次议事的重要性,不由得直了直身子,同时也望向齐玄素。

齐玄素顺势接过话头:“陆首席所言极是,在凤麟洲的时候,我奉清微真人的命令招安铃鹿山,就偶然发现了西洋圣廷的教士们向尊攘派的攘道浪士

许诺各种支持,不限于钱款和兵器。除此之外,圣廷的使徒托罗努斯也曾在凤麟洲短暂现身,虽然没有具体行动,但其居心实不可问。”

因为涉及到三成金身遗蜕,以及三道和朝廷的暗斗,所以齐玄素不好说得太过详细,只能以“其居心实不可问”一语带过。

陆副堂主微微点头:“正因如此,掌堂真人传令我们北辰堂,让我们进行了一系列摸底排查行动。其实早在过去多年,我们就已经掌握了部分情况,只是引而不发。其中,海贸可谓是重灾区,许多人以海商的身份为掩护,进入沿海各州,购田置产,看似与普通富家翁无异,实则是一颗颗钉子。亦或是在出海贸易的时候被某些来自海外的特殊隐秘结社收买,成为其爪牙,又重新返回中原,蛰伏起来,伺机而动。在这方面,我们就需要市舶堂的道友们进行协助。”

“再有,我们内部,某些道士或者道民,忘记了道祖俭朴的宗旨,经受不住利诱,亦或是被美人计等手段拿捏住了把柄,也沦为其眼线耳目。这些情况,我们已经掌握,不过为了不打草惊蛇,钓出大鱼,并没有立刻展开行动,只是严密监视。其中有些人还有着具体职务,大家也都知道,我们道门的宫观分为四级,分别是:县观、府观、州宫、道宫,州宫和道宫这一级不必多说,就是府观这一级,也没什么太大问

题,关键是最低一级的县观,人数众多,不免鱼龙混杂,部分人存在问题。在这方面,我们就需要紫微堂的道友们进行协助。”

“除此之外,事后如何处置定罪,是风宪堂的职责。还有天机堂和化生堂等同时涉及贸易和核心机密的道堂,也需要加强此方面的防范意识,严防有人以商贸行径为借口渗透其中,若是产生纠纷,牵扯到某些教堂,还要祠祭堂出面。涉及到方方面面,所以组织了这次九堂级别的联席议事。”

至于度支堂,陆副堂主没提,也不需要提。不管干什么事情都需要用钱,所以每次联席议事都少不得度支堂这位财神爷大管家,根本不必再去过多强调。

陆副堂主讲话完毕之后,慈航真人再次开口道:“表面上,我们道门如日中天,到处都是一派万物竞发、勃勃生机的景象,可实际上却是暗流涌动。在这表面太平的背后,是某些豺狼的虎视眈眈。他们从没有停止对我们的渗透和颠覆之举,手段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凤麟洲的情况只是冰山一角,更具体的情况,我在这里就不详细介绍了,稍后会给大家下发有关内容的具体卷宗,还是那句话,不能带走,不能记录,阅后立刻收回,大家做到心里有数。具体这次的事情,以天罡堂和北辰堂为主,大家积极配合、联络,协调解决办法。”

说罢,已经有专人分别给在

座的诸位副堂主们发下卷宗,齐玄素也注意到,根据每位副堂主的职司不同,所发的卷宗也有所不同,应该是各有侧重。

齐玄素就不同了,他是陆副堂主口中的当事人,不仅仅是最先发现了怀特和布朗的谋划,甚至连托罗努斯的本尊和“希瑞经”都已经见过了,便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所以给他的卷宗最为详细。

纵观历史,总是有着各种背叛之举,任何时代,都不乏叛徒。不过总体来看,敌强我弱的时候,叛徒更多一些,我强敌弱的时候,叛徒相对便少一些。不管怎么说,道门还算是如日中天,征讨不臣,天下布武,远谈不上日薄西山,所以副堂主这个级别的高层还是信得过的,所以才会一再强调不对外扩散。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像齐玄素这般亲身经历了一系列事情,甚至部分人因为职司的缘故还与圣廷之人交情不错,自然不免迷惑。不过能走到这个位置的,都不是头脑简单之辈,知道轻重,不至于为了一点交情而将大局置于不顾。

因为这件事是对外的,不管谁做了大掌教,都要应对圣廷的威胁,而这种威胁是两个庞然大物争夺世界主导权的对抗,不因某个人的意志而改变,不存在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可能,所以无论三道,平日里在某些事情上,会借助圣廷的力量来达成一些目的,可是在大是大非的立场上,是不能动摇

的。

正因如此,此事并不涉及到道门内部的权力运作,却又关乎所有道门之人的利益,所以大家也重拾共识,团结重视,一致对外。

看过卷宗之后,部分副堂主开始小声讨论起来,对外和对下面是不扩散、不泄露,在副堂主这一级则是沟通交流、协作解决问题,所以讨论也在情理之中。

慈航真人并不反对这种讨论,只是再次强调了内部纪律:“你们掌握的消息不能透露给任何人,注意,我说的是任何人,包括你们的同僚、朋友、弟子、家人等等,也就是除了你们以及此事相关的人之外的所有人。这是一条不能逾越的红线,谁越线谁必须负全部责任。”

陆副堂主又补充道:“各堂都在地方道府设有分堂,这次除了部分专门监管负责此事的副府主之外,我们主要还是以道堂的力量直接解决。”

所有人都是面色严肃。

齐玄素叹了口气。

根据卷宗的情况来看,真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道门的主攻方向是新大陆,圣廷的主攻方向则是东婆娑洲和婆罗洲。若是他被外放地方,无论是婆罗洲,还是岭南,都是重灾区,少不得要被牵扯其中,说不定他就是那个部分副府主之一。

这是个麻烦事,道门与圣廷没有公开撕破脸皮,所以这种事情不能大张旗鼓地进行,必须是在暗中进行,见招拆招,巧妙化解,这就十分考验当事人的手腕了,

若是一个处置不好,被人抓住疏漏把柄,比如明面上的证据不足,圣廷以此为由强烈抗议,道门在面子上是不好说什么的,那就不是有功,而是有过。

这是一个棘手的差事。

慈航真人最后说道:“我的要求只有四个字,妥善处理。”

(https://www.xxbooktxt.net/79_79816/38102309.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