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过河卒 > 第一百零一章 大学士

  齐玄素问道:“现在如何了?”

  “圣无忧”道:“‘厨子’的仿制‘奢比尸毒’已经清理干净,不过‘玄微真术’的反噬还是比较严重,我只剩下平时的六成实力。”

  齐玄素大致换算了一下,一个造化阶段的天人等于三个无量阶段的天人,六成实力大概就是两个无量阶段的天人,仍旧不容小觑。不过若是遇到“掌柜”或者“厨子”,那就有些不够看了。

  “‘借势法’的反噬无法扭转,只能等它过去。”

  “圣无忧”说道:“最近这段时间,要低调行事了。”

  齐玄素道:“清平会一直很低调。”

  “圣无忧”笑了笑:“我不喜欢欠别人的情,清平会从来都是明算账,现在我们来谈一谈你的报酬。”

  齐玄素婉拒道:“只是帮忙联系七娘罢了,无功不受禄。”

  “圣无忧”却道:“虽然没出什么意外,但你担着风险,这不是假的。”

  其实两人也都心照不宣,这里头关乎到七娘的面子,“圣无忧”向齐玄素适当释放善意,也是间接向七娘示好。

  齐玄素已经懒得再去反思,有背景、有靠山其实也挺好的。他总不能为了野道士的尊严去选择一条更为艰难的崎岖小路。

  能赊账好过不能赊账。

  “圣无忧”缓缓道:“本来想送你点东西,不过出来得匆忙,没有合适的,再加上我刚刚欠了七娘一大笔太平钱,士绅家里也没有余粮了。所以我的报酬很简单,我欠你一个人情。既然是欠人情,总要让债主知道我是谁。”

  说罢,“圣无忧”取下了脸上的面具。

  说实话,齐玄素在这一瞬间,心里还是有一丝不能对人言的侥幸,说不定“圣无忧”只是表现得像个男子,其实面具后是个天仙一般的美人,倒不是说他想要跟别的女人发生点什么,他心中只有一个张月鹿,这只是一种效仿话本情节的奇妙心态。

  不过让齐玄素失望了,面具后是个美人不假,却是美男子,而不是美女子。

  不谈实际年龄,单纯从相貌上来看,“圣无忧”年过四旬,蓄了短须,剑眉星目,鼻梁高挺,皮肤晶莹如玉,不用说年轻时如何,现在也能让女子心神摇曳。

  “我除了是清平会的‘圣无忧’,同时也是内阁的阁员、刑部尚书。”

  “圣无忧”缓缓道:“如今内阁六人,我居第五位。”

  齐玄素真正有些震惊了。

  清平会竟然如此藏龙卧虎?

  自古三公论道,六卿分职。自祖龙始置丞相,不旋踵而亡。后世因之,虽有贤相,然其间所用者多有小人专权乱政。故而自大魏罢相,设五府、六部、都察院、通政司、大理寺等衙门,分理天下事务,彼此颉颃,不敢相压,事皆朝廷总之,所以稳当。

  但由于工作份量实在过于庞大,又不得不设殿阁大学士,为皇帝顾问,一开始大学士并无实权,类似今日的秘书之职。分别置华盖殿、武英殿、谨身殿、文渊阁、东阁诸大学士,又置文华殿大学士,以辅导太子,秩皆正五品。大学士特侍左右,备顾问而已。

  后大学士常以三孤兼任尚书,地位尊崇,为皇帝起草诏令,指导批答奏章,号称辅臣。大学士中居首者,号称首辅,其权最大,有票拟之权。内阁权力急速发展,虽然内阁首辅的职权仍无法与以往的丞相相比,但也不再是顾问秘书那么简单。

  待到大玄,承袭大魏旧制,将许多临时官职变为常设,除了总督、巡抚、总兵之外,内阁正式成为宰相机构,确定六人,也就是“四殿两阁”,以华盖殿大学士为尊,其后依次是谨身殿、文华殿、武英殿、文渊阁、东阁,并将品级从正五品提升为正一品,与三公并列,只是地位略逊于三公。

  具体职责是掌钧国政,赞诏命,厘宪典,议大礼、大政,裁酌可否入告。修实录、史、志,充监修总裁官,经筵领讲官,会试充考试官,殿试充读卷官,春秋释奠,摄行祭事。

  至于封疆大臣的大学士官衔,则是协办大学士,没有具体名号,而非殿阁大学士。类似于普通真人和参知真人,同是二品太乙道士,普通真人就是一个光秃秃的真人名号,而东华、慈航、清微、万妙等参知真人则有尊号。

  虽然朝廷品级的含金量略逊于道门,但不管怎么说,一品公卿也相当于道门的参知真人了。

  齐玄素曾经苦读朝廷的法典,自然不会不知道内阁诸公是谁,既然“圣无忧”直言他在内阁排名第五,那么就是文渊阁大学士谢林渊,兼任刑部尚书,也称掌部大学士。

  谢家,乃是江南世族,虽然不是道门世家,却是儒门的世家,曾经出过多位儒门大祭酒,也出过多位阁臣公卿。

  当年儒门有三大学宫,就如道门的三道圣地大真人府、万寿重阳宫、真境别院,分别是万象学宫、天心学宫和社稷学宫,道门击败儒门之后,改万象学宫为万象道宫,废天心学宫,只保留社稷学宫,谢家先祖就是天心学宫的末代大祭酒。

  天心学宫覆灭之后,谢家就开始深耕朝堂,几代为官。

  齐玄素万万没有想到,清平会竟是如此厉害,连谢家也渗透了。

  不过齐玄素转念一想,谢家之事其实是早有端倪,“谢秋娘”本名谢槿,就是谢家之人,很显然人家也是有是长辈之人,就像他的长辈是七娘一样,那么谢林渊出现在清平会并担任高层并不突兀。

  齐玄素犹豫了一下,试探问道:“原来是谢先生,我认识一位朋友,词牌名是‘谢秋娘’,不知她与谢先生……”

  “正是我的侄女,家兄早亡,留下一个孤女,家父和我将她养大,娇惯坏了,若有得罪之处,还望见谅。”谢林渊并没有藏着掖着。

  “只是有些误会,已经说开了。”齐玄素想起来了,秦无病说过,谢槿的祖父是一位儒门大宗师,虽然在权势上远不如道门的大真人,但在地位上却是相当。

  这样的人家,比起李家、张家也许有所不如,也绝不能小觑。

  谢林渊的一个人情,可谓是千金难买。

  齐玄素又问道:“谢先生既然是儒门之人,那么为何用道门传承?”

  谢林渊并不避讳,坦然道:“儒门毕竟时过境迁了,道门的五仙传承,若是再加上一个散人,那就是六仙传承,乃是玄圣举道门之力整合、归纳、革新而成,可谓是穷尽前人心血之结晶,就算是散人传承,那也是出自造物工程。反观儒门,固步自封,苟延残喘,不说也罢,纵然效仿道门整合传承,无奈人力物力都不如道门,又没有玄圣这样的人物坐镇领头,整合出来的传承如何能与道门相比?既然不能相比,我又为何必选择儒门传承?”

  齐玄素竟是无言相对。

  倒不是说儒门传承一定不如道门,关键不在于传承,而在于整合,儒门这些年来人才贫瘠,没有足够的人力物力,整合出来的传承必然不如道门这般清晰明确、兼容并蓄,那还不如选择道门传承,反正如今的大势是三教合一。

  还有佛门的传承,也是效仿道门,总体而言也是不如道门,只是佛门有一位佛主,比起群龙无首的儒门还是好上许多。

  不过谢林渊还是补充了一句:“若说儒门的各种功法,毕竟家学渊源,我还是略知一二,只是以‘圣无忧’的身份,不好贸然使用。”

  齐玄素听明白了,谢林渊的情况有些类似于身兼两种传承,或者说一个半传承,一个是道门的地仙传承,半个是儒门的传承,这也许就是谢林渊被困在造化阶段的原因,毕竟杂而不精。

  常理不是真理,世上常有人不按常理行事,不论多么难办,总是有人要去试上一试。都说改变传承十分艰难,澹台云就改了,还改了不止一次,堪称来回反复。不是只有后天谪仙人才能身兼多种传承,真要有人凭借自己的天赋强行兼修两大传承,也未必没有可能,比如传说中的巫阳,便能身兼武夫和方士两种截然不同的神异。

  其实谪仙人本身就是博采诸家之长的特殊炼气士,要不怎么说炼气士有三等,上等炼气士是谪仙人,下等炼气士是散人,中等炼气士才是炼气士。

  不过很可惜,齐玄素不是这种天赋异禀之人,他之所以能身兼多种传承,是因为“长生石之心”和“玄玉”,传承如何兼容转换,他至今也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要说靠着自己去兼修,此时说不定还是个后天之人。

  从这一点上来说,谢林渊的确天赋卓绝。

  谢林渊忽然道:“你是什么身份,不知能否见告?”

  齐玄素心想以后去见谢林渊,总不能用“金错刀”的身份,再加上有清平会和七娘在中间担保,于是取下脸上的青铜面具和“白狐脸”,露出本来面目:“齐玄素见过谢先生。”

  谢林渊一怔,随即笑道:“原来是最近名声大噪的齐主事。”

  

(https://www.xxbooktxt.net/79_79816/39955082.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