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过河卒 > 第三十四章 口供

便在这时,负责记录齐玄素开口说话了:“这话不对吧。”

叶秀望向齐玄素,问道:“有何不对?”

齐玄素将手中的毛笔放在砚台上,说道:“据我所知,今年正月的时候,西平府有一伙邪教妖人在九瓦岗举办所谓的‘杀鹰屠犬大会’,正是‘天廷’风伯一手操办,算上准备的时间,可见风伯早在去年就已经抵达了西平府。二月份的时候,风伯在西平府活动,组织人手,开设分坛。二月末三月初,风伯又出现在西京府,与无墟宫之人交手。三月、四月,我紫微堂副堂主雷真人亲自追杀风伯,捣毁‘天廷’在西平府设立的各处分坛,风伯仅以身免。直到将近五月末,风伯才出现在金陵府,绑架了白真人的女儿白晓瑾。”

叶秀的脸色变了。

齐玄素继续说道:“这些都是有记录可查,有证人可问,甚至我就是当事人之一。我想请教叶丐王,风伯最起码有半年不在金陵府,你们是怎么有生意往来的?难道你们的生意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还是说和你做生意的另有其人?”

叶秀又沉默了。

沐妗开口道:“叶丐王,我提醒你一句,我们还有搜魂的手段,搜魂之下,何求不得?只是搜魂之后,人也废了,轻则又痴又傻,重则如同槁木。虽然此术因为太过残忍而被限制,但叶丐王仍旧这般冥顽不灵、蓄意对抗,我们也不是不能破例一次。”

叶秀脸色变化不定。

其实沐妗不可能对叶秀用搜魂之术,纯粹是在吓人而已。

搜魂当然好用,不过局限性很大。除了只能使用一次且无法逆转的原因之外,还有一点,那就是搜魂得来的信息无法变成书面公文。

换而言之,如果是血亲复仇,不必讲究什么证据案卷,直接以搜魂之术找出仇人,然后手刃仇人,没什么问题。可如果是道门争斗,双方地位相当,背后势力相当,就必须讲规矩、证据,搜魂之术的作用便没有那么大了,因为很多时候,不用搜魂之术,也知道幕后之人是谁,关键不在于结果真相,而在于如何证明这个真相。

张月鹿最后开口道:“只要叶丐王老实配合,我不敢保证其他,却可以保证叶丐王性命无忧。”

叶秀缓缓道:“张副堂主,还有两位主事,你们这样问,小人自然无话可说。可有一点,三位应该知晓,小人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实情就是上面怎么说,小人就怎么做,没有资格推三阻四,更没有资格讨价还价。”

齐玄素道:“现在我们没有问你该不该这样做,也没有问你是不是身不由己,我们是问你,你口中的‘上面’到底是谁。”

叶秀顿时被问住了。

就这一条不好回答。

不是不知道,而是不能说,不敢说。

说了之后,便是毁家灭族的泼天大祸。

齐玄素加重了语气:“回话!”

沐妗又举起了手中的鞭子,故意一个停顿之后,在叶秀以为鞭子不会落下而稍稍放松的时候,冷不丁地抽了下去。

叶秀只觉得其中疼痛就好似无数蚂蚁在自己的骨头里爬,啃食骨髓,他被打得受不了,只得道:“‘天廷’不是风伯一个人的‘天廷’,还有那么多的人,‘天廷’的人听谁的,这个‘上面’就是谁。”

齐玄素道:“你口中所说的‘天廷的人’,是指普通‘天廷’成员?还是整个‘天廷’?如果仅仅是普通的‘天廷’成员,他们的上面自然就是风伯、风雷二老这些‘天廷’高层,可如果是包括风伯等人在内整个‘天廷’,他们又是听谁的命令行事?”

这一回不只是叶秀的脸色变了,就连沐妗都微微色变。

这便是李命乘想要把叶秀提走的原因所在。

叶秀的目光一下子虚了,哪里敢回这个话。

张月鹿接口道:“你帮一位真人管理产业,包括雪月院等行院生意,你刚才说是上面让你这样做的,我且问你,是不是那位真人授意你与‘天廷’做生意的?”

叶秀的喘息沉重起来:“你们有本事就问那位真人去!”

不必张月鹿吩咐,齐玄素已经迅速记录完毕,起身交到张月鹿的手中。张月鹿仔细看过之后,道:“让他看一看,若是确认无误,就画押吧。”

齐玄素拿着记录和朱砂来到叶秀面前,举着让他一页一页看了。

叶秀不知是因为受刑的缘故,还是恐惧的缘故,微微颤抖着,一言不发。

沐妗拿过叶秀的手,蘸了朱砂,在记录上按了一个鲜红的指印。

……

李命乘如一阵阴风走进了李命之的签押房。

李命之正坐在书案后面,翻阅一本案卷。

两人都是李家人,辈分相当,职位相当,品级相当,说话也没那么多顾忌,

“叶秀落到了张月鹿的手里。”李命乘开门见山道。

“落到张月鹿的手里就落到张月鹿的手里……”李命之猛地一怔,抬起头来,“谁?叶秀?”

李命乘道:“那个丐王,金陵府的地头蛇,自称是消息灵通,狡兔三窟,号称只要躲藏起来,就是天人也找不到他,结果被人家轻而易举地拿下了,事先竟没收到半点风声,什么狡兔三窟,一窟都没用上,真是个废物。”

李命之坐不住了,站起身来。

李命乘接着说道:“我想把人提出来,结果被张月鹿顶了回来,你也知道,如今是雷小环做主,我们奈何不得她。”

李命之背负双手,开始缓缓地踱步:“能不能让他直接去见阎王?”

李命乘摇头道:“江南道府的灵官只负责真武观外围的警戒,如今地牢那边都是天罡堂的灵官,这些灵官是慈航真人特意从西域调来的,不仅与江南这边没什么牵扯,便是与玉京的牵扯都不算多。很难办。”

“难办也得办。老祖宗把我们派到江南来,就是要守住这个家。你是北辰堂的,办这样的事情有经验,有没有别的主意?”李命之道。

李命乘犹豫了片刻,说道:“事到如今,就只能走一步险棋了。”

说罢,他走到签押房的门口,对外面吩咐道:“你们都到二堂外去,任何人都不能进来。”

门外的人应声离开。

李命乘环顾左右,并无他人,又设下一道禁制,这才轻声道:“劫狱。”

李命之瞪大了眼睛,脸色都有些白了:“这可是抄家灭门的大罪。”

李命乘低声道:“当然不是我们劫狱,让他们去。”

“他们会去?”李命之有些疑惑。

李命乘道:“叶秀知道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真要抖搂出来,谁也讨不到好,由不得他们不去。”

李命之想了好一会儿,有些心动:“然后呢。”

李命乘接着说道:“仅仅靠他们,当然成不了事。所以我们这边也得想个办法,把真武观的人都调出去,最起码雷小环和裴小楼不能在真武观中。”

“把雷小环和裴小楼都调出去。”李命之沉吟道,“倒是不难,就让施落嗣出面,要求谈判。如此一来,裴小楼和雷小环至少要去一个人。然后再在其他地方弄出些动静,把另外一个人也引开。”

李命之顿了一下:“关键是事后的影响太恶劣了,必然会惊动金阙。东华真人和慈航真人正愁没有借口大规模介入,若是闹出了这样的大事,他们肯定要大做文章,甚至会以此为借口亲自下场,到那时候,就很难收场了。”

李命乘沉声道:“我们不想把事情闹大,可事情已经闹大了,一旦叶秀招供,就不是慈航、东华有了借口那么简单,而是案情有了重大进展,玉京那边安排的各种手段,就全都用不上了。可凡事皆有两面,如果成了,固然给了慈航、东华大做文章的借口,却也侧面表明案情进展缓慢,仍旧可以从玉京那边给雷小环施压,慢慢限制调查组,乃至于赶走调查组,两害相较取其轻吧。”

李命之又是沉思了好一会儿,慢慢地望向李命乘:“生死攸关,此事一定要做得干净,千万不要落下什么把柄。到时候死无对证,就是他们有借口大做文章,也做不到我们身上。”

李命乘沉声道:“这是自然。”

“都是他们逼的,只能这样了,干吧。”李命之长叹一声。

(https://www.xxbooktxt.net/79_79816/42021912.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