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过河卒 > 第九十九章 端倪

一场接风宴,持续到深夜。

张月鹿喝了几杯黄酒,却没有醉。

不是她修为如何高深,纯粹就是酒量惊人。而且她也没怎么喝,只是推辞不过去,才喝了几杯。她喜欢杯中之物不假,却也分得清场合,不会将自己的喜好置于公事之上。

当然,她可以不领潘粹青的面子,让他撤掉酒席,现在就领她去看尸体,她占着理,潘粹青只能照办。可结果呢,就是没有必要地树敌一人。别人也会觉得她太过自以为是,得理不让人,那她以后的路就难走了。

甚至有人会从她身上看到五代大掌教的影子,对她打压提防。

她想要更进一步,就要学会忍耐,并隐瞒自己的部分意图,甚至在有些时候要和光同尘。

夜半时分,雨停了。

张月鹿走出画舫,一片漆黑中,只见得漫天繁星和远处灯火一起倒映在曲江池的湖面,当真是星河在天又在水。

好景色。

也是繁华盛世才能有的景象。

不过繁华之后,却也是暗流涌动。

巍巍盛齐便是最好的前车之鉴。

便在这时,岳柳离也从船楼中走出,来到张月鹿的不远处。

在宴席上,潘粹青几次试探张月鹿的来意都是无功而返,没有办法,只能让岳柳离出面,想着同样是女子,也许能有些收获。岳柳离心中发虚,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单独面对张月鹿。

“岳姑娘。”张月鹿首先开口道,用了一个很不道门的称呼。

岳柳离则是用了标准的道门称呼:“张副堂主。”

张月鹿看了眼岳柳离的身后:“自云锦山上清宫一别之后,三个月的时间转眼而过,没想到会发生如此多的事情,还望岳姑娘节哀。”

“多谢张副堂主关心。”岳柳离无论是道士品级还是职务,亦或是出身师承,都要远低于张月鹿,所以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

张月鹿接着问道:“岳姑娘有事吗?”

岳柳离轻声道:“只是没想到张副堂主会亲自过来,受宠若惊,特意前来道谢。”

“原来是这样。”张月鹿点了点头,话锋陡然一转,“方才在席上,我见岳姑娘与潘辅理的关系似乎有些非同一般。”

岳柳离一惊,脸上闪过一抹慌乱,强笑道:“潘辅理毕竟是师兄,万师兄的后事也是他一手料理,所以这段时间,我和潘师兄的接触多了一些。”

张月鹿笑了笑,不置可否。

齐玄素能几次骗过张月鹿,一来是齐玄素师从七娘,装模作样的确有一手,二来是张月鹿也很少去琢磨齐玄素的言行。可岳柳离不一样,既没有齐玄素的本事,也不能让张月鹿不去琢磨她,些许猫腻立时便藏不住了。

事实上,张月鹿通过在北辰堂积累的经验,最怀疑的便是岳柳离和潘粹青,自古以来,通奸杀人从不是什么稀奇事,都可以归于情杀的范畴之中。在张月鹿看来,岳柳离无疑是嫌疑最大。不过张月鹿只是怀疑,不会妄下结论,污人清白,具体情况还要看过尸体再说。

岳柳离被张月鹿用言语将了一军,方寸已乱,只能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场面话,便狼狈退走。

相较于经历了各种的风浪的张月鹿,岳柳离稍显稚嫩。毕竟万象道宫内的孩子算计,远不能与真正的道门内斗相提并论。张月鹿可是见识并亲身经历了江南大案,可谓是斗争经验相当丰富了。

正如万修武和齐玄素,在万象道宫的时候,齐玄素的确不是万修武的对手。可离开万象道宫之后,齐玄素先是在江湖中跟随七娘摸爬滚打,刀口舔血,后又跟随张月鹿直面各路邪教妖人,作战经验极为丰富。万修武则是在无墟宫中过起了安逸日子,两人再度交手,自然是万修武被齐玄素轻松拿下,哪怕万修武在境界修为上有一定的优势。

次日一早,张月鹿要求立刻查看尸体。

仅就万修武之死而言,潘粹青还真就是问心无愧,自然没有推脱,亲自领着张月鹿去查看了尸体。

张月鹿并不懂验尸,不过随她来的天罡堂道士中有人专门负责这个,上前再次查验尸体。

最后得出结论,万修武是死于一枚普通的破甲弹丸,以弹丸的贯穿伤口来看,可以还原出被人抵住脑门开铳的情景,与无墟宫提供的案卷一致。

可以确定,这种弹丸是出自天机堂。不过天机堂每年不知生产多少破甲弹丸,无法确认弹丸的来历,而且不能排除弹丸流入黑市的可能。

再有就是万修武的尸体,虽然可以被烈火灼烧严重,但仍旧可以辨认出部分打斗的痕迹,最后较重的几处伤势都是被拳头打出来的,所以无墟宫才会认定凶手是一名武夫,但还有一部分并不致命的细微伤口,是刀伤。

仵作对张月鹿道:“副堂主,尸体上是被烧得不成样子,可是落刀的位置却是变不了,还有部分伤口已经伤到了骨骼,在骨头上留有痕迹,这是火烧不掉的。”

张月鹿不发一言,亲自查验了那部分刀伤。

结果让张月鹿大为震惊。

这是“大衍灵刀”的痕迹。

虽然“大衍灵刀”号称无迹可寻,但那是对于面对“大衍灵刀”之人而言,实际上任何套路招式都是有迹可循,张月鹿自己本身就会“大衍灵刀”,自然一眼就辨认出来。

在道门之中,用剑是主流,用刀的人很少,甚至少到和奇门兵刃差不多的地步。人的精力有限,很少有人会刀剑并用。张月鹿是因为“无相纸”可以千变万化且自身资质足够才兼修了一门“大衍灵刀”。

换而言之,在道门中会用“大衍灵刀”之人不算多,而且天人之前不能自行修炼其他神通,除非是师父传授,天人之下且会“大衍灵刀”之人就更少了。而且如果是天人出手,那么万修武不会抵抗如此长的时间,只会被一刀割下人头,这也是一个佐证。

凶手疑似武夫,可以熟练使用火铳,会用“大衍灵刀”,境界修为不会超过天人,大概在玉虚阶段到归真阶段左右。

一个人的形象跃然而出。

原本张月鹿还不会联想到齐玄素,可偏偏潘粹青在案卷中提了齐玄素与万修武在万象道宫的旧怨。

仅仅是巧合吗?

张月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在别人看来,张月鹿只是不发一言,若有所思。可张月鹿内心已经是翻江倒海,两个念头不断对碰。

一个念头是,齐玄素没有死,他活了下来,在无墟宫的眼皮子底下杀了万修武,然后扬长而去。

另外一个念头是,有人知道齐玄素与万修武有旧怨,于是冒充齐玄素杀了万修武,混淆视听。毕竟齐玄素是她亲眼看着掉落下去,对于齐玄素的境界修为,她知根知底,根本没有存活的机会。

无论是哪个想法,都有一定的可能性。

不过朝廷那边多是用刀之人,毕竟大玄的高祖皇帝还有一个称号,天刀。

从皇室到黑衣人,都不乏用刀的高手,“大衍灵刀”在朝廷那边也有流传。

凶手是朝廷之人,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过了许久,张月鹿缓缓说道:“会用火铳、刀法精湛、武夫,道门内符合这三个条件之人,不多。不过朝廷中人却比比皆是,尤其是青鸾卫和黑衣人。”

潘粹青轻声道:“张副堂主的意思……凶手是朝廷中人?”

张月鹿示意沐妗拿过地图,指着地图说道:“你们怀疑凶手是隐秘结社之人,不可能逃往西京府和‘鬼关’,只会逃往其他方向。可如果凶手并非隐秘结社之人,而是一名朝廷中人,又恰好有过关的令牌……”

“‘鬼关’!”潘粹青瞪大了眼睛,“他就可以通过‘鬼关’,大摇大摆地从我们眼皮子底下离开,就算我们负责搜捕的灵官从他身旁经过,也看不出什么。甚至他还可以折返回西京府,就藏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跟我们玩一个灯下黑。”

张月鹿沉声道:“查一查‘鬼关’最近的过关记录。”

(https://www.xxbooktxt.net/79_79816/42301889.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