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过河卒 > 第五十九章 搜查

周道士沉吟道:“如今看来,最简单、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直接搜查项宅,应该会有些蛛丝马迹。”

试百户毕竟是官场中人,想得要更周全一些:“项员外有举人身份,项家的老太爷当年也有些官场故交,读书人素来喜欢抱团,讲究门生同年,若是我们真能搜出什么了不得的证据,那也就罢了,这些都是细枝末节。可如果我们什么也没搜出来,就成了罪过。”

“再有,项员外当下正昏迷不醒,我们越过他去,直接搜查他的宅邸,日后他反咬一口,说他宅子里少了财物,我们怎么说?他可不是平头百姓,不是想拿捏就拿捏的。而且底下的人也未必就手脚干净,真要有人干了小偷小摸的事情,我们两个便是无私也有私,百口莫辩。”

周道士“嘶”了一声:“的确有些棘手。”

他又望向齐玄素,询问道:“不知魏兄弟有什么主意?”

齐玄素本想一推二六五,不过转念一想,说道:“不如把本地的知县请过来?他主管一县政务,举人、秀才、童生,也算归他管,我们把他请过来,也不必他派人搜查住宅,只要他做个见证。”

“魏兄弟这个主意好。”试百户双手一拍,“如果他肯做这个见证,那么就算我们没搜查出什么,也可证明我们并非擅自行事。如果他不肯做这个见证,那么日后又牵扯出什么后续,办案不利的罪责他也逃不掉。”

齐玄素暗道公门之人的心眼就是多,这名青鸾卫试百户虽然是军伍出身,但半点不差,自己只想到了第一层,他已经想到了第二层。

试百户道:“我亲自去请知县大人。”

周道士又嘱咐道:“就说道门、黑衣人、青鸾卫都已经到了,他这位文官的代表,总不能缺席吧。他这次若是缩头,下次议事的时候,倒要看看他还有什么脸面大声说话。”

“是极,是极。”试百户笑着点头道,转身大步离去。

又等了大半天的工夫,项员外刚刚醒来不久,本地知县和前去请人的试百户也到了。

因为本朝并不重文轻武的缘故,儒门也开始提倡复兴君子六艺,也就是礼、乐、御、数、书、射,御便是骑马驾车,所以知县老爷虽然是文官,但不曾坐轿,而是冒着风雪一路骑马过来。

知县大人虽然多少有些不情愿,但出了这档子事,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出面了。而且万事不能只往坏处想,如果办砸了,他固然要担上干系,可如果能够破案,他这位知县也有一份功劳。

于是知县大人向项如林传达了要搜索项宅的决定,项如林抗议无果之后,又是两眼一黑,再度晕了过去。

周道士精通医术,给项如林检查了一番,捻须说道:“虽说气急攻心,但项员外的身子骨也太弱了,阳气略有不足。”

试百户道:“倒是没看出来,项员外一把年纪的人了,在那方面还这般不节制。”

“是阳气不足,不是精气不足。”周道士无奈道,“阳气与阴气乃是两不相容之物,若是同处一室,要么东风压倒西风,要么西风压倒东风,换而言之,要么阴气把阳气灭了,要么阳气把阴气灭了,至于阴阳调和,那是道门真人才有的本事。”

试百户是武夫,知县是儒门弟子,对于阴阳之道,都不如道门出身的周道士,知县不由问道:“若是阳气弱了会怎样?”

周道士说道:“身体虚弱,招致外邪入体。外邪入体又会使得身子更弱,如此循环往复,至死方休。若是身上的阴气太重,只怕死了也不得安宁,还有起尸的隐患。”

试百户听到这里,说道:“看来搜查项宅,已经是刻不容缓。”

周道士点头道:“搜吧,最起码有八成把握。”

试百户不再犹豫,大步出去,召集自己带来的青鸾卫,先是交代任务,接着强调纪律,然后青鸾卫们便分散开来,在项宅中搜索起来。虽然试百户已经强调了纪律,但青鸾卫们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难免趾高气扬,大声呵斥,甚至动手,一时间项宅中可谓是鸡飞狗跳,好不热闹。

外面看热闹的百姓见此情景,谣言四起,一开始传的还是出了命案,大太太和二太太让人给害了,后来就传成项员外吃了官司,传到最后则变成项员外犯下大罪,官府这是抄家来了。

群情激愤是不存在的,幸灾乐祸的倒是不少。

趁着搜查的工夫,周道士又把齐玄素介绍给了知县,知县不敢怠慢,十分客气,两人互相见礼。齐玄素不由感叹,有没有那层身份,当真是至关重要,如果他没有黑衣人的身份,就算有玉虚阶段的修为,也不可能被这般以礼相待。

转眼已经是天黑,搜查得也差不多了,只剩下一座小园子,大门紧闭,上着铁锁。

齐玄素、周道士、知县、试百户都来到小园子的门外,青鸾卫们都举着火把,照得通明。

此时大雪已经停了,试百户让人把项宅的管家喊了过来,指着园门,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是我们家老爷原配的墓园。”管家惧怯地望了试百户一眼,看见他锐利的目光连忙又低下了头,“失踪的那位大太太是后来续弦的。”

知县开口道:“真是笑话,哪有把墓园修在自己家里的?”

管事此时知道事情不对,赶忙撇清自己:“谁说不是呢,可老爷执意如此,我们也拦不住,而且平日里不许旁人踏足半步,我们也不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

试百户道:“如此说来,你是没有钥匙了?”

管事低下头去:“是。”

试百户挥了挥手,让他退下,又用眼神示意让两名青鸾卫看紧了他,然后对三人道:“三位是什么意思?”

周道士和知县对视一眼,说道:“似乎只能是砸门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齐玄素开口道:“此事因我而起,就由我出手破门吧。”

试百户立刻道:“好。”

齐玄素也不废话,快走两步,然后猛地一步踏出,深深踩入地面,在止住自己前冲态势的同时,整个人如张弓如满月,缩在胸口的一拳便是搭弓一箭,然后一拳狠狠轰出,如床弩激射,节节如爆竹炸响,整个动作在一瞬之间一气呵成。

“好拳!”试百户是武夫,最为识货,只觉得眼前一亮。

下一刻,齐玄素一拳落在门上。

一瞬间,门上竟是显现出一个虚幻的法阵,只是面对有真气和血气加持的一拳,这个简易法阵只是坚持了片刻,就彻底崩碎,继而园门也轰然炸裂成漫天木屑。

知县和周道士见此情景,都忍不住一缩头,暗忖这一拳若是落在自己身上,就是不死,也要丢大半条命。

齐玄素捏了捏拳头,率先走入墓园之中。

其余三人紧随其后,再往后就是青鸾卫、衙役、道士。

一进墓园,几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

这里是一座墓园不假,在正中位置有一座砖石结构的孤坟,可在孤坟周围却是遍地白骨,而且一眼就能辨认出是人骨。

这等场景很容易让人想起一句诗:“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

周道士来到一具白骨跟前,这具白骨明显与周围的白骨不同,泛着淡淡的玉白之色,应该是修为有成之人留下的遗骸,而且在其身旁,还有一块铁八卦,似乎是某种法器,不过已经损坏。

周道士轻叹一声,指着白骨道:“这应该是在客房墙壁上书写符箓之人,果然遭了毒手。”

到了此时,知县知道要做决断了,沉声道:“立刻缉拿项如林,封锁项宅,一个都不许走脱。”

试百户挥了挥手。

衙役和青鸾卫立刻四散而去。

项宅中又是一片哭喊。

谣言一下子变成了真的。

(https://www.xxbooktxt.net/79_79816/42379709.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