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过河卒 > 第一百六十五章 腊八粥(下)

齐玄素在光秃秃的崖壁上横向爬了许久,彻底离开此处道观遗址的范围之后,才双臂用力,爬上崖顶。

此时齐玄素的十指已经是鲜血淋漓,甚至可见白骨,指甲更是惨不忍睹。幸而他拥有部分武夫神异,无论是气力还是体魄,都有了长足的长进,才能不借助任何工具,在光秃秃的崖壁上,以如此速度爬行如此长的距离。

齐玄素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终于明白张月鹿为什么叫他没事别出去,原来张月鹿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是非。

想到此处,齐玄素顾不得其他,起身往张家走去。

其实齐玄素是高看张月鹿了,张月鹿还真没料到母亲和堂姐会用这种手段对付齐玄素,她的担心来源于那次没来由的不好预感,只是她实在想不出来源何处,虽说她的仇人不少,比如江南大案结下的仇家、被她扫了脸面的李天贞等等,但这里毕竟是云锦山,天师如今就在大真人府中,谁敢胆大包天地跑到云锦山上搞事?就算当年的地师徐无鬼,也是在天师不在大真人府时才敢奇袭大真人府。

所以张月鹿想不明白,总不能是预感到了半年之后的危险吧?没有这样的道理啊。

占验卜算之道,时间跨度越大,变数也就越多,成功率也就直线下降,所以许多心血来潮的预感范围都不会超过两个月的时间。张月鹿算了下自己未来两个月的行程,要么是在云锦山,要么是在玉京,都是十分安全的地方。

齐玄素回到张家之后,刚好与张拘奇走了一个照面。

齐玄素对于这位和蔼客气的张伯父观感不错,十分客气恭敬,主动止步行礼。

张拘奇看了齐玄素一眼,目光落在齐玄素的十指上,意味深长地说道:“不要觉得云锦山就是一方净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

“受教。”齐玄素正色道。

张拘奇不再多言,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齐玄素站在原地,望着张拘奇的背影,若有所思。

他有一种莫名直觉,这位张伯父不像表面上这般简单,似乎有些故事。

就在此时,有人在齐玄素的身后拍了一下:“看什么呢?”

齐玄素转过身来,发现竟然是张月鹿,讶然道:“回来这么早?”

张月鹿道:“喝完腊八粥之后,我就溜了,我可不想在那里演戏。”

“演戏?演什么戏?”齐玄素奇怪道。

张月鹿道:“当然是父慈子孝的戏码,去年这个时候,天师不在大真人府,我也没回来,不过听别人说起过,也就那么回事。可今年不一样,天师亲自出席,喝完腊八粥之后,各路张家族人自然要去天师膝下尽孝。别看天师一生未娶,膝下没有亲生的儿孙,可他的儿孙比谁都多。”

齐玄素哑然失笑道:“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张嘴竟是这般不饶人。”

张月鹿摆了摆手,注意到齐玄素的双手,不由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齐玄素没有隐瞒,将刚才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不过没有明说自己的猜测,只说觉得蹊跷:“可能是我多心了。”

张月鹿陷入沉思之中,摇头道:“不是你多心,我说怎么没见到张玉月,她们要做什么?”

齐玄素没有说话。

就在这一会儿的工夫,张月鹿已经大概想明白了这其中的龃龉,语气变得激烈起来:“欺人太甚,是可忍孰不可忍!”

齐玄素倒是十分平静:“青霄,你先不要动怒,毕竟是没有证据的事情。”

张月鹿压下怒气,点头道:“我那位堂姐,有这样的胆子,却没有这样的脑子,只怕是还有人在背后指使。”

虽然张月鹿没有明说,但两人都知道张月鹿说的是谁。

张月鹿自语道:“看来我最开始的想法没有错,不能在上清镇久留,最好是除夕夜回来,大年初一就走。”

齐玄素无奈一笑:“不至于如此。”

张月鹿因为喝腊八粥而生出的几分好心情已经败坏殆尽,直接让齐玄素跟她去她的房间。

女子闺房什么的,随着心学的兴盛,已经算不得什么禁地,不过齐玄素还是第一次踏足。只是让齐玄素失望的是,因为张月鹿并不经常在这里居住的缘故,大部分东西都已经搬去了玉京的住宅,所以显得异常朴素,只有一床一桌一屏风外加两个绣墩而已。

张月鹿示意齐玄素坐下,她隔着桌子坐在齐玄素的对面。

然后张月鹿取出从化生堂买来的药膏,自从回家之后,她就开始按时使用药膏,身上的许多伤口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没有留下半点疤痕,只剩下淡淡的红色印记——这是因为新生肌肤颜色不同的缘故,过段时间就好了。

齐玄素摇头道:“不至于,只是些小伤罢了,过段日子就好了。”

“手伸出来。”张月鹿却好似没有听到一般,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齐玄素只好伸出双手。

“就这样,别动。”张月鹿起身离开,回来时手里多了一盆清水。

张月鹿先是用清水给齐玄素清洗了双手,然后再仔细涂上药膏。

平心而论,张月鹿从未做过这类事情,不说动作如何温柔,甚至略显笨拙,还弄疼了齐玄素。不过对于齐玄素而言,些许疼痛实在算不得什么,与因此而生的温暖愉悦相比,更是不值一提。

张月鹿费了好大力气才把药膏涂完:“好了,舒服吧?”

齐玄素细细感受,在最开始的疼痛之后,果然有丝丝凉意传来,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加速了他血肉衍生的恢复速度,本来要三四天才能愈合的伤口,大概一个时辰就够了。

张月鹿道:“就这么举着手,等到药效完全发挥之后再放下。”

齐玄素只能依言照做。

……

每逢年节,道门都会出现一个怪诞景象,那便是玉京的人数开始减少,而真境别院、万寿重阳宫、大真人府的人数会比平时多出许多。

就拿大真人府来说,并非全是张家子弟,还有许多与张家有关之人也会来到大真人府,每每这个时候,就会增加飞舟的班次。

一艘巨大飞舟破开云海,缓缓下降,准备降落于上清宫外的湖泊中。

湖畔已经站了一行人,准备迎接,为首之人正是张玉月的父亲,二品太乙道士张拘成,如今上清宫的掌宫真人。

虽然张拘成不是天师亲子,但天师和张拘成的父亲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又因为天师未曾娶妻膝下无子的缘故,按照宗族传承制度,张拘成还是一人肩挑两房承嗣,故而张拘成仍算是大宗长房。

在张拘成身后,一众随行之人都是高品道士,曾经见过齐玄素的那位三品幽逸道士张拘平也在其中。

张拘成等人都望着降落的飞舟,他们都是名副其实的天人,仅凭些许逸散气息,便将飞舟携带来的磅礴水气阻隔在外。

飞舟停稳之后,放下一道舷梯,舟上之人依次下船。

张拘成已经主动迎了上去。

这艘飞舟不是普通飞舟,而是来自于万寿重阳宫的特殊飞舟,舟上全是全真道的高品道士,他们尊奉地师之命令,前往云锦山大真人府面见天师,名义上是喝腊八粥,实际上与清微真人进京面圣如出一辙。

事实上,喝腊八粥也分成了早晚两场,第一场选在白天,以张家成员为主,也就是张月鹿参加的这次。第二场则是选在了晚上,只有正一、全真两道的高层参加,虽然人数更少,但分量更重。

这次来人中有蜀州道府的府主,也有秦州道府的首席副府主,还有无墟宫的掌宫真人,都是二品太乙道士。

张拘成与蜀州道府的府主齐教正是老相识了,而齐教正出身的齐家,便是齐玄素经常被人误会出身的齐家。

平心而论,如果齐玄素真是出身齐家,还算与张月鹿门当户对,可惜齐玄素与齐家没有半点血缘关系,毕竟他只是跟随师父姓齐而已。

张拘成和齐教正寒暄之后,走在最前面。

后面是张拘成的堂弟张拘书和无墟宫的掌宫真人。

按照道理来说,应是无墟宫的掌宫真人对应上清宫的掌宫真人,但无墟宫的掌宫真人过去一直是由东华真人兼任,直到东华真人从北辰堂的掌堂真人升任为紫薇堂掌堂真人之后,才由如今这位真人接任,这位真人只是二品太乙道士,还未挂上“参知”二字,要比张拘成和齐教正低上一头,所以这次全真道来人以蜀州道府的齐教正为首。

一位又一位的全真道真人离开飞舟。

负责迎接的正一道之人也在不断减少,很快只剩下张拘平还站在原地。

飞舟的舷梯仍旧没有撤下。

最后一个身影出现了。

只见裴小楼身着道门鹤氅正装,头戴莲花冠,如同一朵盛开的莲花。

都说人靠衣装,此时的裴小楼再无半分猥琐之意,倒是显得颇为潇洒。

裴小楼站在舷梯口望向大真人府方向,转过脸露出笑,望着下面的张拘平,走下了舷梯。

很难想象,性格相差如此之大的两人竟然会成为朋友。

(https://www.xxbooktxt.net/79_79816/42550700.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