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踹翻渣男后,全京城排队求娶 > 第490章 番外:一个小甜饼

“听说了吗,叶家少夫人成婚到现在,还没与叶大公子圆房呢。”

“真的假的?我就说,那位名不见经传的四姑娘怎么就配得上叶家的长孙了。”

“可那日叶家大婚,那排场那般盛大,难道就为了娶一个自己不会碰的女人?”

“说不定是四姑娘的身子有问题。”

“就是。”

顾霜从马车里下来,刚走进绸缎庄,便听见里头窸窸窣窣的议论声,顿时臊红了脸。

“少夫人,您别当回事儿,她们能懂什么,我们姑爷这么疼少夫人,估计是她们羡慕嫉妒恨,才故意这般诋毁您的。”丫头青碧白了那几位乱嚼舌根的贵妇人一眼,扶着顾霜走进店里。

顾樱自小是个不会与人争辩的性子,听到这些话,其实并未太当回事儿。

毕竟夫君疼不疼她,她自己心里清楚。

只是她没想到会在店内碰见符迅之与商娇。

看二人站在一起挑选红绸的模样,大概是想做喜服。

顾霜条件反射的想走,倒也不为别的,她与符迅之早就做了了断,也再无男女之情,在她心里,只要自己成了婚,成了叶轻迟的人,日后就要与别的男子保持距离。

更何况,符迅之还是她的前未婚夫,被人看见了传到夫君耳朵里,总不像样。

“霜儿。”

符迅之却不准备放过她,柔声将她叫住。

顾霜脚步不停,没曾想,他竟胆大妄为的上前来拉扯她。

顾霜慌了慌,身子害怕的往后退去。

青碧及时挡在她面前,才堵住了符迅之继续上前的路。

“符公子,请对我们少夫人放尊重些!”

顾霜成婚不过一月,符迅之便消瘦了许多,形销骨立,颇有几分弱不堪衣的意味。

他已经知道了顾霜并未被穆南峰侵犯的真相,如今正是后悔痛苦的时候。

这一个月来,他每日茶不思饭不想,恨不得杀了那个愚蠢的自己,整天浑浑噩噩的想着顾霜,都快魔怔了。

他一脸悲伤的看向顾霜,声音柔情缱绻,“霜儿,我知道叶轻迟不是真的爱你,也不是真心想娶你为妻,他那样的门第,你嫁给他是不会得到幸福的。”

顾霜一时气愤起来,俏红的脸颊泛起两片薄红,“符公子莫要胡说,夫君他待我很好。”

听她情深意切的唤着叶轻迟夫君,符迅之心尖泛起一阵莫名疼痛,老实巴交的脸上露出几分不信,“霜儿,你不用哄骗我了,我听人说过,看女子走路的身形便能看出她还是不是处子之身……我刚刚看你走进来的模样,便知道,他还没有碰过你对么?”

“符公子你!”床笫之间的事,竟被符迅之这读书人拿到这么多人面前来说道,气得顾霜沉默也不是,反驳也不是。

四周看热闹的女子围拢过来,对着顾霜指指点点。

“就如她们所言,叶轻迟他根本没碰过你,你嫁给他不过是被他冷落在后院的一株小兰花,还不若与他和离,重新与我在一起,我发誓,这一次定会好好待你,霜儿,你相信我……”

顾霜抬眸看见商娇双手环胸的靠在柜台旁,好整以暇,一副看好戏的神情,顿时尴尬的咬了咬唇,急得都快哭了。

“霜儿……”符迅之见她眸间水润弥漫,以为她当真受了委屈,在叶家过得不好,心里涌起一阵隐秘的痛快,但他面上却是心疼的走过去,想抱她,用施舍的语气道,“你在叶家定受了委屈对不对,你过来,日后我保护你。”

顾霜攥着衣袖,躲在青碧身后,只觉得眼前这个男人陌生得可怕。

“我没有受委屈,你不要再说了。”

“你看看你,你都瘦了,还没有受委屈?你出门都是自己,他从来都没陪过你,这也叫没受委屈?”符迅之依旧不信。

在他眼里,顾霜根本配不上叶轻迟,以叶轻迟的身份地位,又怎么会真心实意对顾霜好?

他不想承认顾霜嫁人之后过得更好。

看她受委屈,看她被叶轻迟抛弃冷落,他才心头才会痛快。

四周围观女子们议论纷纷,说的都是顾霜的不堪。

她那时刚嫁入叶家,还不清楚叶轻迟对自己的情意……只以为他是为了帮自己才娶她的,更何况,她与夫君洞房那夜便圆了房,这些话她也不好对外人说,所以只能默默催泪,不敢反驳符迅之的话。

青碧气血翻涌,火气直冲脑门儿,抱起一块绸缎便往符迅之身上抽打过去。

符迅之生生抗住那几下,伸出手去拉顾霜。

顾霜吓得直往后退,直到退到一个温热熟悉的怀抱里,被身后那人抱住,这才惊慌失措的闪动着泪水,伸手抱住他,“夫君……我想回家了……”

叶轻迟单手搂住怀里娇软的身子,用披风将她拢住,抬起长腿,便将发了疯的符迅之踹飞。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碰我的妻子?”

符迅之怒得脸色发白,身子跌在地上,见叶轻迟对顾霜呵护备至,气得两眼一黑,“叶轻迟,你放开霜儿。”

叶轻迟冷笑一声,“我听说你一个读书人,不好好读书,却日日守在我叶家附近看女人?”

符迅之神情一变,“我没有!”

叶轻迟居高临下道,“我你有没有,一会儿会有官府的人来找你调查,至于吏部,从今天开始你可以不用去上值了。”

符迅之浑身一僵,“叶轻迟你敢如此嚣张跋扈——”

叶轻迟冷眼睨着他,“为了霜儿,我便是嚣张一回又如何,你一个小小的吏部司封郎中,我还是有权力踹了你的帽子。”

符迅之脸色彻底白了。

叶轻迟没再与他多废话,将被吓得神魂出窍的顾霜打横抱起送上了马车。

当天夜里。

符迅之刚睡下便被人塞住嘴巴捆住双手双脚扔到了叶家宅邸。

隔着窗棂。

那玲珑的屋子里发出一阵让人面红耳赤的摇床声。

“夫君,别……别来了……”

“这才一回,霜儿就不想了?”

“可我还是疼……”

虽然成婚后,叶轻迟并不节制,可他那张脸生得实在太好,她总是拒绝不了。

男人语气温柔:“霜儿信我,不会再疼了。”

“唔,夫君……”

女子细碎的哭声夹杂着愉悦一点一点响起。

符迅之死死瞪大眼睛,悲愤交加的挣扎起来。

半夜过去,他已形同一具行尸走肉躺在窗台之下。

偏叶轻迟生怕他听得不清楚,还将怀里面若敷粉的娇妻抱到窗边。

顾霜不知为何今夜的男人这般磨人。

身子软软的挂在他身上,任由他去了。

后半夜,她总算拖着疲惫的身子沐浴睡了过去。

叶轻迟长袍缓带,走到窗前将窗户合上,嘴角浮起一抹讥诮。

自那以后,符迅之便很少再出现在顾霜面前。

偶尔碰上,也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灰溜溜的逃走。

和商娇成婚后,他被人从吏部赶了出来,一个读书人却被断了青云路,只能在巡城司里做个文书。

后来无数个岁月,他总能在大街上看见叶轻迟与顾霜恩爱的身影。

一开始,只有他们夫妻二人。

后来多了一个名叫岁岁的女儿,再后来,又多了一个眉眼精致的小男孩儿。

而他,妻子和离。

一辈子孤家寡人一个。

(https://www.xxbooktxt.net/85861_85861900/36211094.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