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龙族:带着路明非改写结局 > 第二百七十五章文森特船长

  金发女郎熟练的输入密码,那扇写着“轮机舱重地,外人禁止踏步”的门突然打开了。

  谁也不会想到这么一扇粗糙、沉重还带着些许锈斑的铁门后竟然是一架精美绝伦的电梯,白色大理石覆盖了地面和四壁,格纹拼花中点缀着祖母绿宝石,一盏辉煌的水晶吊灯悬挂在电梯中央,照亮了墙上那幅雷诺阿的真迹。

  YAMAL号号称七星级赌船,航行在世界边缘的极乐明珠,外面的赌场大厅不可谓不豪华,可任何东西都怕对比,跟这架电梯比起来,金碧辉煌的大厅就像个大杂院儿。

  “芜湖!你们船长还真是有钱!”看着豪华的电梯,第一次见到的路明非忍不住发出感慨。

  “船长一向喜欢这种直白的风格。”金发女郎说。

  “还真是直白…”路明非点了点头,“一看就是土大款的调调,我猜你们的船长应该是一个阿拉伯人或者犹太人。”

  “不,船长他是一位纯正的德国人。”金发女郎笑着说。

  电梯缓缓上升,停下来的时候已经抵达了顶层,第11层。

  YAMAL号一共有11层船舱,其中五层在甲板以下,六层在甲板以上,越往上的舱位卖得越贵,但顶层的舱位是没有出售的,游轮公司对此的解释是那一层里装满了通讯设备。随着电梯门打开,这一层的真面目暴露在路明非和陆离的面前,首先冲入视野的是各种各样的色彩,地面是酒红色、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墙壁上铺的不是壁纸而是孔雀尾羽,斑斓的绿色透着一股迷幻气息,吊灯所用的人造水晶中掺入了金粉,把灯光的色调调得接近于阳光,两侧墙壁上挂的画从伦勃朗到提香到鲁本斯到梵高,一连串光耀画坛的名字。

  “看来你们那个船长还是一个喜欢艺术的家伙在。”路明非朝着两侧的油画靠了过去,仔细的端详着,“不过我好像在卢浮宫里见过一模一样的油画…”

  “这些该不会都是假的吧?”

  金发女郎摇了摇头,“不,先生,能够保存在这里的都是真迹,都是船长亲自找到的。”

  听着她的话,路明非挑了挑眉。

  可如果是一个真正懂得绘画艺术的人到这里,会证实她并没有说谎,那些都是真迹。

  而资深的艺术品交易商如果来到这里会更加惊讶,因为其中好几幅画根据记载都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在二战期间,大量的艺术品遭到破坏或者失踪,其中的一部分如今就安然地悬挂在YAMAL号顶层的走廊里。

  唯一能和那位名画争辉的就是那些女孩了,清一色的白俄罗斯少女,玳瑁色的眼睛,淡金色的长发在头顶梳成高高的马尾辫,白色或者黑色的超短裙,裙边镶着毛茸茸的白边,过膝盖的棕色高跟皮靴。

  女孩们沿着走廊排成了两排,在路明非和陆离同时走出电梯的那一刻用着蹩脚的汉语高呼,“欢迎路先生前来参观!”,扑面而来的就是一个欢迎领导检查的熟悉感,那些女孩中其中最漂亮的两个走了过来,一左一右的挽住了两人的胳膊,带领着他们前往尽头的船长室。

  女孩们簇拥着两人穿过长廊,正前方的蓝色雕花大门已经敞开,白色和海蓝色相间的优雅小厅里摆着一张宽大的赌桌,旁边书架上堆满了赌具。而这个赌局的主人,那位身穿白色船长服的老人正坐在赌桌后面,佝偻着背。

  门在两个的身后关闭,女孩们并没有跟着路明非和陆离进来,船长室内只有路明非陆离和老船长三人,隔着一张巨大的赌桌对视。

  第一次来到这里的路明非环视着这间船长室,这里跟电梯和走廊一样,同样符合这位老船长那直白且暴力的审美。

  极致的奢华中透出些许艺术气息。

  无论是赌桌旁那台镀金的空气钟还是黄铜的六分仪,每一件装饰品都有年代感,站在这间小厅里有种时间倒流半个世纪的感觉,这让路明非突然想起自己曾经和废柴师兄一起在宿舍看过的那部经典老电影,《辛德勒的名单》。

  相比较那些老物件,船长的年代感更重。

  他瘦得都快没有人形了,因为脊椎过于弯曲,整个人几乎是趴在了赌桌上,全身皮肤松弛,眼皮耷拉下来几乎要把整个眼睛盖住,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年迈的猴子或者是一只披着人皮的骷髅,可那细细的眼睛缝隙之间却流露着灵活的光,他见到路明非和陆离来到之后,就像是迷失在沙漠中的旅客突然看到了水一样,迷恋却又畏惧。

  “尊敬的路先生,很抱歉这么晚还要打扰你们。”老船长极为谦卑的说。

  陆离面无表情的站在一旁,他早就猜出了这位老船长想要做什么,而路明非似乎对这位神秘的老船长十分的感兴趣,“你找我们兄弟两个有事?”

  路明非说完,老船长看向陆离的方向沉默了一会,“是的,我今晚的确有事情想要求你们…”

  “你们可以叫我文森特,我的真名是文森特·冯·路德维希,德国人,虽然我的名字从未在福布斯富豪榜上出现,但我实际上是阿根廷最富的几个人之一,从本世纪初,我就向俄罗斯租用了这辆YAMAL号,我也一直生活在这艘船的11层,除了你们之外几乎没有人知道我的存在,我就是这艘船真正的主人…”

  “所以呢?”路明非挑了挑眉,“你大半夜找我们就是为了证明你是这艘船的主人?”

  文森特连忙摇了摇头,“抱歉,我这里并非是想炫耀我的财富,只是想证明我很真诚,尊敬的路先生!”

  “我今天找你们来,是因为我有求于你们…”文森特说,“虽然我不知道你们要去北极做什么,也许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而且我知道你们从哪里来…”

  “卡塞尔学院!那个传说中的地方…”

  “你知道的东西还不少啊?居然还知道卡塞尔学院。”路明非有些惊讶。

  文森特老船长点了点头,“当然,尊贵的路先生,我曾经跟随着那位伟大的元首见证了许多人类之外的奇迹…”

  说着,他两只手撑着赌桌缓缓起身,朝着路明非和陆离两人微微鞠躬,他当着两人的面推开了那扇更衣室的大门,十分钟后,当这位老船长再度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都惊呆了,文森特并没有赤身裸体,也没有刚刚那套昂贵的高奢,而是全副武装了起来,从头武装到脚!

  黑色的高筒皮靴,塞在靴筒里的马裤,黑呢上衣,皮带扣闪闪发亮,带SS标记的肩章,大檐帽上是鹰徽和骷髅军徽,这套衣服是那么沉重,年迈的文森特几乎撑不起来,但这只老黄鼠狼还是颤巍巍地踏着步来到路明非和陆离面前,举手行礼,嘶哑地高呼,“Heil  Hitler!”

  路明非愣了几秒,他突然明白了这位老船长为什么会拥有这么大的一笔财富了,也知道了他为什么会知道卡塞尔学院的存在…因为世上原本并不存在文森特·冯·路德维希这个人,这应该是一个伪造出来的名字,他的真实身份是个**余党!二战之后,很多**党成员逃亡阿根廷,那里远离欧洲大陆,而且在二战中保持中立,堪称**党最后的逃亡天堂。直到50年后,还有存活着的**余孽落网的新闻,而文森特恰恰是其中之一!

  “党卫军文森特·冯·安德烈斯中尉!向你致以最高的敬意!尊敬的路先生!”文森特大声说,想来安德烈斯才是他的真实姓氏。

  看着面前的文森特,路明非皱了皱眉,“所以你的目的…”

  文森特再次微微鞠躬,他走到了那副被遮起来的画面前,深深地吸了口气,睁大了眼睛,眼神忽然变得梦幻瑰丽,“尊敬的路先生,请让我向你公布帝国最后的秘密!”

  “帝国最后的秘密…”路明非有些好奇。

  “是的,尊敬的路先生,在如今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们才有资格知道这个秘密的全貌!”文森特猛地扯落了画上的蒙布。

  那幅画骤然出现在路明非和陆离的面前,青色的大海和青色的天空,天空中流动着奇异的云彩,神秘的光从天而降,照亮了海中那座孤零零的石岛,岛中央长满了参天大树,而岛的外围却呈半圆形,仿佛被从中间一刀切开的古罗马斗兽场,在斗兽场中本该安放贵宾座位的地方是一个又一个石洞,每个洞穴里都放着一具棺材。

  一只小舟驶近小岛,舟上的乘客正要登岛,船头放着棺材,船上站着紧紧裹在白衣中的人形,似死神又似天使。

  画风非常写实,细到柏树的叶子和云的缝隙都清晰可见。可题材又匪夷所思,世界上怎么会有专门用于安置棺材的岛呢?多看几眼,一种非现实的恐惧感悄然升起。

  路明非细细看去,越看越觉得这个裹着白衣的人像是奥丁,他看向了陆离,陆离点了点头。

  “这幅画的名字是《死亡之岛》,画家是瑞士人阿诺德·勃克林。他一生中画了五幅《死亡之岛》,元首一个人就收藏了三幅,这是其中之一,另外两幅都被烧了。”文森特幽幽地说着,往壁炉里丢了一块柴,“那是1945年4月,苏联红军攻破了柏林,元首在总理府的地下室里自杀,那天我记得很清楚,是4月30日。那年我20岁,是党卫军成员,兼任元首的秘书。”

  随着这番话,**德国的气息仿佛幽灵般回来了,文森特缩在厚重的座椅里,直勾勾地盯着壁炉里的火,看侧脸满脸老人斑,像个从棺材里爬出来的死人。

  路明非和陆离默默的听着,不予置评。

  “那位伟大的存在生前钟爱艺术品和圣物,其中绝大部分都被大火付之一炬,我拼着命也只抢救出来一小部分,带着它们前往阿根廷。其中的一部分就挂在外面,另一部分不那么容易追查的被我卖掉了,我的财富就是从那里来的。而其中最珍贵的就是这幅《死亡之岛》,评论家们对这幅画发表过各式各样的评价,比如画家是在描绘一个并不真实存在的岛屿啦,反映了死亡和生命之间的和谐啦…扯淡!”文森特忽然面目狰狞,“只有他那样的伟人才看穿了这幅画的本质!”

  “他看穿了这幅画的本质?”路明非有些诧异。

  “是的!只有真正的艺术家和伟大的领袖才能看穿这幅画里隐藏的秘密!”提起那位早就死在地下室里的存在,文森特愈发的兴奋的起来,“想必尊贵的路先生也一定看出了这副画的不一般了吧!”

  “的确非同一般…”路明非点了点头,瞥了一眼那个白色的人影,“不过我更想知道你那个伟大的领袖是怎么理解这幅画的。”

  如果不是路明非亲眼见过奥丁并且杀了他,也不会认出画中的那个人就是他。

  如果是其他人来看,这应该是一个疯子的画作,应该是画家在绘制那幅作品的时候处在某种极度神经质的状态,近乎疯狂。

  难怪那位喜欢,文森特也喜欢,文森特在**党里也许是个不起眼的小人物,可疯癫倒是跟党魁有一拼…

  “领袖说,那是一座真实存在的岛!”文森特忽然身体前倾,神情极度诡秘,“那座岛在神话中的名字…叫阿瓦隆!”

  阿瓦隆,凯尔神话中的一座岛屿,与那位伟大的君王亚瑟有着很大的关系。

  根据吟游诗人们的说法,阿瓦隆是位于世界北方的岛屿,是被精灵之力守护的岛屿,迷雾和沼泽围绕着它,只能划着小船抵达。亚瑟王战死之后,尸体乘着小船前往阿瓦隆岛,到达那里之后,他就将死而复生,阿瓦隆岛上的时间是不流动的,因而它是永恒的,它既是死亡之岛又是生命之岛。

  这种神话无法考证,但路明非和陆离都知道那就是一个尼伯龙根,而且还是奥丁自己准备的尼伯龙根。

  “所以你想让我们帮你找到阿瓦隆岛?”路明非问。

  “是的!是的!是的!”文森特大声说,“这是为了伟大的帝国!阿瓦隆岛,那是伟大帝国的最后希望!”

  “你知道那座岛在哪?”路明非继续问。

  “嘿嘿!”文森特得意的笑了两下,“当然!元首大人可是近代史上最伟大的神秘主义研究者!全世界最好的巫师和通灵师都效忠于他,他甚至拥有着那支刺死过耶稣的‘命运之矛’,也曾派遣过最优秀的党卫军小队去XZ调查永生的秘密!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像元首那样了解这个世界的本质和真相,就是他亲口告诉我的…

  根据对凯尔特古代石刻的研究,阿瓦隆岛就位于这个海域,连经纬度都能推算出来!也是他告诉我,世界上可能存在一个特殊的族群,他们身上流淌着古神的血,他们拥有特异功能,甚至能够呼风唤雨!根据元首给我的线索,我才找到了卡塞尔学院的蛛丝马迹,可我深入研究之后发现你们比元首想的还要闪耀…”

  “你想去那座岛做什么?”路明非赶紧打断兴奋的文森特。

  文森特的眼中忽然泛起了泪花,他起身走到那幅画旁的祭坛前。

  路明非一进门就注意到那个小祭坛了,它其实是个在墙上挖出来的洞,洞的上方带着弧度,洞壁上是拉斐尔那幅《西斯廷圣母》的复制品,旁边放着两支白银烛台,两支烛台中间,是个镶着金边的黑色匣子。

  文森特庄严肃穆地行礼之后,他端起那个黑匣子返回路明非的面前,缓缓地打开匣盖。

  “为了…复活领袖!”

(https://www.xxbooktxt.net/89998_89998305/36363400.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