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日常修仙 > 第七百三十章 落幕/新始

崔宇他们听了王龙龙话,心里不禁涌出自卑:“奶奶的,文化人就是不一样!”
  段世刚同样高山仰止。
  王龙龙得意一笑,充满喜悦,他道:“一般一般。”
  他摸出手机,打算拍摄舞台画面。
  此时,周围的一切仿佛失去色彩,唯有漫天火暴雨冲刷,白纱少女的身影在夜空中熠熠生辉。
  她的裙裾在火雨中翻飞,宛如云朵飘荡,她发丝随风轻扬,舞姿婉约飘逸,如诗如画。
  舞台北边,之前表演过‘火舞’的江珊月睁大双眸,难以置信,这一幕实在太梦幻了!
  与她的舞蹈相比,或许这才更值得配以‘火舞’的名号吧。
  “姐姐,上了。”陈思雨提起裙摆,小跑着奔向舞台。
  当人们的目光,仍沉浸在白纱少女感的舞姿中,两位长相一模一样的少女,轻盈的飘入了舞台。
  她们身着淡紫色长裙,火花的映照下,闪烁柔和神秘的光芒,与白纱少女的纯洁无暇形成了完美的互补。
  双胞胎的舞没有那般婉约优雅,她们的舞步灵动活泼,仿佛为舞台增添了无尽的生机和活力,三女的身影交织在一起,仿佛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共鸣。
  台下的男生们目不转睛的盯着,郭坤南激动拍单凯泉:“泉子,泉子,上啊!”
  单凯泉注视那道倩影,那是他无数次魂牵梦绕,以及最后破碎的梦。
  单凯泉摇摇头:“算了,我现在喜欢的是蓝子晨。”
  郭坤南劝道:“追谁都是追,不如追个更漂亮的,就算没成功,受到的嘲笑也会少一点。”
  单凯泉:“还是算了吧。”
  他最擅长的就是算了。
  郭坤南长叹一声,不知道为何,内心竟然又有一种释然。
  曹昆瞠目结舌,经受过剧烈的视觉冲击,他这才发现,他一往情深的孟紫韵,比之舞台上舞动的倩影,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存在。
  如果说,平日里,孟紫韵的美是90分,白雨夏的美是100分,差距并不是那么大,可是这一刻舞台上的白雨夏,直接加了超级buff,化作了1000分。
  齐天恒:“三分钟,我要得到这个女人的信息!”
  赵晓峰:“我现在发帖!”
  “魏修远,你挡到我了!”董佳怡对站起来的魏修远说。
  魏修远恍若未闻。
  不仅是他,后方高一方阵的很多学生,更是站起来看,你挤我,我挤你。
  如暴雨般倾泻的星火逐渐消停,从最初的刺眼夺目到渐渐柔和,最后变得暗淡无光。
  三道舞动的倩影亦是逐渐没入黑暗。
  在座的学生,皆是生出一种可惜之感。
  这时,姜宁走出黑暗,他左手是盛满铁水的柳木勺子,右手是一根翠绿柳树枝,他一袭黑衣如墨,静静站立。
  他将柳树枝落入铁水,柳树枝被点燃了,亮起火焰。
  姜宁往前一甩,他轻轻念道:
  “疾!”
  只见一道火焰从柳树枝尖甩出,如同流星划过夜空,飞入了台下的观众中。
  人们下意识的后退,唯有薛元桐不动如山。
  姜宁眼中闪过笑意,薛元桐还敢用手接。
  那团火光在半空中变幻,竟是化作一只栩栩如生的兔子,轻轻的落在她掌心,她的小脸被火兔子映照的红彤彤的。
  周围无不投来惊诧的目光,全部集中火兔子身上。
  短暂的惊讶后,江亚楠惊叫:“啊啊啊,他以前表演过这个!”
  她反应极快,连忙叫道:“我是虎,虎!姜宁!”
  姜宁见她屡次捧场,倒没冷漠的拒绝,他再次甩动柳枝,又是一道火焰甩出,半空中,赤红的小老虎穿越人群,落入江亚楠的手中。
  刹那的惊艳后,随之湮灭。
  可这也让在场的观众,知道这是可以被赐予的。
  一瞬间,舞台下,人声沸腾,呼喊声雷动。
  崔宇毫无下限:“宁爹,你是我爹!我属牛啊,爹!”
  姜宁这次甩动柳树枝的动作大了些,一只火焰形状的牛,跨越近十米,落到崔宇上方,被太过激动的崔宇一巴掌拍灭。
  林子达震惊的同时,又难以置信:‘这是烟花吗?’
  旁边的袁小茂举着手机录像:“不是啊,你看我录像的画面,这只是一团火,哪是什么老虎,牛?”
  8班的王龙龙盯着屏幕,同样发出类似的疑问:“火飘动时居然没影子,奇怪。”
  马事成:“不奇怪,因为火影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王龙龙:“马哥大才。”
  方阵中一片混乱,呼喊的,跳跃的,趁乱推搡的。
  丁姝言凝神,观察这一切。
  忽然,柳树枝尖光芒大作,一抹耀眼的红光从中疾驰而出,火焰在半空中成型,化作一只极速飞行的火鸟,周身散落的火焰,几乎形成了一对双翼。
  双翼的裹挟下,几乎是毫秒之间,便飞至丁姝言面前。
  丁姝言镇定的探出手,纤细白皙的手指点向那道火鸟,她指尖并未察觉到丝毫灼热,只有一只火鸟照的她脸上皮肤晶莹剔透。

  下一秒,火鸟凋零,明艳的火光消失。
  丁姝言不可避免的,生出一种怅然若失的情绪。
  旋即,黑暗中,她优美的嘴角线条,荡起了稍稍上扬的弧度。
  齐天恒望见这般轰动的场景,饶是他从小锦衣玉食,仍是嫉妒羡慕啊!
  姜宁站在台上,堪称神灵赐福,全靠心情甩出一只又一只的火焰动物。
  那些愚蠢的女生,疯了一样的叫喊。
  齐天恒道:“晓峰!”
  赵晓峰:“在,天哥你说!”
  齐天恒:“你能不能给我整个类似的节目?”
  以往激灵的赵晓峰愣了愣,他缓缓抬起手指,指着自己,不敢相信:“我吗?”
  ……
  两分钟后,节目结束,姜宁走下舞台。
  舞台北面,陈海阳,戴永全,全在这里等候。
  郭冉神情钦佩和恭喜,“真风光哦。”
  她真的被惊讶到了,起初接触时,她只以为姜宁是个出身小镇的少年,谁能想到,居然能玩出这类魔术。
  只是在赞赏的背后,她亦有种淡淡的陌生。
  不知为何,她怀念喜欢最初,她把姜宁叫到办公室,辅导姜宁化学的过程中,她讲着过去和现在还有未来的事,姜宁老老实实的倾听,在一旁打趣。
  郭冉好像一个矛盾的混合体,既想让他乘风而起,又有种说不出的迷茫。
  姜宁没说话,他扣了下打火机,一道火苗升起,姜宁吹了口气,那小小的火焰轻轻的往前一扯,翩若游龙的窜向郭冉。
  郭冉娇呼“啊!”。
  谁料那火蛇即将扑到她面前时,猝然一个摆尾,湮灭在空中。
  姜宁笑道:“多谢郭老师教我的化学知识。”
  郭冉缓过神来,碍于周围的有人在,不好收拾姜宁,她只能应承下:“是你学的好。”
  姜宁没在这里停留,他穿过人群,走向8班的方阵,期间遇到了很多学生,姜宁不认识他们,但他们全都竖起拇指,夸赞他的表演实在太精彩了。
  当姜宁抵达8班,迎来的是更热烈的庆祝。
  江亚楠带着几个女生,过来表示感谢。
  辛有龄夸他为班争光,她容光焕发,这次元旦晚会,前有黄忠飞,后有吴小启,再来一个姜宁和白雨夏陈思雨配合的舞蹈,斩获不可谓不丰富啊!
  她的班长之位,以后再开全校大会,能拿来当招牌了,说话都硬气了无数倍。
  方队中排空了一片,只有沈青娥独自尴尬的坐着,她有些坐立不安。
  众人恭贺时,南边传来一股动静,还惊起了喧哗声。
  只见几个活泼靓丽的女同学径直的赶来。
  后方传来一声声惊呼:“艾姐,艾姐来了。”
  艾姐正是跳‘日不落’舞蹈的女团一姐,曾在竞选节目的流程,强势PK掉董佳怡的辣舞,乃是高一届的骄傲。
  艾姐容貌漂亮,相比舞台上的打扮,她现在外面添了件大衣御寒,只是没有系上,依旧能窥见粉红色短裙。
  她来到8班后,后方的高一方阵瞬间安静了。
  之前那些为艾姐扬威呐喊的高一男生,全部哑火了。
  8班起哄的人,同样消停。
  崔宇和郭坤南他们盯紧了看。
  江亚楠和辛有龄亦是眼神好奇。
  艾姐走到姜宁跟前,她看着这个方才在舞台上大显神通的男生,脸上非常欣赏,她大大咧咧的说:“你好,姜宁,你的节目非常棒!”
  姜宁:“你也不赖,很精彩。”
  艾姐颇有攻击性,她反问:“你既然认识我,我喊了那么多声,让你给我一条龙,你怎么不理我?”
  王龙龙帮着解围:“这我宁哥哪里注意,人那么多!”
  艾姐说:“好吧,我叫艾蔓,我能加一下你的联系方式吗?”
  柳传道窜出来,热情的说:“加,加,我们加一下,愣着干嘛!”
  艾蔓见过大场面,她说:“不要你的。”
  姜宁拿出手机,交换联系方式。
  他听到后面高一方队,传来了心碎的声音。
  等到艾蔓走后,柳传道:“靠,为什么对我态度那么差,对你那么好?”
  姜宁调侃:“因为你太优秀了。”
  崔宇乐了会,他眼珠子一转,想到艾姐上场跳舞时,高一男生的激动。
  他洋洋得意的朝那群高一男生说:“叫啊,咋不叫了,艾姐不属于你们了吗?”
  由于这挑衅杀伤力太大,崔宇险些被打,混乱之中,张池一脚踢翻齐天恒精心准备的蛋糕车:‘炫你妈妈个头!’
  愤怒的齐天恒找不到凶手。
  他大怒之下,掀开倒塌的六层蛋糕,抓了满手奶油,找不顺眼的人涂抹。
  越来越多的少年少女们加入其中。
  魏修远为了守护董佳怡,被崔宇,孟桂几人围攻。
  俞雯抓着蛋糕找黄忠飞。
  丁姝言一如以往的维持女神范儿,结果小耳朵被班上女生抹了奶油。
  主持人颜初晨站在舞台之上,明亮清晰的嗓音传遍操场:“祝愿我们四中越来越好,祝愿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取得更加优异的成绩和更加辉煌的成就!

  ……
  2015年1月1日。
  2015年来了。
  这一年,移动互联网支付时代到来。
  这一年,o2o行业巨头合并,新兴力量将改变生活方式。
  这一年,BAT三家独大,开始引领互联网行业。
  昨天的元旦晚会结束后,姜宁拒绝了辛有龄请他吃烤肉的邀约,也拒绝了艾蔓喊他喝奶茶的邀约。
  另外还拒绝了,沈青娥用快手‘AAA建材刘哥’发来的对话。
  总之,姜宁拒绝了很多。
  元旦放了三天假,已是一月,入冬,天气寒冷。
  冬天的人们偏爱赖床。
  薛元桐战胜了早饭的诱惑,赖在床上不愿意醒来。
  姜宁起床后,推开她的房门。
  薛元桐迷迷糊糊的用手遮住阳光。
  姜宁告诉她今天放假,可以多睡一会儿。
  趁桐桐还在开机启动中,他慢悠悠的离开薛家,转而走向冒着炊烟的楚楚家。
  薛元桐清醒了下,来不及计较姜宁的过失,她奇怪的发现,自己的脚丫居然从被子中冒了出来。
  薛元桐大喜:‘我长高了!’
  她起身仔细一看,哦,原来是被子盖横了。
  ……
  姜宁走到楚楚家的灶房,闻到了蒸馍的香味,楚楚围着围裙,双手戴着护袖,正在灶台前忙碌。
  她在蒸软软的烙馍,因为姜宁昨晚说他想吃烙馍。
  姜宁很有自觉的,走到灶膛旁,帮忙烧火。
  尽管楚楚心里有微微的不乐意,可在见到他这般后,亦是感到了些许轻松,有个人配合真好。
  姜宁往灶膛里扔了两根树枝。
  他残忍的说:“别给桐桐留饭了。”
  以前周末时,由于桐桐睡懒觉,楚楚总是会把馍馍和饭菜留在大锅里,盖上盖子,再在灶膛里留些没烧完的柴火保温。
  这样等到桐桐吃饭时,早饭还是热乎的。
  薛楚楚:“她不吃吗?”
  姜宁说:“给她留点肚子,我中午弄大餐。”
  薛楚楚:“好哦。”
  姜宁:“你也来吃。”
  “嗯!”
  ……
  虎栖山别墅。
  自从庄剑辉骨折后,躺在床上休息的时间变长了,因为躺太久,实在躺够了,哪怕冬天他也起的很早。
  太阳东方升起,他登上露台,沐浴阳光,喝热牛奶养骨头,顺道欣赏青禹湖的映照的晨光。
  半个小时后,林子达从楼下跑上来。
  “剑辉,钓鱼不?”林子达问。
  庄剑辉:“没问题。”
  他虽然右手骨折,但手指还能用,简单的钓鱼没问题。
  林子达:“好的,正好元旦了,有个朋友从安城过来,到时候一块。”
  庄剑辉刚想问是谁,忽然看到青禹湖上飞起一阵野鸭群,他连忙拿起桌上的望远镜:“小胖快看,有只系红绳的野鸭子!”
  林子达没骨折,没经过庄剑辉的无聊时光,所以没他那么大反应。
  最近令林子达疑惑的是,昨晚姜宁到底如何做出那种魔术的?
  ……
  上午10点,姜宁踏入青禹湖地界。
  今日天朗气清,尽管已是冬日,青禹湖外围区域仍是一片青翠。
  一团团明净的水涡里游动云影,天空朵朵白云飘动,当云朵遮住太阳的一刻,水涡和草地立刻变成一幅气韵生动的水墨画。
  姜宁一脚踩入水涡,水花四溅,然而他的鞋子表面,似乎覆盖了一层薄膜,阻挡了水的浸湿。
  他张开意念,神识如波纹绽放,刮过天与地。
  “我的野鸭子呢?”

(https://www.xxbooktxt.net/95416_95416055/35959966.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