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言情小说 > 一胎三宝:妈咪你马甲捂不住了 > 第711章 番外:晚入临风(完)

比起她这除了全身酸痛,身上却没有一点别的伤,段临风明显严重多了。

她当时能感觉到靠在他怀里的那种温暖的感觉。

不难猜出,全程都是因为有段临风护着,所以她才没有受什么太严重的伤。

夏晚晚动了动唇,甚至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

眼底满是感激,酝酿了半响,刚要开口道谢的时候,刚坐下的段临风忽然站起身来。

夏晚晚看着他,穆离也看着他。

被她们俩看着,段临风用没受伤杵拐杖的那只手挠了挠头,“那个,晚晚,离爷,我爸妈要过来看我,我得回自己的病房了。”

穆离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她记得,段临风的父母不是刚看了他离开?

又看一遍?

夏晚晚刚要出口的话拐了个弯,“哦,那你快去吧。”

段临风离开了。

夏晚晚有些失落,刚才她还没来得及道谢呢。

穆离,“江叔叔上午来看了你,但你还没醒,他说等会儿再过来。”

夏晚晚点点头,笑笑道,“嗯,好。”

随后夏晚晚又说了柠檬糖的事,两人聊了几句。

这中间穆离也没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夏晚晚也不打算拿试镜还有文漫的事情来烦穆离。

这本来就是她自己的事情,什么事都要靠穆穆,那她就真的是个废物了。

况且,她已经连累了一个人了。

两人没聊多久,穆离让夏晚晚继续休息,就离开了病房。

走出夏晚晚的病房,径直去了段临风那儿。

段临风在,闻渊也在。

穆离带上门走进来,“弄清楚了吗?”

段临风点点头说,“嗯,弄清楚了,离爷。”

“那个文漫,是江家以前的邻居,后来移居了,文漫是最近才回来的,这次会在回香楼闹事,是因为她想抢晚晚的一个角色。”

在场的三个人,随便拧一个出来都不是善茬。

想要查一个人,一晚上的时间都用不到就已经把文家的祖宗十八代查清楚了。

只是文漫和夏晚晚的矛盾,他们推敲了一下,还问了一些人,就是那个李导,才大概清楚发生了什么。

回香楼的走廊也有监控,是收音的,她们当时在走廊说的话,都说的一清二楚。

闻渊拉过穆离垂在身侧的手,捏了捏,“文家现在的势力在m洲,势力不大,但也还算是说得上话。”

“m洲?”

“嗯。”

穆离点点头,“这件事我让零逍去办。”

现在穆离一般不怎么管事,事情也差不多都丢给闻渊了。

所以查这些事情她都没动手,闻渊和段临风已经把事情查得很清楚了。

反正她只知道一件事,文家还有那个叫文漫的,不能放过。

对付文家,根本用不着穆离或者闻渊亲自动手。

夏晚晚在医学组织待了半个月才允许离开,倒不是这次她伤得重,而是任老把她脚踝的旧疾给治好了。

以前不是没有治过,江叔叔带她看了不少专家,可也只能让她看起来跟正常人一样。

但再像以前一样训练高强度跳舞,已经完全不行了。

没想到,这次任老竟然把她的脚踝给彻底的治好了。

就在要离开医学组织的前一天晚上。

江恩勉刚来看了夏晚晚离开,病房门就被敲响了。

夏晚晚道,“请进”

门被推开,休养半月已经用不着拐杖的段临风走了进来。

夏晚晚看着他,眼底掠过自己都不太清楚的情绪。

当时的情况她知道有多吓人。

曾经她摔下去过,代价就是一条腿。

这次却有人接住了她。

她问了任老,段临风的伤势比她严重了几倍。

肋骨摔断了两根,手也骨折了,腿因为她的原因伤得比较重。

夏晚晚听到的时候,已经懵了。

段临风这么严重,可她身上最重的就是一些淤伤,不过两天就好了。

她根本无法想象,在那样的情况下,段临风还能护着她不受伤。

段临风走了进来,虽然没用拐杖了,但脚还是有些不利索。

莫名的,夏晚晚只觉得心口有些疼,眼睛也莫名的有些酸涩。

“你……”刚一开口,夏晚晚就有点哽咽了,“还疼不疼?”

段临风没听到她后面一句话,眨眨眼睛,语气有些急,整个人也有点紧张起来,快步走过来,“怎么了哭了?难道身上还疼?”

可能是因为走得急了,估计扯到骨头,最后靠近床边的时候,单脚跳了两下。

看起来有些滑稽。

夏晚晚没忍住勾起了唇角。

段临风见她笑了才放松下来。

夏晚晚摇摇头,抬头看着她,“我不痛,难道痛的不应该是你吗?”

段临风和她的视线对上。

下意识的,竟然觉得有些紧张。

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裤兜,想摸烟,什么也没摸到才想起这是在病房。

夏晚晚直视他,眼底一片清明,“段少,你为什么这么护着我?”

一句段少,段临风有些失落。

他总觉得夏晚晚叫他段少太生疏了。

段临风下意识的抓着衣摆,“我表达的不是挺明显的了吗,我在追你啊。”

感情这个东西,他觉得这真的说不清楚,动心这个事情,不是他能做得了主的。

段家少爷,从小到大都含着金汤勺,从来不知道追人是什么感觉,可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对这样一个女孩放不了手。

因为没追过人,他不是没想过放弃。

可一想到要放弃,就更不高兴了。

夏晚晚之前就猜出他的意思,但是他忽然这么直白的表达,她是真的没有想到。

夏晚晚表情有些呆,动了动唇,却什么话都说不出。

好像不知不觉的,段临风融入了她的生活规矩。

明明高高在上,身份尊贵的少爷。

现在却说,在追她。

‘砰,砰’

夏晚晚好像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段临风见她没说话,甚至也没一口拒绝。

抿了抿唇,得寸进尺的靠近了一分,低沉的嗓音传出来,“怎么样,愿意当我的女朋友吗?”

心脏跳得更快了。

夏晚晚还是没说话。

段临风考得更近了。

下一秒,夏晚晚感觉有点温热湿润的感觉触碰在额头上。

反应过来,她瞪大了眼睛,脸颊不可自抑的红了起来。

医学组织不是别的医院,它安静的时候,只能听到外面风吹起树枝划动的沙沙声。

还有两人之间微不可查的呼吸声。

段临风观察着她的反应。

嗯,没有反抗或者厌恶的情绪。

那就是说……

夏晚晚其实是对他有点意思的!

夏晚晚只知道自己的心脏跳得都快蹦出来了,她突然缩进了被子里,将自己整个人蒙住了。

‘噗嗤’

一声轻笑在安静的病房里响起。

夏晚晚感觉到有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脑袋上,轻拍了拍,“你休息吧,我的女朋友!”

女朋友三个字咬得很重。

……

莫名其妙的,夏晚晚就成了段临风的女朋友。

夏晚晚这几天都在刷微博,但是没看到网上有一点的这些消息。

回香楼是闻渊的,想必当时消息已经封锁了。

夏晚晚也松了一口气,毕竟是一些私事,闹到网上去,还是太好看。

脚修养好了,就要回江家了。

第二天,就回江家了。

夏晚晚想起今天她上江家车时,段临风的表情。

她想了一晚上,最后也没有拒绝段临风,但也没有亲口承认。

回到江家。

刚进江家门,夏晚晚就看到客厅里坐了不少人。

江阿姨,江昱,还有文漫,另外还有一男一女,她认识。

是文漫的父母。

夏晚晚刚走进门,文漫的父母就忙起身走了过来,还拉着文漫的胳膊。

站在夏晚晚的面前,‘啪’的一声,当着她的面,一巴掌打在了文漫的脸上。

文漫捂着脸,一脸的不可置信,“爸?你打我?!”

夏晚晚则是蹙了蹙眉。

文漫的父亲怒道,“打的就是你,如果不是你惹是生非,惹了不该惹的人……我,我回国的那天就想打死你!给我跪下,道歉。”

文漫一脸不甘,“我知道。”

文父说,“给我道歉!你是想害死我们文家吗?”

文漫大声说,“什么害死文家,爸你在说什么啊!”

“如果不是你伤了夏小姐,我在m洲的生意怎么可能处处受阻!就是因为你!”

说着,文父又给了文漫一巴掌。

就在一周前,文家在m洲的生意,突然就被一伙人给截了。

等他打通关系去问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得罪了暗枭。

m洲,得罪谁都不能得罪暗枭啊。

他哪里敢。

最后打通了不少的关系,花了不少钱,才终于见到暗枭的人。

在问了一番话之后,才终于知道了来龙去脉。

这两天急匆匆从m洲赶回来的,刚赶回来,就带着文漫来道歉了。

夏晚晚看了江恩勉一眼。

江恩勉摇摇头。

夏晚晚脑子转得不慢,她很快就想到了穆离。

夏晚晚心头一暖。

还未开口,手机突然响了一声,见是穆离打来的电话。

走到一旁接通了。

穆离没什么情绪的声音响起,“回家了?”

夏晚晚先喊了一声穆穆,然后才说,“嗯,已经到了。”

穆离让她先打开免提,夏晚晚照做了。

随后就听到穆离问,“文家的人是不是去江家了?”

这句话在客厅响起,所有人都一震,然后看过来。

夏晚晚点头,“嗯,他们在。”

穆离,“他们说什么,都不用管,这件事暗枭那边会处理。”

夏晚晚乖巧的说,“好。”

“挂了。”

‘嘟’电话挂断。

夏晚晚拿着手机,“江叔叔,我先上楼了。”

江恩勉点头,“好。”

夏晚晚上楼了。

全程没跟文家的人说完,完全无视。

而文父文母刚才听到暗枭两个字脸色唰一下就白了,文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嘴里念叨着完了。

江恩勉站在一旁,也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最后什么都没说。

关于夏晚晚的事情,他也很气愤。

江昱冷眼扫着文家的人,最后上了楼。

文漫见他上楼,忙喊道,“江昱哥哥,你帮帮我。”

江昱没理她。

楼上,夏晚晚刚上楼就收到了一条消息。

“女朋友,你在吗?”

后面是一个小狗出现的表情。

不等她回复,接着又是一条。

“五分钟之后出来好不好?”

“好不好?”

夏晚晚看着上面的字,大概能猜到段临风此刻的表情。

手敲在屏幕上,回了一个字,“好。”

段临风又是好几个高兴的表情包发过来。

夏晚晚猜他应该是过来了,拿起刚丢在床上的小包。

‘砰砰’敲门声响起。

夏晚晚走过去开门,江昱就站在门口。

看见他,夏晚晚突然发现,自己心脏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了。

江昱也看着她,见她拿着包的样子,蹙了蹙眉说,“你要出门。”

夏晚晚没什么表情,“嗯。”

江昱,“我们谈谈?”

夏晚晚看了一眼手机,“不了,我还有事。”

说完绕过他要下楼。

突然胳膊被一把抓住,“就几分钟。”

“文家跟江家毕竟这么多年的邻居,你们不能赶尽杀绝。”

其实江昱也不知道应该跟她聊什么,最后却说了这么一句。

文漫做了那样的事情,他其实不想辩解什么。

只是夏晚晚要走了,他也只能想到这个话题。

夏晚晚只觉得有些好笑,甩开他的手道,“哦,刚才电话里的话你没听到吗?穆穆让我不要管。”

不知道为什么,见她这种冷漠的样子,有点心慌。

他道,“夏晚晚!其实我……”

话到嘴边,却好像说不出来。

夏晚晚嗤笑了一声,“你什么?你想说你喜欢我?”

江昱沉默了。

夏晚晚懒得去想他沉默什么,看了一眼手机,还剩一分钟了。

段临风说五分钟到。

绕过江昱要离开,手腕重新被抓住,她不耐烦的抬头。

江昱和她的视线对上,似是想清楚了什么,眼底闪着别样的光,“如果我说是呢?”

夏晚晚愣了一瞬。

然后过了几秒,一声轻笑,响起,“噗。”

夏晚晚,“江昱,我知道你不会随便说出这样的话,所以我信。”

江昱看着她,“那你还喜欢我吗?”

夏晚晚抬眸,和他对视,“江昱,我曾经送给你一个装满星星的玻璃罐,最后你摔碎了,你说,摔碎了的东西粘好了也能恢复如初吗?”

她又笑了一声,摇摇头,“江昱,不能了。”

夏晚晚从他的手里挣脱出来,从他的身边走过,一步一步的走下了楼。

没有理会客厅的乌烟瘴气,跟江叔叔道了一声别就走出了江家。

江家外面,一亮黑色的suv停靠在江家门边,穿着一席休闲运动衣戴着一副不伦不类墨镜的段临风,就靠在车门旁。

胳膊比较严重,还吊着,看起来有点滑稽。

夏晚晚觉得自己现在的心情出奇的好,刚才被江昱拽着说话的那点郁闷瞬间就一扫而空了。

等夏晚晚走进,段临风装模作样的举起没有表的手看了一眼,他笑着说,“女朋友,你迟到了两分十五秒哟。”

“是吗?那有惩罚?”

“哪敢啊,惩罚我自己,都不能惩罚我女朋友啊!”

说完就亲自拉开了后车门。

段临风手还没好,不能亲自开车,就只能带着夏晚晚坐后座。

车开离江家,渐渐消失。

‘段临风,日月星稀,唯有你是照亮我的光’

(https://www.xxbooktxt.net/97882_97882724/36121618.html)


1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xbooktxt.net。手机版阅读网址:m.xxbooktxt.net